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再聚一人

第869章 再聚一人

施展朱雀曜日,盤旋虛空,雷霆似在躲避他一般,所遇修者,無不側目。

當看到其頭頂的元虛遮雷冠,方知有靈具傍身。

途中又收了十幾隻雷獸,而雷元晶草,得到的卻更多。

為什麼呢?自然是總有部分修者,自認實力不凡,主動招惹,結果猥瑣、欠揍的端木族長,反手給搶了。

臨近雷海邊緣,鍾離海、漢東冥和邱德水被放出,三者端立虛空,神情恭謹非常。

他們在焚天爐中,親自見識了雷淵一戰,對端木昊陽佩服得五體投地。

在寄殼主從印的影響下,天器閣三兄弟,將其視作神明。

老者廣陵子不凡,以三兄弟的眼界,還是看的非常清楚的。

合體期強者,即使境界被壓制了,亦不是分神期修者可比,可在端木昊陽面前,仍被戰得落荒而逃,肉身被被毀。

仰頭、叼著草棍兒的他,目光掃過三人。

「既已跟隨我,好好做事,吩咐你們的事情必須處理妥當!」

三人躬身應是,他隨意揮了揮手,示意三人離去。

鍾離海等三人暗呼一口氣,躬身連退數步,方才轉身。

目送三兄弟走出雷海,他則扛著悶棍,優哉游哉的走出了雷海。

他的這幅尊榮,不知道有多少修者期盼著尋仇。

人家努力奮鬥多少年,積攢的東西,皆被其一掃而光。

其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走出雷海瞬間,身形樣貌改變,以冥陽的身份,現於眾修者面前。

升至相對高處虛空,環視四周。

他一副謙恭神態,不斷向附近修者拱手行禮,極為平和。

有人在奇珍城觀看過斗丹斗器大會,對冥陽形象具有深刻印象,甚至,個別人還和他在酒肆談論過煉丹之道。

升空的目的,乃是尋找金從柏三人,神識散布開去,當即眉頭一挑,臉上洋溢出了笑容。

修者面前,他從不張揚,靈劍已經收起,踏空而行,朝著一方飛去。

他神識散布,探查金從柏三人,魂力清晰可辨,聖光頓時閃身,與其在空中相遇。

「嘿嘿,主人收穫如何?」

「不錯!」

翻手扔出幾株雷元晶草和雷獸內丹,被聖光隨手藉助。

其身形速度不減,兩眼放光的盯著前方。

昊興在前,金從柏和萬昌在後,亦飛身而來。

金從柏莫名加速,超過了昊興,還故意擋了一下。

「老大,寶物呢?送我點兒!」

見聖光正捧著雷元晶草和內丹欣賞,金從柏忍不住心底的急切,搶先上前。

昊興搖頭一笑,與端木昊陽對視,兩人沒有過多的話語,同時出手,將金從柏扒拉到一邊,相互錘了一下肩膀。

「機緣不小!」

「收穫不凡!」

從彼此的氣息中,已經感受到了些許的不同,遮天術之下,亦不能完全改變修者本質。

刀意的領悟,令昊興氣息愈加霸道,與之對視,隱隱威壓顯現。

天雷淬體,端木昊陽的氣息中多了幾分狂暴,彷彿被壓制著的洪水猛獸,隨時可能爆發。

昊興收起拳頭,搓了一下手背。

端木昊陽的肉身更加強韌,堪比絕品煉器材料,堅硬非常。

金從柏呆立在側,終於反應過來。

「哎?你們兩個啥意思,欺負胖子不成?」

咋咋呼呼上前,未等端木昊陽和昊興出手,聖光飛身而來,裹挾著靈力,一頓衝撞,結果,胖子悲哀了。

凌空倒翻,穩住身形后,腦袋嗡嗡的,鼻子不知怎的,還流血了。

「主人,此物可以淬體?」

「當然,有大用!」

昊興拿過雷元晶草和內丹,端詳了起來。

萬昌的目光同時也放在了兩物之上,而此刻的金從柏,有一種要哭的衝動。

丫的,這幾個人就是故意的,純正找他的晦氣。

「哎?你們等著,胖爺記住了!我……我……我告訴昊玥妹妹和落塵,你們……你們沾花惹草!」

端木昊陽和昊興側目,眼神似乎在說,「我們沒有啊?」

轉而兩人對視,「我們的確沒有!」

熊金和上官珏從遠處飛來,見五人的神情,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咋回事?剛見面,怎麼還有人流鼻血了呢?」

對於上官珏的神情之意,無人回應,除了金從柏,端木昊陽四人均在研究雷元晶草和雷獸內丹。

熊金兩眼晃動了片刻,「那都不重要!」

站到端木昊陽和聖光中間,亦盯著雷元晶草和內丹,似能看出個所以然來。

「公子,頭冠不錯!」

有此一言,乃是熊金在鍾離海三兄弟走出雷海的一刻,心生感應,追趕而去,結果未見端木昊陽,卻知其三人與他自己一樣,乃種下了寄殼主從印。

鍾離海三兄弟亦然,四人短暫交流,分開后,熊金和上官珏方才結伴而來。

「想進雷海?」

熊金點了點頭,端木昊陽明白其意,摘下元虛遮雷冠,抹去神魂聯繫。

「量力而行,免遭不幸!」

「明白!」

熊金躬身,拉著上官珏,飛身沒入雷海。

在其身形沒入雷海的瞬間,一道神識傳音在腦海響起。

「丹器城,廣寒渡,中天葯閣。」

端木昊陽已得紫雷精珠,待尋得落塵和昊玥等人,便離開秘境,回歸廣寒渡,丹器城事了,當立即回到部落,應對端木氏劫難。

廣寒渡或者丹器城,需要有人留守,以備部落各種資源需求,熊金即是其看重人選之一。

熊金飛入雷海,金從柏滿臉苦相。

聖光得到雷元晶草和雷獸內丹,熊金帶走了靈具。

先前其不進雷海,此刻輕身而去,一定與頭冠有關,絕不是一般的防具。

「老大,不帶這樣的,他們都有寶物,憑什麼沒胖爺的?」

金從柏一臉委屈,鼻子仍在流血,飛身折返,端木昊陽和昊興見之,忍不住哈哈大笑。

「胖子,咱不能小家子氣,這點東西算什麼?給!」

從懷裡摸出一個戒指,摁在了胖子肉乎乎的胸脯上,頓時金從柏喜色連連,顧不得流血的鼻子,立刻集中神識,定神查看。

端木昊陽一笑,翻手取出玉簡,拋給昊興。

「此物值得研究,煉製出來,裝備族人吧!」

昊興當即心神沉入玉簡,其中所述一覽無餘。

「元虛遮雷冠……」

煉器之道,昊興極為沉迷,打開玉簡后,心神完全被靈具的煉製方法所吸引,與金從柏查看戒指內寶物的神情,幾乎一致。

一會兒眉頭緊鎖,一會兒面帶喜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青玄龜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青玄龜甲 青玄龜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9章 再聚一人

9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