第352章 大仁大勇

第352章 大仁大勇

「大局已定。」

北地的夜晚,星空分外燦爛,特別是金微山這片區域,只要沒有揚塵,夜空中總是群星照耀,人若仰望天穹,情不自禁就會生出一種感慨來。

趙和此時便在仰視天幕,嘴中情不自禁地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在他旁邊,段實秀拱手道:「都護這樣說,未免有些早了。」

樊令橫了他一眼,而郭英也看了看其人。

如今趙和在北州威望之高,直追已經去世的郭昭,段實秀在他面前說此掃興的話語,眾人都覺得有些刺耳。

段實秀卻是面不改色,他覺得,此時此地,必須還有人來澆這盆冷水,讓北州上下從眼前這種近乎輕狂的氣氛中冷靜下來。

「其一,犬戎之圍尚未解,我觀今日犬戎部旗,除了銀簽單于之外,金策單于的部下也出現了,兩大單于合兵來攻,北州還能撐得住么?」

「其二,都護雖然已經除去叛賊,但此番霍峻謀逆,受損的只是我北州,犬戎實力並未受損,誅一叛賊罷了,並未改變如今局勢。」

「其三,北州依舊孤懸漠北,以一己之力,抗衡犬戎數百萬之眾,朝廷真有大軍前來支援么?」

「其四,北州軍民俱疲,物資短缺,百姓生計難覓,官府捉襟見肘,且女多男少,青壯稀缺……諸多困難,無一得以解決。」

「有此四項在,北州大局,如何能稱大局已定?」

段實秀這一番話說了出來,眾人雖然心中不服,卻也知道,這些情況都屬真實。

他們看向趙和,總覺得這些問題,趙和都有辦法。

趙和擺了擺手:「民政之事,我不插手,段長史自去煩惱就是。我只管對付犬戎,而對付犬戎……此次犬戎利用霍峻這叛徒不成,那麼他們就再無機會了。」

他說到這,笑著指了指身邊的樊令與阿圖:「隨我來北疆的伴當,其實不只這些,還有幾人,我在奔襲工匠谷之後,便讓他們間道回了南疆。此時南疆想來已經出兵,襲取車師后國,犬戎如今面臨被我南北夾擊的危機了。」

「啊?」段實秀愣了一愣。

趙和沒有再多解釋。

在襲擊工匠谷之後,解羽、應恨便離開了他的身邊,帶著他的命令前往南疆。事實上,若有此二人在,趙和甚至覺得,取霍峻首績之事,完全用不著自己出馬,他二人就可以將之包攬了。

要知道應恨是射術不遜於李果的神射手,而解羽,單以氣力武藝而論,不在馬躍之下,足稱萬夫不當的陷陣之將。

「而且如今犬戎的情形未必好,他們在西面也有強敵……大將在動蕩兩年之後,此時也應當稍稍緩過氣來,可以往西域投入更多的資源了。」趙和收回望著星空的目光,沉聲道:「我們北州確實是在犬戎圍困之中,但犬戎又何嘗不是在諸多強敵的圍困之中!」

北州諸將都是與犬戎爭鬥慣了的,但他們的目光往往只局限於西域甚至只是在北疆,不能象趙和一般,跳出西域這片小天地,從更大的範圍來看待與犬戎的關係。

因此,此番趙和的話語,讓他們眼前一亮。

「犬戎也面臨強敵?」郭英輕聲問道。

「犬戎與驪軒人聯手,在極西之地與火妖交戰,戰況甚為不利,其盟友驪軒甚至有意放棄極西之地東遷,以避火妖之鋒芒。但他們若東遷,必然與犬戎會產生矛盾,須知犬戎如今的大單于野心極大,視波斯、大食都為自己囊中之物,如何願意驪軒這個盟友來分一杯羹?所以,犬戎與驪軒的關係,只怕會生出變故,再加上火妖,無論是戰是和,犬戎在西面都必須加大投入,他們的壓力絕對不小。」

「而大秦如今緩過勁來,南疆已入我手,朝廷無論出於何種考慮,都不得不加大對西域的投入。故此犬戎在東面,面臨大秦的壓力不會比西面低。」

「在蔥嶺,大宛人能起異志,證明犬戎對蔥嶺的控制業已動搖,他們若不加大蔥嶺的投入,只怕這腹心之地轉眼之間便要狼煙四起。」

「所以如今犬戎面臨的局面,若不能一戰而勝,那就只有和談,他們承擔不起眾多兵力被牽制於北州的代價!」

趙和這一番解釋,雖然並沒有太多新意,卻讓北州諸將心中原本模糊的一些念頭變成清楚了。

「犬戎雖是不堪重負,我們北州同樣如此。」段實秀幽幽地道。

趙和明白他的意思,啞然一笑:「段長史還在擔憂,我以北州為棋子,為了拖垮犬戎不惜犧牲北州?」

段實秀也不避諱,點了點頭:「若以都護功業而言,如此施為,都護功勞最大,付出的價值最少。」

「功勞……呵呵呵呵……」趙和仰天大笑起來。

他卻沒有進一步解釋。

在他心中,這點功勞,算得了什麼,真比得過北州十餘萬人的性命么?

這不是十餘萬牲口,而是十餘萬秦人,並且他們已經為大秦做出了許多犧牲,流了不盡的鮮血!

一個大國,若不能善待其功臣,將其臣民的犧牲視為理所當然,那這樣的國家,必不能長久!

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段實秀卻催促道:「都護為何笑而不答?」

趙和這才正色道:「我來北州,途經都羅河,你知道我在河中看到了什麼?」

段實秀眉頭輕輕皺了一下。

「我看到的不是連綿不絕的河水,我看到的是連綿不絕的血。二十九年,北州乃至舊西域都護府留的血已經足夠多了。」趙和說完之後,又重複道:「足夠多了。」

自大秦撤離西域,舊西域都護府成為孤軍開始,到現在二十九年整,趙和這一句「足夠多了」,說得諸將再度熱淚盈眶,一個個拜倒在地。

趙和將他們扶起,段實秀緊緊盯著他,待他將所有人扶起之後,忽然長長吁了口氣。

「趙都護,大都護之前,曾令霍峻查找一人,霍峻又將此事交與我,我暗中將之壓了下來。」他緩緩說道。

他這話題轉得太快,便是趙和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郭英更是皺起了眉。

郭英為郭昭之侄,北州軍政大事,郭昭都不瞞他,但這件事情,郭英卻沒有任何印象。

「大都護所尋之人,乃是十八、九年前來北州的一位中原學者。」段實秀又道:「趙都護既然與李弼熟荏,或許自李弼口中聽說過此人,李弼軍略,便是隨此位學者所學。」

趙和面色微微一變。

他當然知道這件事情,李弼口中,那位「老師」甚至知道五賢之會的事情,與自己在銅宮中的五位師長應當很熟悉!

「李弼向來以此位前輩弟子自居,稱其為恩師,但是,他其實並未真正行過拜師之禮。整個北疆,這位先生的正式弟子唯有一人,那便是段某。」段實秀接著道。

趙和霍然盯著段實秀,目光炯炯:「這位……先生,他人在何處?」

段實秀抿了一下嘴:「都護稍安勿急,我在三十年前,於咸陽城中隨這位先生遊學,後來與父輩一同前往西域,彼時我才是一位十餘歲的少年……不意才入西域,便遇大秦撤離之事,從此與先生音訊隔絕,直到十八年前,偶然機會才再見到他老人家。」

「彼時他老人家與我說過一些事情,我雖是不解,卻都牢記在心。」

趙和呼吸有些急促,神情也緊張起來。

他覺得自己離自己身世的真相越來越近了,甚至有可能,伸手便能夠到。

但到這個時候,他心底又有些患得患失。

真的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真相,會是一件好事情么?

段實秀沉聲繼續道:「我向他老人家打聽,何時北州才能安寧,他對我說,若北州出現一個大勇大仁的英雄人物時,才能得到安寧。我問大都護豈不大勇大仁,他說大都護勇則有餘,仁稍不足……」

說到這裡時,郭英有些不安地動了一下,畢竟這是在評價他死去的伯父。不過別人都沒有注意這一點,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段實秀接下來的話吸引了。

「我又問何為大勇,何為大仁,先生說雖千萬人吾往矣為大勇,雖婦人孺子吾避之為大仁……先生所說的英雄,應當就是都護你啊。」

「雖千萬人吾往矣」、「雖婦人孺子吾避之」這二句說出來之後,趙和心突的一跳,哪怕他急於知道自己身世之謎,可聽到這兩句,卻還是情不自禁生出共鳴,只覺得自己心底某種早就有之的想法念頭,被這二句撓住,讓他生出歡喜之意。

這種想法念頭,並非憑空而來的,他在銅宮之中,那些老人們各執己見,但若說有什麼共同之處,便在這兩句之上了。

「段長史,你的這位老師究竟是哪一位,他如今又身在何處?」心神微微一動之後,趙和忍不住又追問道。

段實秀張嘴正欲回答,突然間聽到關城之上一陣喧嘩,緊接著,有人大聲稟報:「都護,長史,犬戎人……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國星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帝國星穹目錄 帝國星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2章 大仁大勇

9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