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大道之基

第四十四章 大道之基

「金叔的仇由我來報。」過了許久鳳天清終於說話聲音沙啞道。

「什麼?」青鸞以為自己聽錯了豎起耳朵問道。

「金叔的仇由我來報。」鳳天清聲音不大卻十分清晰。

「你來報沖,你知道那傢伙生前什麼修為嗎?他可是雷龍族少族長仙尊級別大能,哪怕經歷過那次劫難依舊處於返虛頂峰,就連我也沒有把握,你拿什麼報仇?拿頭硬剛嗎?」青鸞不屑反問道。

「也許現在我不是他的對手,但我有得是時間,百年不行那就千年,千年不行那就萬年,終有一天我會報仇,我要將他的魂魄拘於九幽,每日以天火焚燃。」

鳳天清握緊拳頭咬著牙紅著眼道,他身上強烈得殺意湧出,殺意沒有青鸞的那種龐大卻激烈異常。

青鸞微微一愣,這點殺氣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透過殺氣青鸞能夠察覺到眼前這小子的決心,那份決心堪稱可怕,也許是皇者那份特有的氣質,青鸞竟然莫名開始相信眼前這位不足四十的小子。

「不錯,還算沒有辱沒主上,重新認識一下,青鸞族少族長青傾城。」青鸞主動伸手道。

「鳳天清,字鵬。」

鳳天清出於友好伸手握了一下接著感覺觸電一般手臂發麻,松不開手,頭髮直接炸毛,這一下二人竟然有股說不出的夫妻相。

既然已經知道自己的名字,張鵬這個名字自然不能再用,養育之恩沒齒難忘,老婆婆取得名字被他用作字。

「一不小心忘記壓制身上殘留的雷元素,你沒事吧?」青傾城趕緊將身上的雷元素壓制晃了晃鳳天清問道。

「呼」

鳳天清吐出一口黑煙吐出被電的翻了白眼。

「咳咳咳」

被嗆到青傾城揮了揮手將黑煙打散,往鳳天清身上注入靈力。

一分鐘后鳳天清反應過來盯著青傾城為了避免尷尬岔開話題問道:「我記得師傅說過成為地仙需要經歷三十六道天雷洗禮肉身,去除凡塵,為什麼我的天雷沒有降臨?」

曾經的仙尊大佬,青傾城開始展示她學識的淵博開口解釋。

「這裡是老祖設下的秘境,獨立的小空間,大道殘缺不全,天劫自然無法在這裡形成,等你出去天劫自然而然就降臨了。」

鳳天清「哦」了一聲,場面再次陷入尷尬,和女孩子沒有交流經驗的他實在找不到什麼話題。

「……」

「你身為主上之子,我自然要傾其所受,好好休息明日我帶你去個地方。」說完青傾城轉身準備離開。

見青傾城要走,鳳天清下定決心問道:「傾城姐,你能告示我那次災難具體發生了什麼事嗎?舉世無雙的天禽族為何會衰敗?」

青傾城聞言她的身體微微顫動,想起了什麼不美好的回憶,臉上的悲傷肉眼可見,小聲道。

「等你修為足夠自然而言便知道了,還有我比你大幾十萬歲,不要叫姐姐,顯得太年輕了。」

鳳天清有些失望,無論是金展還是青傾城都這麼說,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己果真還是太弱了嗎?

而且師傅的那套理論不對,女孩子不都希望自己被喊年輕嗎?

青傾城走後,鳳天清背起了金展的屍體往外走去,起初他是用靈力,靈力耗盡他開始用手在堅硬的地面挖了一個很大的深坑。

地面硬似精金在挖的時候他的指甲溢出了不少的鮮血,和泥土混合在一起,將屍體放了進去,砍到一顆大樹,恢復許些靈氣後用靈氣長劍修修補補,鑄成一則墓碑,上面寫上大字。

「恩師金展之墓」

遠處,青傾城來到一處小池塘清洗身體,看到鳳天清所做的一切神情嚴肅自言道:「金叔沒有白疼你,但願主上的預言能夠準確。」

年復一年,春去秋來,五年時間過去。

一道光柱衝天而起,驅散了惡鬼峰上徘徊的邪氣。

紅雲沖光柱中緩緩走出,眼中帶有大智慧的餘光,經過十五年的苦思冥想他終於參透傳功秘法。

「你這裡可還真有趣,每天發生的事好像電視劇一樣。」冥澤聽到動靜頭都未扭盯著前方道。

「電視劇?」紅雲聞言不解。

「外界的小玩意而已,不說這個你快來看看。」冥澤指著一個方向頗有興趣道。

紅雲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直接給見識廣泛的他整愣了。

「元丹修為攀爬葬劍峰到八百七十六層,最主要的還是第一次,這種劍道怪才萬年不遇,我依稀記得某一諸天深處有一位以劍入道的人物,好像叫什麼萬古劍聖,他第一次攀爬也只到九百二十八層。」

冥澤陷入回憶隨後指著御獸峰的方向道:「誰能想到那隻老鳳凰竟然還留有這種後手。」

紅云:「……」

冥澤說的萬古劍聖他也曉得,但當時人家是歷經無數劫難,依舊堅定心中那倒劍心才來攀登的好嗎?而這小子年齡何許,不超過四十,不經歷歲月如此穩固的從何而來。

這次秘境開啟怎麼什麼奇葩都有,有身上依附著大能的,有洪荒年間都萬年不遇的劍道奇才,還有天禽族少太子,為什麼以前就遇不到呢?

「既然學會了,我們也不要浪費時間了,我隱隱約約察覺這小子可能要到元丹了。」冥澤神情變得嚴肅道。

突破元丹可不是小事,這就好似蓋房子打地基一樣,只有基礎越牢未來成就才能越顯著,不可馬虎半分,現在楊羽潛力欠缺,具他推算頂多可以成就一個仙品金丹。

仙品在普通人眼裡已經遙不可及,但在冥澤眼裡卻有些不夠看,未來路途遙遠最起碼也要凝練出一枚聖品金丹才能支撐他走下去。

仙路漫漫,金丹來算。

有好的金丹不一定是大能,但大能卻必定有好的金丹。

「前輩據你推算,我們有多大的把握完成這份任務。」紅雲開口問道。

「emmm」

冥澤想了一下伸出掌面問道:「六層把握,就算失敗我也能保你殘魂沒有什麼大礙,莫非你後悔了?」

「不不不」

紅雲擺手接連否認然後神秘笑道:「成為獨立生靈是我的執念,小輩想說的是,如果我有把握在提升三層把握,您這樣的前輩會給予小輩什麼獎勵呢。」

「哈哈哈」

聞言,冥澤有些高興道:「我知道你的信心來自那裡,只是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能動用那東西,說說你自己想要什麼獎勵吧?」

「獎勵什麼的我不奢求,只希望假以時日本體真找冥河老祖報仇,本體若是輸了,懇請前輩給本體一個機會,保本體一命。」紅雲思來想去道。

身為殘魂卻想要擺脫本體成為一個獨立的生靈,這使他有愧於本體,努力為本體徵求最大的好處。

「冥河那小子在冥域聲譽十分不好,本帝答應你,如若幾本體失敗保你本體一命,你快些吧。」冥澤說道。

「謝前輩」

冥澤拱手表示感謝,催動自己對秘境的控制許可權伸出手神情嚴肅道:「紫氣來。」

話音落下,整個秘境開始發齣劇烈的顫動,秘境里的生靈開始躁動不安,秘境四面八方均出現一絲淡淡的紫霧朝九層塔惡鬼峰的位置飄來。

「猴子,秘境怎麼了?地震了嗎?」人蔘娃娃嚇到龜縮在土洞里問道。

金絲靈猴站在一顆千年古樹上看向高聳的九層塔滿臉茫然,不明所以,紅雲老祖設置的秘境完全可以被稱為仙境,地震顯然根本不可能發生。

「那東西竟然被動了。」坐在洞穴中運功療傷的紫玉龍王鈺看向惡鬼峰的方向眉頭微皺。

這五年裡,他大大小小和青傾城交手五次,有勝有負,負多勝少,怎無奈青傾城的速度太快,屬於那種后佔到便宜后馬上就跑。

「額,老祖都隕落那麼多年了,竟然還會有生靈可以調動那東西。」青傾城俏臉出現一絲驚訝道。

看著紅雲手中不斷凝聚的紫氣,冥澤扶著腦袋有些無奈道:「你本體真夠暴殘天物的,竟然拿鴻蒙紫氣給一個小小的生死秘境奠基。」

鴻蒙紫氣產生於天道繼位時反饋諸天的三千大道的一絲底蘊,駕馭此物就算毫無修為的人也可以原地飛升,壽與天齊,力抗真仙。

鴻蒙紫氣也是天道唯一允許被諸天生靈使用的三千大道之基,面對此物諸天聖者也禁不起那份誘惑生出私心,想要佔為己有,這東西哪怕對於冥澤來說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

當初紅雲可是因為此物力抗三位同級別大能的合擊,勉強在好友的幫助下逃生。

「前輩您眼晃了,這只是本體留下的一絲子氣,母氣一直烙印在本體的靈魂之中,在本體不同意的情況下沒有任何能夠將其拿走。」

紅雲苦笑解釋道,有時候實在想不明白他本體運氣,說壞簡直壞到極致,種種小事因果聯合下來竟然被玩的被迫兵解投入輪迴。

說好到了極致也完全不過分,天道繼位一共六個聽道席位被他本體抽到一個,一顆葫蘆藤上五個先天葫蘆,被他本體得到一個,天道繼位僅有一絲的鴻蒙紫氣在多人搶奪中卻被無心插手此時的本體得到。

「趕緊開始吧!已經來這裡十五年了,算起來外界也已經過去小半年了,沒有時間供我們浪費了,錯過了這次想要去往上界還要等上二十年。」冥澤道。

「遵命」

在丹藥取出的瞬間丹香再次充滿惡鬼峰,紅雲使用鴻蒙紫氣包裹著丹藥吞下,「補天丹」就算在有靈性她能比的過三千大道之基嗎?

答案是否定的,大道之基哪怕只是一絲絲也足夠將其壓制。

祭出法決,他腹部如同一個爐鼎白色的火焰在裡面熊熊燃燒,隔著紅雲的肚子依舊能夠感覺到裡面火焰的溫度高到可怕。

面對被煉化的危險,「補天丹」開始發覺不對,瘋狂反抗,奈何大道之基將其牢牢困住,它只能親眼目送自己力量一步步的流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創世神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創世神冥 創世神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大道之基

8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