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忍無可忍

第629章 忍無可忍

白虹劍周尋知道這是金杖法王這一行人故意挑釁,目的是故意擾亂自己這邊的軍心和士氣。於是說道:「你們這些番僧,來到武當門前,還敢喧鬧不止,實在是毫無禮節。不過考慮到你等遠道而來,也不懂天朝的規矩,也就算了。」

金杖法王聽到白虹劍周尋有些看不慣自己的這些弟子的表現,哈哈一笑說道:「你們這些武當的道士真是有些奇怪,明明自己想安靜一些,卻偏要別人也要和你們一樣安靜下來,這樣做難道不是違反本心嗎?這又從何談起修行二字,難不成這修行二字都是騙人的嗎?」

金杖法王話音剛落,身後的番僧們又是一陣喧嘩,一片譏笑的聲音顯得異常的刺耳。

朱仙兒站在一旁,對這些番僧的表現也是有些討厭,只是看到武當七劍雖然有些不痛快,但是卻一個個還在忍受著。因為武當九劍之首大師兄白虹劍周尋還沒有發號施令。

其實白虹劍周尋心裡也在窩著一肚子的火,非常明顯這些番僧是有意在嘲笑武當。但是白虹劍周尋知道金杖法王的厲害,一時也不敢輕舉妄動。再說現在自己還不能發火,因為還不能知道金杖法王前來武當的真正用意,雖然大家都明白金杖法王的來意,但是就像一層窗戶紙一樣,現在還沒有到捅破的時候。

白虹劍周尋想著金杖法王問道:「不知法王今日除了前來告知懲戒弟子之外,是否還有其它的事情?」因為雖然番僧調戲姑娘,但是未曾弄出人命,就是被摔倒,有點皮外傷而已,朱仙兒也已經掏出一些銀兩給了那位姑娘,讓姑娘前去找個郎中檢查一下。沒有產生什麼嚴重後果,白虹劍周尋也就不再糾纏此事,如是自己繼續提及的話,到時顯得武當斤斤計較。所以白虹劍周尋才有此問。

「我們家法王此次專程不遠萬里前來武當,就是聽說武當功夫不錯,聽說在江湖之上還有些薄名,今日我們法王前來就是想讓你們這些臭道士嘗一嘗我們法王的厲害。」又是那名番僧在張著大嘴說道。

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因為金杖法王的存在,所有雖然明知番僧表現得有些過分,但是白虹劍周尋還是忍讓著說道:「法王如果是前來武當切磋武功,我們自然歡迎,若是前來挑釁,那就請便。」

「請問這請便是什麼意思?」金杖法王問道。

「如果法王是前來挑釁滋事,那我們武當自然不便接待,還請自便,武當本是清修之地,豈能容外人來此好勇鬥狠,這也是武當門規所不允許的。」白虹劍周尋解釋道。

「你們武當怎麼如此啰嗦,本法王看到你夢無非就是一些弟子門徒而已,還不快快劍雲清道長請出來,與我一見。」金杖法王說道。

「實在是不太湊巧,我師父現在正在閉關修行,無暇與法王見面,若是法王只是想與我師父見面,那可就真的讓法王白白浪費了腳力。還是請法王暫且先行回去,等到我師父出關之後,法王可自行再來。」白虹劍周尋說道。

站在金杖法王身後的番僧說道:「我們法王從西域千里迢迢專程來到武當,你這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將我們法王給打發了,你覺得可能嗎?」

白虹劍周尋早就對這位番僧有些看不慣,聽見番僧又插嘴說道,便沒有好氣的回答道:「你們回不回西域,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如果你們願意在此遊山玩水等待我師父出關,那也請便。」

番僧看見白虹劍周尋有些不耐煩的樣子,不禁大聲喝道:「你們這些臭道士,怎能以這樣的口氣和我們法王說話?難道是不想活了嗎?」

蛇形劍衛勸因為九師弟九子尋母劍孔貂被金杖法王打傷,心中早已窩著火氣,聽見金杖法王的隨從竟然和大師兄白虹劍周尋說話如此囂張,非常明顯的瞧不起武當,實在無法忍住,便脫口大聲說道:「哪裡來的番僧,竟然敢在武當的玉虛宮前撒野,也不好好想一想,這兒是你撒野的地方嗎?」

金杖法王看到有人要出來想要理論一下,便用眼睛瞟了一喜蛇形劍衛勸問道:「你又是什麼劍?不就是三日前的那位手下敗將嗎?難不成你想動手不成?」

尉遲小令知道這是金杖法王在用激將法來促使武當七劍動手,心中想到這時一定要剋制,以免中了金杖法王的圈套。

可是蛇形劍衛勸卻沒有想到這一點,被金杖法王這一將軍,頓時再也壓不住心中的怒火,立刻高聲回答道:「動手就動手,難道還怕了你不成。」

蛇形劍衛勸知道自己不是金杖法王的對手,但是人活在世上就要有一口氣,看著金杖法王都帶著人欺負到武當的門前,自己是不能忍受得了,就算是拼上自己的性命,也定然不能讓武當的名譽受損。

金杖法王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還以為這武當弟子都是沒有血性的,現在看來本法王還真是看走眼了,武當倒是真有一位有血性的漢子。讓本法王有些側目而觀。」

白虹劍周尋知道八師弟蛇形劍衛勸與九師弟九子尋母劍孔貂感情最好,對於九子尋母劍孔貂受傷,蛇形劍衛勸心中非常難過,一直想著要為九師弟九子尋母劍孔貂報仇,但是也知道自己的功夫與金杖法王相差甚遠,只怕報仇不易,但是此仇有不能不報,正在糾結之中,聽到番僧言語不敬,便不再強忍著自己內心的怒火,反正就是拼了一條性命又如何?為了捍衛武當的尊嚴,死有何懼。

於是蛇形劍衛勸這才主動站出來要與金杖法王動手。

如此一來,可就急壞了大師兄白虹劍周尋。

白虹劍周尋心中想到,這位八師弟怎麼性子這麼急躁,現在自己想阻攔都沒法攔住,若是師父雲清宗師沒有閉關,這裡有雲清宗師坐鎮,自然不會擔心任何人,但是現在師父雲清宗師正在閉關,而眼前這位金杖法王的武功又是十分的厲害,白虹劍周尋揣測過,就是以現在武當七劍之力聯手未必不是金杖法王的對手,在這種情況下,要想保住武當的尊嚴,就只能是一個「忍」字。

雖然自己帶著六位師弟利用這三天的時間,臨時將武當九劍聯手的九九歸一劍陣化轉成七劍劍陣,當然這也只是權宜之計,也不知道到時候威力如何,也不知能不能抵擋得住這位從西域而來的金杖法王。

白虹劍周尋心裡沒有底氣,但是也沒有其他的好辦法,只好聽天由命,到時候若是不敵,大不了殺身成仁,也要誓死保衛武當的尊嚴。

不過在白虹劍周尋的心裡,還有一些希望,這希望便是站在一旁觀戰的尉遲小令和朱仙兒。

尉遲小令正在冷靜地看著場上的局勢。

在看到蛇形劍衛勸站出來的時候,尉遲小令就知道是這個結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笑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一笑劍目錄 一笑劍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9章 忍無可忍

9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