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宙戒

第一章宙戒

像是做了一場噩夢,陸凡從地上爬了起來。

醒來后他發現雙手雙腳都被鎖上沉重的鐐銬,四周漆黑如墨,陰冷潮濕。

這僅是一處三米見方的狹窄空間。

驚魂未定,很快,陸凡意識到,自己被關押在地牢中。

「怎麼回事?難道我沒死?」打量著四周,陸凡一頭霧水。

他清楚的記得,在這之前他是地球上的修真高手,也是第一個破碎虛空的人。

本以為破碎虛空后能飛升仙界,長生不死,可沒成想,進入虛空的那一剎那,意外發生了,肉身盡毀。

生有時,死有終。

陸凡以為自己真的死了。

但沒想到的是,他穿越了,並且還重生在同名的少年身上。

腦海中的信息一片混沌,隨之變得清晰起來。

靈武大陸。

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

諸天萬界,宗門林立,強者如雲。

在這裡,弱肉強食強者為尊,只有強者才能得到尊重;反之,弱者猶若螻蟻,縱然被虐殺也沒有人在乎。

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

靈武大陸修鍊以元力為基,一共有十個境界,分別是一元、兩儀、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十方。

每個境界都以九重天來界定,涇渭分明。

修鍊之大成者,呼風喚雨,騰雲駕霧,移山倒海,神通廣大;亦或是破碎虛空,開天辟天,長生不老,無所不能。

異世重生,通過腦海中殘存的記憶,陸凡了解到,他重生在陸家少主身上,陸家少主也叫陸凡,年方十八。

沒期望穿越在一個三花聚頂五氣朝元的天才身上,可讓陸凡崩潰的是,這廝天生廢材,修鍊十年也沒煉出元力,並且吃喝嫖賭,無惡不作,十足一個紈絝子弟。

如果不是仗著有一個族長父親,恐怕早就被虐成狗。

這不,父親剛剛遭遇意外,他立刻就被打進地牢,生死未卜。

三代單傳,按道理來講,父親出現意外,他是理所當然的族長。

然而消息傳回來的第一時間,他就被管家秦雄給囚禁起來,其心昭然若揭。

「哼,好一個秦雄,竟然敢鳩佔鵲巢,我定不饒你!」義憤填膺,既然佔據了這具身體,就應該為陸家做點什麼,好歹也是名義上的陸家少主。

冷靜下來后,陸凡想要擺脫束縛,可就在這時,一道玄金色的光芒一閃即逝,在漆黑的地牢中尤為刺眼。

直到這時,陸凡才驚訝地發現,左手中指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戴著一枚戒指,剛才那玄金色光芒正是從戒指上散發出來的。

「咦,是你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中來的吧?」吃驚的看著這枚戒指,陸凡十分意外,他清楚的記得,破碎虛空肉身被摧毀時,靈魂正是被這枚戒指吞噬才得以保全。

他之所以現在還活著,並且出現在這裡,這枚戒指功不可沒。

「無數年了,小子,我終於等到你了!」突然間,腦海中響起一個滄桑的陌生聲音。

下意識的反應,陸凡警覺的看向四周,雖然漆黑如墨,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這三米見方的地牢中並沒有其他的人。

「你是誰?你在什麼地方?」

「我就在你手中那枚戒指裡面。」

話音落下時,戒指再次散發出玄金色的光芒,直接將漆黑的地牢照亮。

戒指古樸無奇,上面鐫刻了很多看不懂的神秘符文,陸凡本打算將戒指取下來好好研究一番,豈料神念觸及到戒指的那一刻,一陣頭暈目眩,天昏地暗,強大的吞噬力直接將其吞噬。

好在這種難受的感覺僅僅只是一剎那,待得身子再次穩定下來時,已經來到一片浩瀚的星海中。

宇宙蒼穹,億萬星辰,近在咫尺,伸手可摘。

好歹是地球上破碎虛空的修真者,陸凡自認為見多識廣,可此刻發生的事情完全顛覆認識。

更讓他震驚的是,此刻他置身於太陽系中,就在正前方,那顆水藍色的星球,赫然是地球。

「這是……地球?天啊,我這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倒吸一口涼氣,確認地球就在視線可及的範圍內時陸凡驚恐至極。

要知道,剛才融合信息時他確認自己重生在異界一個名叫靈武大陸的地方,而此刻,地球乃至宇宙空間就在眼前,他想不通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力不錯,你說的很對,你現在所看到的的確是地球,不僅地球,包括你所熟知的太陽系、銀河系乃至於整個宇宙空間,其實都是宙戒的一部分。」

說話時,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出現在他跟前,慈眉善目,氣度非凡,只不過他的身體看起來是猶若飄絮,根本就沒凝實。

「你是誰?」深吸一口氣,陸凡警覺的看著老者,惴惴不安。

「我是宙戒的主人獨孤求敗。」

「你剛才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我現在就在宙戒裡面,而這一切,包括地球都只是宙戒裡面的空間組成部分?」聲音微微顫抖,陸凡目不轉睛的看著獨孤求敗,異常震撼。

這一切,已經完全超越他的認知,並且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很難想象,一枚小小的戒指,裡面竟然擁有整個宇宙空間,太匪夷所思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斷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肯定的點了點頭,獨孤求敗背著手,臉色淡然道:「你我素昧平生,我沒有欺騙你的必要,但我想告訴你的是,我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大有深意的看了陸凡兩眼,獨孤求敗繼續說:「這宙戒其實是我當年閑得無聊煉化出來的,裡面的億萬星辰也是我親手創建的,相對於靈武大陸來說,宙戒裡面其實就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小宇宙空間,而你重生所在的靈武大陸,則是一個大宇宙空間。」

呆若木雞,陸凡一副懵逼的樣子站在原地,很難想象,地球那麼大的星球,竟然只宙戒裡面的一粒塵埃,畢竟宙戒裡面是一整個宇宙空間。

如果獨孤求敗說的都是真的話,那他的實力有多麼恐怖?絕對無法想象!

見陸凡被震驚得不說話,獨孤求敗笑了笑,繼續說:「相信你也看到了,現在的我只是一道虛影。很多年前,我突破之際遭人暗算,走火入魔,最終肉身盡毀,只剩下一道元神,躲進宙戒中才避免灰灰湮滅。無數年來,我一直都在等待一個人,讓他繼承我的修鍊功法,直到你的出現,讓我看到了希望。」

「前輩,這麼說來,你要等的那個人就是我?」詫異的看著獨孤求敗,陸凡訝然道。

「沒錯,你是宙戒無數修真者中第一個破碎虛空的人,你的天賦、毅力都世所罕見,並且你擁有傳說中的吞噬武魂,如果你修鍊我傳授給你的法訣,假以時日,必定可以成為獨霸天下的的超一流強者。」

陸凡對獨孤求敗的話深信不疑,不過仍冷靜的問道:「前輩,你從無數億萬生靈中選中了我,你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我都現在這麼一副樣子了,還能有什麼目的?」苦澀的笑了起來,獨孤求敗感慨的搖了搖頭,然後朗聲道:「如果非要說有什麼目的的話,我希望有朝一日,待你強大了,能幫我重塑金身,僅此而已。」

肯定的點了點頭,陸凡信誓旦旦道:「我的命是你給的,真要是有那麼一天,義不容辭!」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這宙戒除了裡面有一片宇宙星海之外,可還有其他的用途?」仔細打量著宙戒,陸凡小心翼翼,畢竟這裡面裝著的可是整個宇宙星空。

「宙戒本身是一件防禦法寶,戰鬥時一旦祭出,即可立於不敗之地,不過它最大的作用是吞噬,可以吞噬別人丹田中的元力化為己用,也可以將人吞噬到宙戒裡面。當然,吞噬的力量跟自身修為有關,修為越強,吞噬力也就越大!」

「對了前輩,你為什麼讓我重生在這廝身上?他修鍊了足足十年也沒煉出元力,根本就是一個廢物啊!」打量著這具陌生的身體,陸凡一副很嫌棄的樣子說。

笑看著陸凡,獨孤求敗不以為然道:「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這小子之所以煉不出元力,是因為他的三魂七魄天生殘缺,正好你的武魂彌補了這一缺陷,其實我之所以選中他,是因為他是傳說中的玄黃不滅體。」

「玄黃不滅體?」

「沒錯。玄黃不滅體是浩瀚大宇宙中是無數超級強者做夢都想擁有的身體,一旦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即可真正意義上不死不滅,日後你會知道的。」提到玄黃不滅體,獨孤求敗雙眼中精光四射,略顯興奮。

對獨孤求敗的話,陸凡深信不疑,但現在他所關注的是,自己究竟能不能煉出元力,這才是最重要的。

當即,陸凡直言問道:「前輩,我的武魂佔據這具身體,現在能不能煉出元力?」

「當然,現在你應該是萬中無一的天才,從現在開始,你將走上真正的崛起之路!」擲地有聲,獨孤求敗期待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武道主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武道主宰 武道主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宙戒

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