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黑水潭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黑水潭

本來就擔心陸雪琪遭遇不測,如今看到這具屍體而且還是女性屍體時印證了他們心中的猜測。

當即白如雪如同瘋了一般瘋狂朝那具面目全非的屍體撲了過去,雖然無法辨別,可從腐爛的身形來看,跟白如雪一般無二,分明就是她。

「雪琪,不會的,不可能這樣,怎麼辦,我、我該怎麼辦……」

白如雪六神無主,眼神變得迷離起來,眉頭也是緊皺著,完全不知所措,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旁邊,陸凡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畢竟現在的局面是他完全沒料到的。

本以為以陸雪琪的天賦足以在葬神山中生存下來,然而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還是出現意外了。

心撕如裂,看到眼前這凄慘一幕陸凡甚至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尤其是看到白如雪哭得撕心裂肺時他更是絕望和無助,因為不知道怎麼去勸慰她。

白如雪哭泣的時候陸凡仔細觀察這具腐爛的屍體,想要找出不是陸雪琪的證據,然而屍體的腐爛程度實在是太厲害了,單從外貌上來看根本就看不出什麼。

但從衣著上來看,分明是女兒陸雪琪的造型,她最喜歡這種裝扮,也難怪白如雪看到屍體時一口認定了這就是陸雪琪。

半餉后,見白如雪依舊哭得不省人事,悲痛欲絕的陸凡走上前輕輕拍著她的玉背說:「人死不能復生,你想開一點。退一步講,這具屍體腐爛成這種程度,我們根本就無法確定她就是雪琪,或許她還活著也不一定。我們繼續找找,也許能找到她。」

「我知道你這是在安慰我,雖然屍體腐爛了,可她的穿著一直都是這個樣子,我不可能認錯的,你不要再欺騙我了!」白如雪一邊抽泣一邊嗚咽著,整個人還算清醒。

「事已至此,我們能做的就是面對,畢竟這樣的事情誰也不想看到,想開點。你知道,她肯定不希望看到你這個樣子!」

好說歹說,總算是讓白如雪平靜下來。

即便如此,陸凡也沒催著白如雪急著離開,畢竟她的情緒還沒完全穩定下來。

在接下來三天的時間裡,陸凡陪著白如雪厚葬了陸雪琪,能安葬在葬神山,對她來說也算是莫大的榮幸。

「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站在陸雪琪的墳冢前,面無血色的白如雪低聲問道。

此刻的她給人一種有氣無力的感覺,從她的眼神里看不到光彩,看得出來,陸雪琪的死對她的打擊很大,以至於直到現在都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事實。

「雪琪雖然死了,但我不能讓她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我要調查清楚到底是誰殺死她的。另外,我們此行來這裡是為了尋找緣滅,不管他是生是死,我也要調查清楚!」陸凡擲地有聲,態度很堅決。

說到這裡時,他說話的語氣突然又變得溫柔起來,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有種感覺,雪琪她沒死!」

「沒死?可是我們剛才已經親手把她埋葬在這裡了!」眼睛里閃過一道精光,但隨之一閃即逝,顯然對此並不抱希望。

「相信我,我是她父親,我的直覺一向都很準確的!」陸凡言之確鑿道。

「希望吧。」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白如雪附和道,十分疲憊。

接下來,陸凡和白如雪兩人繼續前進。

只是跟之前有所不同的是,他們兩人都沒有再說話,而且情緒很低沉,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

如此,又一個三天過去了,此刻他們兩人來到一灘死寂一般的黑水潭前。

也不知道為什麼,來到黑水潭前時陸凡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整個人獃獃的站在原地,緊皺著眉頭,想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你怎麼了?」見陸凡目不轉睛盯著黑水潭看著時,一直沉默寡言的白如雪開口問道,臉上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說不上來,但我總感覺這裡有一股很熟悉的氣息!」撇過臉看了一眼白如雪,陸凡直言道。

「熟悉的感覺?不會吧。這個地方你應該是第一次來,怎麼會有熟悉的感覺呢?」白如雪好奇問道。

「我也說不上來,但這種感覺揮之不去。」陸凡肯定道。

「你仔細想想,會不會跟緣滅、劍無情有關,再或者跟雪琪有關?」

再次提到雪琪時,白如雪又像是看到希望了一般雙眼中精光四射,興奮不已,並對此充滿了期待。

「跟雪琪沒有關係……跟緣滅有關,難道……」

說到緣滅時,陸凡突然一副醍醐灌頂的樣子,眼神突然變得炯炯有神起來,異常興奮。

「怎麼了?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或者說跟緣滅有關係?」白如雪追著問道,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嗯,確實跟緣滅有關。緣滅自身融合了液魔,那液魔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幾乎沒有什麼能將其殺死,而在這黑水潭裡面我感受到液魔的存在,說不定緣滅還活著不是空穴來風!」陸凡振奮道,說著便想進入到黑水潭裡面弄個清楚,一探究竟。

「你、你要幹什麼?」見此,白如雪臉色大變,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擔心他衝動之下做出不可挽回的決定。

「液魔就在這黑水潭裡面,我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放心,我有分寸,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中的。」陸凡臉色動容道。

本以為緣滅已經死在屍祖手中,現在突然有了液魔的消息,也就意味著很大程度上他還活著,這讓他看到了希望。

「小心點。」知道無法阻止陸凡,白如雪叮囑道,畢竟他們現在還在葬神山裡面,誰也不知道這漆黑如墨的黑水潭裡隱匿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危險。

其實不用白如雪提醒陸凡也知道此行有多麼危險,但仗著自身防禦強大,陸凡並沒把黑水潭放在眼裡。

退一步講,縱然遇到危險了他也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全身而退。

然而真正當他涉足黑水潭時還是出現意外了,以為他驚訝的發現,所謂的「水」並不是水,而是類似瀝青一般的粘稠液體,粘性十足,一旦接觸到后再想出來難度就很大,以至於此刻陸凡觸及到「水」時直接懵了,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下墜。

「你怎麼了?」注意到陸凡的窘態,站在岸邊的白如雪心急如焚道,眉頭緊皺著,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並不是水,而是很粘稠的糊狀物,你千萬不要觸及它!」擔心她私自進入到黑水潭中尋找自己,陸凡叮囑道。

「那你怎麼辦?」白如雪焦急道。

「不用擔心我,我有辦法出來。但如果三天後我沒有出來的話你自己離開。記住了,千萬不要進來!!!」陸凡再三叮囑,他擔心以白如雪現在的修為根本就無法擺脫黑水潭的桎梏。

話音剛剛落下后,陸凡的腦袋便徹底埋入到黑水潭裡面不可見,甚至連水花都沒冒出來一個。

「陸凡!陸凡!!」站在岸邊心急如焚,白如雪試著喊了幾聲,但沒有得到回應。

「怎麼辦?我現在該做些什麼?」縱然陸凡叮囑了不要擔心,可白如雪還是急得猶若熱鍋上的螞蟻來回走動,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后她來到黑水潭邊試著用手觸摸黑水,讓她咂舌的是當手指觸摸到黑「水」時像是要吸住了一樣,竟然移不開。

當即白如雪嚇得臉色大變,立刻使出渾身解數好不容易這才擺脫黑水的控制,並快步退到後面,雙眼中流露出惶恐的神色,瑟瑟發抖,極其不淡定。

「呼呼,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白如雪喃喃自語,眉頭緊皺著,很困惑到底是什麼情況。

因為有了剛才的了解,她能想象得到陸凡此刻的處境,縱然他自身實力強大,可想要擺脫這些黑「水」的桎梏絕對不是一件容易事。

且說陸凡在不明情況的前提下進入到黑水潭中,他試著想要擺脫黑水的控制,然而讓他無奈的是越是掙扎越是下陷,甚至徹底不受擺布,在黑水潭中,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聽天由命。

在嘗試了所有的辦法都無法恢復自由后,陸凡索性豁出去了,任由身子下陷。

因為感受到液魔的氣息,所以他把恢復自由的希望寄托在液魔身上,倘若液魔真要是在這裡的話,他肯定會幫助自己。

黑水潭很深,而且越往下壓力越大,剛一開始時陸凡還很輕鬆自如,可下陷來到百米后,陸凡感覺身子像是被繩子給死死捆綁住了一樣動彈不得,甚至就連呼吸也顯得很吃力,更要命的是,黑水潭深不見底,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液魔,我是陸凡!我知道你就在這裡面,我就是沖著你來的!」

擔心繼續往下自己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所以在意識到不對勁后陸凡大聲吼了起來,希望能引起液魔的注意,進而解救自己。

聲音在能量場的包裹下算是喊出來了,可陸凡又擔心在黑水的封鎖下無法傳遞出去,不過他堅信,以液魔的能力如果它真要是在黑水潭的話肯定能聽到自己的聲音,只是它願不願意回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罡氣十足的聲音傳出去后猶若石沉大海,並沒有得到響應,陸凡的身子繼續下陷,暗無天日。

此刻在黑水的桎梏下他完全失去了對身子的控制,他甚至有種感覺,如果不是自身防禦強大的話,恐怕早就被強大的壓力壓成餅了。

「怎麼辦?接下來我該如何突破困境恢復自由?」

既然指望不上液魔的話那就只能自力更生了,陸凡苦思冥想想要找到恢復自由的方法,奈何黑水實在是太彪悍了,根本就破解不了,哪怕祭出源核也左右不了局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道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道主宰目錄 武道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黑水潭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