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默契等於勝利

第261章:默契等於勝利

易思瑾眼睛里只有葉傾城拿著匕首要刺向葉歆恬的畫面,根本沒有注意到周圍的情況,動作和聽力都不如之前那麼靈敏,估計是因為心繫其他事,導致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

而葉歆恬則在易思瑾朝自己跑過來的時候,只需一眼,就看到易思宇舉箭對準易思瑾的後背,好一個明槍易擋暗箭難防!

這兩夫妻真是壞到一塊去了,竟然在秋獵這麼重要的場合,要置他們於死地,真不知道說他們是聰明,還是愚蠢。

抑或,易思宇以為自己對她仍有留戀?只可惜,她是穿越過來的,而不是原身。

「葉歆恬,躲開,快躲開!」易思瑾一顆心懸在半空中,雙手拚命揮手示意,恨不得腳下生風,能第一時間上去阻止。

他同時在心裡默默決定,不會放過葉傾城,也不會輕易饒恕葉傾權!

相較於易思瑾的緊張,葉歆恬就顯得十分淡定,她能清楚地看清楚每個人臉上不一樣的表情,判斷他們下一步的計劃。

葉傾城匕首對準的位置是她的心臟,就算插不到心臟位置,也能令她失去活動能力;易思宇的目標是易思瑾,其次目標是她葉歆恬,二選一的抉擇,肯定是易思瑾。

「葉歆恬,你去死吧,哈哈哈哈……」葉傾城揮動匕首,大聲喊著,那副模樣就像已經得手了一樣。

葉歆恬深呼吸,四周的一切彷彿都是慢動作,她清晰地看到匕首揮動的軌跡,葉傾城猙獰的臉,易思瑾著急的樣子,易思宇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容。

所有都是那麼地清晰,就好像是慢動作的電影,她洞悉了一切的行動。

葉傾城朝她撲了過來,她沒有移動半點腳步,反而是把身體重量往下壓,穩穩釘在地面上,在匕首揮過來的時候,忽然往下一蹲,趁著葉傾城還沒反應過來,她迅速起身,雙手扣住葉傾城的手腕,用力一捏,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她立刻接手了掉下來的匕首,然後用力投擲了出去。

易思瑾只覺得耳邊一陣風掠過,還沒反應過來到底是什麼情況,感受到危險的來臨,猛然頓住腳步。

「嘶……」身後傳來易思宇的低喊聲。

葉傾城則慘叫出聲,兩隻手垂在身前,好像斷掉了,她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抬頭望著面前的葉歆恬。

「為什麼?」葉傾城自言自語說了句,雙目沒有聚焦直視前方。

易思瑾錯愕轉身,看到弓箭掉落在地上,易思宇一隻手捂著另一隻手手背,指縫之中似乎有紅色液體溢出。

葉歆恬被剛才那情形嚇出了一身冷汗,還好在千鈞一髮之際,她擲出去的匕首,擦到了易思宇的手背,疼忽如其來的疼痛令他下意識丟下了弓箭。

易思宇瞪著葉歆恬,不明白她為什麼能這麼快反應過來,剛才要不是他往後退了一步,用手擋了一下,她的匕首要划傷的是不是他的臉?

她這是要他也嘗一嘗葉傾城被毀容的感覺?好一個感同身受!

易思瑾看到自己的皇兄眼底帶著怒意,於是快步走到葉歆恬身邊,頹坐在地上的葉傾城,他看都沒看一眼,擁著她遠離葉傾城。

葉歆恬被他這副小心翼翼的樣子逗笑,但她只是嘴角微微上揚,沒有笑出聲,眼下這情況,實在不是該笑的時候。

葉傾城雙手被擰斷了骨頭,易思宇手背上的傷,兩個都是她造成的,這下仇恨更深了,化解是不太可能了,她得今早把還能和解這樣的想法,爛在心裡。

「本宮倒是小瞧了你!」易思宇瞪著葉歆恬,沒想到她會有一天在他身上留下這麼刻骨銘心的傷口。

葉歆恬本不想糾纏,但身體一靠,就是易思瑾溫暖的懷抱,她膽子也大了起來,忍不住嘲諷回去:「是啊,在太子的心裡,我們女子大概就是魚肉,任你宰割是嗎?」

「你可知傷了本宮的後果?」易思宇冷哼出聲,目不轉睛盯著她問。

可是,易思宇的視線只傳送了一半,剩下的那一半被易思瑾給攔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黑暗令葉歆恬一愣,感受到這溫暖屬於誰,她馬上放鬆了下來。

她伸手拉下易思瑾的手,與他對視了一眼,微抬下巴對易思宇說:「到時候在聖駕面前,我定然會一字不漏說完今天發生的事。」

「你竟然威脅本宮?」易思宇十分不服氣說,同時瞪了眼坐在地上的葉傾城,想著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葉歆恬故意輕笑出聲,笑聲里充滿了不屑,她說:「是不是威脅就得看太子怎麼理解了,帶著這樣的豬隊友也敢做這麼重要的事,也不怕她賣隊友!」

「你以為本宮只留了這兩手嗎?」易思宇笑著問。

葉歆恬挑眉,然後說:「你也只能留著兩手,不是嗎,太子?」

易思宇沒有接話,看向葉歆恬的眼神變得複雜,換做以前,她是不可能化解眼前這情況的,難道真如葉傾城所說,葉歆恬早已不是當初的葉歆恬了?

「秋獵是很重要的場合,每個人能帶進來的人是有限的,登記在冊的,防止有人把不相干的人帶進來,當然太子也可以事後埋伏,但既然是秋獵,辰皇出宮的日子,也是守衛最密集的時候,太子能把人調開,下這兩次手,已經是極限了。」葉歆恬說得相當有把握,彷彿這就是事實。

易思瑾聽完后,訝異看著懷中的葉歆恬,心想她什麼時候能有這種聰慧了?以前那樣的刁蠻任性,與現在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和地的區別。

易思宇的臉色則是難看到極點,不知是被說中心事,還是江郎才盡的窘境,事實上他心裡已經在盤算要不要下第三次手。

葉傾城雙手被廢,已是無用之人,那就只剩下他自己一個面對易思瑾和葉歆恬了,勝算有多大呢?

「胡鬧!」突然,第五道聲音響起,一道黑色身影從天而降。

葉歆恬並不意外葉傾權的出現,畢竟是他最疼愛的女兒傾城,他肯定會第一時間跳出來的,就不知道是不是易思宇計劃中的一環。

葉傾權一落地,便朝著地上的葉傾城而去,完全忽略被易思瑾護在懷裡的葉歆恬,就當是個透明人一樣。

葉歆恬看到這一幕,心有不甘地握緊拳頭,狠狠瞪著地上的葉傾城,就好像被奪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易思瑾察覺到她的異樣,於是扣緊她的肩膀,無聲告訴她自己還在,她不用擔心無人可依。

「爹爹救我,姐姐要殺我!」葉傾城滿臉淚痕,哭著爬向葉傾權,以前只要她哭,葉傾權就會不問緣由懲罰葉歆恬,這次也會是一樣!

葉歆恬聽到這麼搬弄是非的,恨不得剛才就打暈,可眼下確實是葉傾城和易思宇身上都有傷,反倒是他們兩個安然無恙,該如何解釋呢?

葉傾權心疼地彎腰去扶葉傾城,一伸手發現葉傾城的手垂著,像斷了筋骨,一摸后頓時滿腔怒火,他瞪著葉歆恬問:「是不是你把你妹妹弄成這樣的?」

看吧,看吧,她爹爹就是這樣,每回只要葉傾城身體有傷,就一定是她葉歆恬要背鍋的,是她弄傷了葉傾城,多少年了都是一樣的戲碼!

易思瑾聽后,心裡很不是滋味,不禁握緊了葉歆恬的肩膀,聽到她倒抽一口冷氣,他才驚覺自己失態了,於是說:「葉將軍好一個先入為主啊,本王還在呢,您上來二話不說就罵本王的王妃,可把本王放在眼裡?」

葉傾權不忿地雙手抱拳行了個禮,然後說:「王爺,這是下官的家事,還請王爺不要插手。」

「是嗎?本王可是目睹了整個過程的人,葉將軍敢說與本王無關嗎?」易思瑾甩袖冷哼,告訴在場的所有人,他生氣了。

「哼,也許是王爺包庇某人,是不想讓瑾王府賠進去吧。」

「葉將軍是在質疑本王的所見所聞嗎?」

易思瑾和葉傾權一上來就互相堵對方的話,怒火瞬間蔓延到周圍,誰都不肯先讓步。

『啪啪啪……』忽然響起鼓掌聲,一道明黃色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大家好興緻啊,看來朕的秋獵沒有舉辦錯。」

「參見皇上。」

「參見父皇。」

大家陸續跪下來行禮,想著是不是他們的吵架聲傳到了辰皇的耳朵里,可此地與辰皇休憩之地是相反方向,距離很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你們這是搶獵物搶到打架?」辰皇笑眯眯地問,接著說:「看來都想贏啊,這麼希望朕應允一個願望嗎?」

易思瑾上前想解釋,辰皇卻舉手示意他不要說,他只好乖乖站到一旁。

「回稟皇上……」只有葉傾權不怕死地跳出來,打算解釋現在的情況,卻被辰皇瞪了一眼,他只好咽下接下來的話。

辰皇一一掠過眾人,注意到易思宇手上的傷,於是對身旁的侍衛說:「去給太子找太醫過來包紮傷口。」

周圍很安靜,大家都不敢亂說話,只有辰皇在處理事情。

辰皇的視線在葉歆恬身上停下,皺了皺眉說:「瑾王妃,你跟朕來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爺的財迷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爺的財迷妃 王爺的財迷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1章:默契等於勝利

9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