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白無常來投。

第269章 白無常來投。

周末並非那種狂妄自大,得意忘形之人,

而恰恰相反,

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對付那種既驕傲又強勢,而且掌控欲極強的女人,一昧的忍讓,一昧的妥協,只會讓對方越發變本加厲,越發的肆無忌憚。

你只有表現的比對方更加的強勢,更加的驕傲,對方可能會高看你一眼,而你才有跟對方平等談判的資格。

女人可以寵,

但不能寵溺。

女人可以愛,

但不能縱容。

這是周末總結出來的豐富經驗。

如果換作平時,像後土這尊通天徹地的大神,周末是萬萬不敢這麼跟她說話的。

但今時不同往日,

後土有求於他。

一旦自己表現出任何的卑微跟懦弱,那麼自己就真的會變成她手中的一顆棋子,一具任她操控的傀儡。

而這,

則是周末無法忍受,也是不想看到的結果。

後土娘娘又怎麼樣,

上古神祇又如何,

說到底,終究不過是個女人罷了。

只要是女人,

就逃不出被我征服的命運。

哼!

等我統治冥界后,再來跟你好好玩玩。

周末穿好衣服,心裡火氣發泄完的他心滿意足的推開了冥王殿大門。

一路走過,

各種恭敬而狂熱的目光紛紛投來。

黃泉路上,

骨王正在頤指氣使的指揮著地府陰兵鋪墊著道路。

忘川河邊,

孫小聖表情高冷的監察著陰司鬼差清理河堤,灌注河水。

望鄉台下,

林九跟周虹正廢寢忘食的帶領著一干部下修葺著殘破的望鄉台。

本來只剩下殘根斷壁的枉死城內,

駐紮著牛頭人跟馬面人部落。

而白牛作為冥王周末的代權人,

正在幫他們訓練,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準備。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

各司其職,各盡其責。

然而只有我們的主角,無所事事,遊手好閒,百無聊賴。

他這邊走走,

那邊瞧瞧,

一邊享受著眾人的頂禮膜拜,畢恭畢敬,一邊對著眾人噓寒問暖,關懷備至。

沒辦法,

這就是領導的工作,

雖然虛偽做作,無聊透頂,但是有效啊。

周末臉上掛著不失威嚴而又親近溫和的笑容,來到了奈何橋下。

孟英正在上面。

與之一起的,還有一位年紀看起來雖然大,但是無論是氣質還是相貌都非比尋常的老帥哥。

老帥哥面對著孟英,

臉上掛著諂媚而又討好的笑容。

而周末一眼就洞察出了這個老男人真面目。

這是一個,

老舔狗。

周末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雖不覺得這個老男人會對自己產生什麼威脅,但是看到自己女人忽然被一隻蒼蠅在騷擾,心裡總歸有一些不爽。

周末並不是那種十分大度的男人,

恰恰相反,

他很小氣,眼裡容不得沙子。

一腳踏上奈何橋,

巍峨龐大的奈何橋猛地一震。

橋上有說有笑,相處融洽的倆人停止了交談,驚愕著回頭望去。

當看到周末出現在橋上的那一刻,

孟英臉上頓時露出害羞的表情,低著頭慌亂無措,就像是一個做錯事被發現的小孩子。

而那個老帥哥,

驚愕之後眼神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瞥了一眼身邊的孟英后,像是想到了什麼,面色瞬間變得恭敬嚴肅起來。

「歐巴,你怎麼來了。」孟英小聲的開口道。

「大殿里太悶了,我出來透透氣。」

周末笑著回了一句,然後看著眼前的老帥哥問道:「這位是?」

不等孟英介紹,老帥哥直接對著周末跪了下去,語氣恭敬的回答道:「屬下白無常謝必安,參見冥王。」

「白無常。」

周末認真的看了一眼這個臣服在自己腳下的老帥哥,嘴裡下意識的呢喃了一句。

黑白無常,

在民間可是大名鼎鼎的存在,

在幽冥地府的地位跟權職僅次於陰司判官。

黑無常:范無咎,

白無常:謝必安。

專職緝拿鬼魂、協助賞善罰惡,掌管著陰司衙門,是地府所有鬼差的直系領導。

當年冥界大劫,地府衰敗,陰司消亡,

想不到這傢伙居然還活著。

「歐巴,這是小白,是我以前最喜歡,也是最聽話的手下,特別能幹。」孟英在一旁如此說道。

特別能幹?

有多能幹。

周末心裡不爽的腹誹了一句,只不過沒有表現在臉上。

「主人繆贊了,當年要不是因為主人賞識看重,卑職我哪裡能夠有幸成為陰司的白無常。」白無常回答道。

「哎呀,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主人。」孟英假裝生氣道。

聞言,

白無常把腦袋垂的更低了。

「娘娘您對卑職有大恩,在卑職的心裡,您就是我的主人,一日為主,終生為主,卑職曾發過誓,生生世世要為主人您赴湯蹈火,肝腦塗地。所以在聽到主人您轉世歸來的消息之後,卑職立刻毫不猶豫的前來報效,以助主人重建地府大業。」

孟英心裡雖然無奈,但還是被白無常一顆赤膽忠心所感動。

只不過,

一旁的周末心裡卻更不爽了。

這貨,

當著我的面一直對我的女人表忠心,獻殷勤,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還左一句主人,又一句主人的,

想要當舔狗,

至少也得看主人願不願意吧。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周末忽然開口問白無常道。

並非周末無故放矢,只因為這貨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似乎有些熟悉。

「歐巴,你終於察覺到了,嘻嘻....小白就是萬墳山上的那個萬鬼王呀。」孟英笑著解釋道。

周末聞言一愣,

然後恍然大悟。

怪不得萬鬼王能夠統御一方,鎮壓一域,如果真正身份是陰司里的白無常那就解釋的通了。

至於為什麼在萬墳山白無常認不出孟英,

這其實也很好解釋。

畢竟現在的孟英無論是氣息還是外形都跟以前簡直天差地別。

無論是誰,

都不可能把36D跟飛機場聯繫在一起。

「還真是巧啊,想不到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周末笑著說道。

「卑職惶恐,當初有眼無珠,不識主人真身,罪該萬死,請冥王跟主人責罰。」白無常低著頭,戰戰兢兢道。

「小白你說什麼呢,這又不是你的錯,當時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孟英激動的說道。

「對啊,我不會怪罪你的。」

說完,

周末對著白無常露出一個寬宏大量的笑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於是我成了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於是我成了神目錄 於是我成了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9章 白無常來投。

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