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春遊

第210章 春遊

二月二,龍抬頭。二月二被稱為龍頭節,也叫春耕節、農事節、春龍節,還是土地神的誕辰。

在這一天,以各種與龍相關的民俗活動都會舉辦起來。主要還是以祈求平安和豐收為主的。

當然,只要是個節日,就會有廟會。不管是寺院還是道觀,都會有源源不斷的香客來上香祈福。

這也是盧俊禮為什麼看寺廟和道觀不順眼的原因。寺院和道觀一個個的都富麗堂皇的,卻沒有幾個是會幫助百姓的,白白的受著供奉,還不交稅。這和吸血鬼有什麼差別?!

盧俊禮回京也有了半個多月,這半個多月的時間盧俊禮也是休息把狀態調整好了。

本就在山林之間天天狩獵,時常見血,回來后又拷問刺客。盧俊禮這戾氣一生就很難消解下去了。

這半個月來,除了幫賈家想出路外,盧俊禮也就是去探望了一下王皋。呃,還有就是跟著阿依慕她們一起去送梁紅玉。

也不知道林黛玉和梁紅玉兩人的相性是不是太好了,兩人那叫一個依依不捨,再三囑咐要互相寫信聯繫才不舍的分開。

除了這兩件事兒,剩下的時間盧俊禮都沒怎麼出府門,天天在府里讀讀道藏,打打拳,然後就是細心照料妹妹跟小動物們玩兒。

就因為戾氣橫生,玄寧道長還專門給盧俊禮好好檢查了一下,怕是咒術復生了。好在不是,只是後遺症而已,修身養性一番就可消解戾氣。

經過半個月的修養,盧俊禮已經好多了,不會時不時的就心生戾氣了。在二月二這一天,盧俊禮也是被阿依慕她們拉著出來春遊來了。

「我說,你們小姑娘聚會,老是拉著我幹啥?你們就不怕我勾搭別的小姑娘啊?」盧俊禮騎著金閃閃對著馬車裡的阿依慕她們說到。

「哥哥羞羞臉!」林黛玉顯然是不喜哥哥這浪蕩子的表現。

「啥羞羞臉不羞羞臉的,要臉幹啥?能當飯吃嗎?你哥哥我又不走君子人設!」盧俊禮撇撇嘴的說著。

「唔~」被哥哥懟了回來,黛玉氣哄哄的鼓起了臉。

「俊禮哥!你又欺負妹妹!」阿依慕橫了盧俊禮一眼,然後安撫的拍了拍黛玉的小腦袋。

林黛玉得意的對著盧俊禮做了個鬼臉,然後就窩在阿依慕的懷裡不出來了,讓盧俊禮看的很是羨慕。這個懷抱是屬於我的呀!

「俊禮哥哥,和我們一起的朋友都是一些權貴家的嫡女,你要是能俘獲她們的芳心,麻煩的也是你自己。反正我們是不會幫你納妾的。」李福金笑著說到。

那些權貴人家是不可能讓自家嫡女給別人做妾的,越是富貴的人家越是看重顏面。

「哼,家裡這麼多小妾人選,你還要在外面沾花惹草?小心我去了你的惹禍根苗!」答里孛做了個剪刀的手勢對著盧俊禮說到。

「喂喂喂,不要說那麼讓人毛骨悚然的話!什麼惹禍根苗,這是你們以後的幸福源泉!」

「呸!」

「不要臉!」

「浪蕩子!」

盧俊禮用自己的厚臉皮成功的戰勝了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少女們。

「哥哥,我要告訴父親!」

看到嫂子們頂不住了,黛玉及時的支援了起來。

盧俊禮趕緊拱手認輸,要是真的讓養父知道了,自己又要被訓的狗血淋頭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身體的成長,盧俊禮的性格越來越和前世的自己相接近了。原本因為從小受到封建禮教的束縛,也是被漸漸掙脫了。

但是,盧俊禮還是習慣性的怕被養父教訓。所以,黛玉這一下算是擊中弱點了。

就在盧俊禮他們剛剛出了東城門的時候,他們就看到了前邊不遠處的榮國府的馬車。不用想,肯定是三春她們了。

幾人也是加快了一些速度趕了上去,碰到了就一起嘛,都是親戚的。更何況,大家還是約在一起出來玩兒的。

盧俊禮他們和三春姐妹匯合的時候,三春姐妹也是出來和盧俊禮他們打招呼,除了三春還有小丫頭賈巧,也就是巧姐兒。

「你們怎麼了?有人欺負你們了?」盧俊禮看著眼眶有些紅的幾女,皺著眉頭問到。這一看就是剛剛哭過了。

「叔父!」

看到了盧俊禮后,巧姐兒也是淚汪汪的伸出雙手要抱抱。

盧俊禮抱過巧姐兒對著她問道:「巧兒,告訴叔父,怎麼了?怎麼還哭了?」

「父親,父親吼我們,說我們是吃裡扒外的白眼狼。」巧姐兒抹著眼淚的回答著,顯然是委屈的不行。

「怎麼回事?你父親為什麼這麼說你們?」盧俊禮眉頭皺成川字。

「巧兒不知道,巧兒就是和姑姑們出來玩兒,父親就吼我們。」巧姐兒繼續委屈的說著。

「不哭不哭,巧兒最乖了。」看著巧姐兒越哭越凶,盧俊禮也是趕緊哄著。

「巧兒不哭,叔母抱抱好不好?」馬車裡的阿依慕看盧俊禮哄孩子哄的手忙腳亂的,也是出聲給他解圍。

巧姐兒看了看叔父,又看了看叔母,然後就伸出雙手被叔母抱了過去。巧姐兒委屈的窩在叔母的懷裡流著眼淚,顯然被父親責罵后委屈的不行。

「探春,你說,這是怎麼回事?璉二哥為什麼罵你們?」盧俊禮對著三春裡面最擅長交際的探春問到。

「我們也不太清楚,今早之前我們坐著馬車出府,在府門處碰到了二哥。

原本二哥還好好的,還關心的問我們去哪?要不要多安排幾個丫鬟伺候著。

可聽到我們是來和俊禮哥哥你一起春遊后他就對我們破口大罵,說我們是吃裡扒外的白眼狼,明明和他才是一家人,卻不和他親近反而是和他不和的你親近。

我也是很不解,明明俊禮哥哥對璉二哥已經很好了,把果酒的生意都和他一起合作了,二哥他還要怎麼樣?」

對於二哥為何與盧俊禮不和,探春也是有些猜測的。應該是和平兒有關,但探春有自己推翻了這個理由。

因為平兒在榮國府地位再怎麼高,也不過是個下人而已。名義上是璉二哥的通房,但以二嫂子的性格,也就是名義上的罷了。

為了這麼一個下人而和盧俊禮這個表兄弟鬧得不和,這太不像話了。他賈璉能在府里硬氣起來讓二嫂子都沒轍,可都是拖了盧俊禮這個表兄弟的福。

要不是盧俊禮把果酒合作的買賣和他合作,他能在府里硬氣起來嗎?

所以,探春自己就把這個可能給推翻了。要是寶玉這樣,她還能理解。可賈璉是她們這一代中還算有腦子的人,不太可能會這樣吧?!

「好了,你們幾個也別太往心裡去。就當你們二哥放屁,不用去管他。以後他再因為我找你們麻煩,你們就和我說,我看他是有些飄了。」盧俊禮語氣有些不善的說著。

見盧俊禮生氣了,探春有心調解一下。可一想到自己只是個地位底下的庶女,她就又住了嘴。

「行了,你們也不用想太多了。今天出來玩兒,就高高興興的。」

「嗯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侯爺成長計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侯爺成長計劃目錄 侯爺成長計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0章 春遊

9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