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偷下仙山行俠義

第1章 偷下仙山行俠義

世間有三界:神、妖、人,三界又分六道:神、鬼、妖、魔、人、畜牲。萬物生靈不停變幻著形態,在六道之中轉化輪迴,可這並非一直循環往複,當某道忽然鬧了「飢荒」或是「吃」得太撐,冒了漾,那就會打破平衡,出現盛極必衰、否極泰來的態勢了。

隋末唐初,天下大亂,三界眾生皆參與到殺伐爭鬥中,多少凡體真身被毀,全都湧進了鬼道,鬧得陰曹地府鬼滿為患。判官鬼吏哪管得過來,一時間群鬼亂竄,三界皆是,尤以人間最為嚴重,就連唐皇也被惡鬼擾得無法安生,只得頒令,懸賞!抓鬼!

聖旨一出,朝廷立即與地府聯辦成立了緝鬼院,專管人間鬼事;捉鬼師這個行業也「火」得不行,已是修行之人財富與名聲的代名詞,令全天下的能人異士趨之若鶩!

總章二年夏,赤日炎炎,在秦州這個地界上,多邁一步都是喘得艱難。

城外路邊的一家茶棚倒是受了這大熱天兒的照顧,生意格外的興隆。午時一過,來往行人都鑽到這來納涼避暑,躲一躲毒辣的日頭。

一張最為陰涼的茶桌旁圍坐著七八個大漢,全都光著膀子,露出青鬱郁的刺青,葷嗑不斷,叫罵連天,嚇得兩旁納涼的人大氣也不敢喘。

這時,路邊搖搖晃晃跑來一白衫公子,到了茶棚邊,扔下身後背著的大竹簍,癱坐在一條板凳上,喘著粗氣。

這公子名叫玉小魚,自幼便在昆崙山上長大,是十王谷獨傳的弟子,因為與大師父吵了架,偷跑下山,非要做個天下第一的捉鬼師給他們看看。

「唉我的媽,我腦袋被驢踢了,這時候下山!」

「客官,打哪兒來啊,快喝碗茶~」

一個店小二來到玉小魚身邊,笑眯眯地遞了碗茶給他。

「多錢?」

「嘿,天兒熱,老闆漲了點價,不多,三文。」

「有不要錢的涼水么?」

店小二一聽,眼睛立了起來,不過還是給他倒了碗白開水,橫道:「喝涼的炸肚皮,這位爺,勞駕你趕緊喝完,挪個地兒,別耽誤我們做生意。」

話還沒說完,那叫嚷著的大漢中有人注意到了這邊,晃晃蕩盪地走了過來。

「咋了朋友?碰到打劫的了?」

「沒。」

「看你這模樣也不像沒錢的主兒啊?咋連個茶都喝不起!」

「出來急,沒帶那玩意兒。」

「呀,還有這說兒呢?唉?你這竹簍子里咋這多的劍?打鐵的還是賣劍的啊?哥幾個快過來瞅瞅,這劍看著都不錯哎!」

那幾個大漢一聽,呼啦啦的都聚了過來,也不管玉小魚願不願意,在竹簍里一頓翻看,其中一為首的壯漢回頭看了眼玉小魚,說道:「小哥,交個朋友,這劍都賣我們吧?一壺茶,咋樣?」

玉小魚咕嘟咕嘟地喝盡白開水,抹了抹嘴,沒搭理他們。

「唉邪門!這劍咋都拔不出來?」

「也沒見著綳簧啊?」

幾個漢子嚷道。

為首大漢見玉小魚不吭聲,有些惱怒,剛要作難,旁邊一漢子推了推他,沖著一路過的女子努了努嘴,說道:「大哥,看那邊兒~」

為首大漢扭頭一看,只見那女子的確有些姿色,似是看到了他們在盯視著她,忙低頭匆匆前行。

那大漢從旁桌拎起個茶壺就奔了過去,攔在女子身前,淫笑道:「小娘子~誰這狠心把你給攆了出來~快喝點水,心疼死大哥了~」

那女子立時被嚇得失了色,左右躲閃著要跑開,可那些惡漢已經都圍了上來,把她困在了中間。

正在此時,一道白影忽的閃來,通通幾聲,幾個大漢全都被玉小魚打趴在了地上,他們手中的寶劍紛紛落進竹簍之中。

茶棚里的人見鬧事了,嚇得四散逃走,玉小魚來到為首惡漢身前,一腳踩在他胸口上,一通摸索,翻出個沉甸甸的錢袋,揮手扔給店小二道:「剛才那水錢。」

他抹了抹額頭的汗水,一拳拍在惡漢臉上,冷眼哼了聲:「滾。」

那大漢滿臉是血,見玉小魚一出手就把他們全部打倒,知道是個硬茬,趕忙叫著眾人連滾帶爬地逃開了。

那女子見惡漢們都被打跑了,連忙施禮作揖謝道:「多謝公子相助!」

她說完抬頭,看眼前這公子好生俊美,只是正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胸脯,羞得忙又低下了頭。

「大姐,要報恩么?讓我抱抱好不?」

「啊?不要!公子!快放開奴家!不要啊~」

「啊呀!」

玉小魚捂著臉,悻悻地拾起了劍簍。

那女子卻很是難為情地說道:「公子……對不起……」

忽然,聽得一女子喝道:「大膽狂徒!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女子!還不跪下受縛!」

二人尋聲看去,只見是一圓臉矮胖的姑娘,十四、五的年紀,腰挎一把珠光寶氣的唐刀,氣洶洶地奔了過來。

玉小魚斜眼看了看這姑娘,背起劍簍就回了茶棚,那女子倒仍是難為情地說道:「姑娘您誤會了,剛這公子救了奴家。」

「嗯?你這大姐,被下了葯了?他明明在欺侮你!」

「真的不是……奴家還有要事進城……」

「不行!本捕快定要替你討回公道!」

胖姑娘拽著女子就進了茶棚。

玉小魚不耐煩地說道:「你煩不煩,我這挨了一巴掌你咋不管?」

旁邊的店小二慌忙的拎過來一壺涼茶,幫聲道:「是啊,姑娘,剛才的確是這位少俠拔刀相助趕跑了惡人啊。」

胖姑娘聽到這,心有不甘地哼道:「倒霉!白瞎了一個大案!」

小魚鄙視的一笑,沒有理睬她,那女子卻是再施禮道:「多謝姑娘好意,奴家的確有要事要進城,這就告退了。」

「大姐何事如此著忙,說來聽聽,也許小生能幫得上忙呢~」玉小魚「關切」地問道。

那女子一聽俊公子發問,竟站著不走了,緩緩回道:「奴家名叫水蓮,是同谷縣周家酒坊的丫鬟,受我家四奶奶吩咐,到秦州緝鬼院報案捉鬼……」

玉小魚立時來了興趣,搬了條板凳放到水蓮身旁,讓她坐下仔細說來。

「一個月前,我家四奶奶剛為老爺生了個小少爺,出生當晚就不見了,怎麼都找不到,可天一亮,小少爺竟又回到了四奶奶床上!之後每天都是如此。」

「你們晚上沒人看著嗎?」

「有的,可是不成,不知怎的,誰在小少爺身邊看護,到最後都會睡著,邪門得很。後來有天夜裡,我家一個酒童在門廊見到一紅衣的女鬼,懷裡竟抱著我家少爺,一邊哼唱著調子,一邊給他餵奶!那個酒童嚇得把人都喊起來了,紅衣女鬼卻忽地不見了,只剩下小少爺在地上啼哭……」

「你們怎麼不早點報官?」

「當時就稟告我家老爺,可他聽了,卻讓我們都不許對外亂說,以後也不讓晚上出來走動……」

「那你家小少爺現在怎樣?」

「唉……小少爺他白天酣睡不起,又一直不吃不喝,如今已經瘦得只剩下皮骨了……我家四奶奶都快瘋了,趁前日我家老爺出門會客,偷放我出來,到秦州緝鬼院請官爺前去幫忙……」

玉小魚從懷裡掏出把精緻的玉竹文扇,懶懶地輕扇著小風,剛要說話,一旁的胖姑娘卻啪地拍了一下桌子,嚇得他一個激靈。

「你這丫頭又發什麼神經?」

「抓什麼鬼啊!分明你家老爺有問題!走,本捕快這就隨你前去辦理此案!」

「你哪的捕快?」

「本姑娘乃是刑部首席女捕……」

「你吹呢!」

「搶什麼話,我是首席女捕李慧仙的關門弟子,將來天下第一的女神捕,張圓圓!」

「哦~久仰久仰~果真人如其名~」

「哎你個臭流氓,再敢無禮,小心我這就抓你坐大牢!」

「別啊,神捕可不會在意我這種小毛賊。」

「你哪兒來的?」

「實不相瞞,在下就是天下無敵舉世無雙無與倫比至高無上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崑崙仙人,將來天下第一的捉鬼師,玉小魚!」

二人的鬥嘴惹得水蓮撲哧地笑出聲來,玉小魚立即著迷狀的盯著她說道:「大姐,有人和你說過你笑起來會殺人嗎?」

水蓮羞得忙低下頭,紅著臉不再作聲。

張圓圓卻很不服氣地橫道:「你這招搖撞騙的臭流氓趕緊滾,再打擾本捕快辦案,我就地把你正法!」

「你能別這麼凶么?我真是崑崙仙,你看我這些靈劍,全是崑崙劍潮求來的,八歲開始,一年一把~」

玉小魚晃了晃裝著各式寶劍的大竹簍,接著說道:「這樣吧,大姐,你也別去報官了,這現成的捕快和捉鬼師,都陪你走上一遭好了~你也照顧下小弟的生意,如果是個大鬼,我還能換個好價錢呢~」

水蓮本有所遲疑,可抬眼看了看玉小魚后,柔聲說道:「那好吧……玉公子,可請您去捉鬼要多少錢呢?」

「大姐,為你,我免費。」

玉小魚深情地看著水蓮回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唐詭聞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大唐詭聞錄 大唐詭聞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偷下仙山行俠義

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