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陣啟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陣啟

五日時光在不知不覺中流逝,林奇與魔靈兒除不時照看白晨馨外,幫不上忙的他們,享受著這片難得的寧靜。

而在巨山腳下,借故外出的劉璟瀅,極端不舍,卻又萬般無奈的被魏續親手喂下滑胎苦藥。

這個小生命的逝去,讓面色極度蒼白的她,不知哭泣了多久,好在魏續一直守在從旁軟語安慰,令她枯寂的心,降下點點甘霖。

「已出來三日,不可多留,我補上妝容就回去吧。」

她能看出魏續內心的痛苦,並且還得若無其事呵護自己,這讓她於心不忍,強顏歡笑的柔聲輕語,彷彿一切苦難都已隨風飄散。

駐地,寧相依仍舊痴痴獃呆坐於車駕內怔怔出神,魏雨朦與吳玲兩名女子,則有說有笑閑話。

瞧見有人比自己更慘,多少化解了些她們心中悲懣,特別是自小巴結寧相依的魏雨朦,對她的態度亦隱隱有所改變。

「大嫂,大哥的意外,想必夫君他們也不願看到,你也不用過於悲傷,我雖嫁入吳家,但也是魏家女兒,自然會替你著想。」

她勸慰道:「依大嫂的家世樣貌,今後再嫁就是,這世上不知會有多少男子爭著搶著想要迎大嫂入門,又何須尋死覓活?」

「哎!」

她搖首輕嘆,「可惜大嫂不曾為大哥留下血脈,否則母憑子貴,有魏家嫡孫撐腰,大嫂今後何須看人臉色。」

「你們出去吧!」

寧相依終是出聲,「我想一個人靜靜。」

「玲妹,我們走吧?」

被下逐客令,魏雨朦面色稍顯難看起身,拉起吳玲徑直離去。

「嗚……」

掩面抽泣,寧相依從未料到進入通天,最終會落得這般結局,該自戕殉夫么?

她心亂如麻,根本做不了決定,魏冉雖對她還算不錯,可他始終將大部分心思撲在家主大位上,除去欲求,鮮有真正關心她的時候。

或許,這位已故魏家大少爺,僅將她當成自身附屬品,當作權利以及慾望的工具,從不曾真正走入內心。

「不成,我若身死,爹娘會傷心不說,小妹恐會步我後塵。」

她掙扎著前思後想,驅散了死志,「我今生已毀,就佔住寡婦名位恪守名節吧,也算對得起夫妻一場,至少小妹不會被強逼。」

拿定了困擾她多日的主意,她的心思開始活絡,將焦點集中到魏冉的死因之上。

「這陣法根本無法破解。」

靜坐數日的白晨馨嘆息起身,指向那空空凹槽道:「必須有特定陣匙將其激活,否則我無能為力,除非靠時間硬磨。」

「那要磨多久?如今僅剩十日,我們不可能一直呆在通天內吧!」

魔靈兒稍顯焦急,她知道白晨馨不會故意留手,可魔神劍乃是魔皇必得之物,對她這個女兒寄予深切希望。

「那要看我的進展與悟性,多則數十年,但我猜至少得十年,此路不通。」

白晨馨攤手道:「我已盡到全力,絕非我推諉。」

「哈哈,那不正好?」

林奇頓時大樂,「魔神劍不出,神戮得不到,他繼續守他的大殿,以免危害世間,咱們也能安心逍遙,並非我們不努力,而是天意如此。」

「你給我閉嘴!」

魔靈兒怒叱道:「你就盼著我無法向父皇交代是吧?大哥身死,我難辭其咎,魔神劍若未奪回,我母妃的處境,你可曾想過?」

「無妨,無妨!」

林奇還真是暢快至極,大包大攬道:「你母妃是我岳母,大不了我將她老人家搶回人族安頓,你父皇難道遷怒於她,非要殺她不成?」

他學著白晨馨攤了攤手,「何況現在的確沒法子,又能夠怎樣?把這大殿給拆了,陣法它也激活不了啊!」

「將身上的劍都取出來,我們試試!」

魔靈兒也知他說的確為實情,斜睨他一眼后,軟化道:「這是最後的辦法,實在不行,我也能回稟父皇。」

「我沒劍,我用刀。」

白晨馨將她那把小匕首取出,繼續攤手。

「你呢?你別告訴我你也用刀!」

魔靈兒見林奇磨磨蹭蹭,嬌叱道:「快將你的劍都取出,一把把的試。」

「我就這一把黑劍,得的那把不是給了離泉嗎?」

林奇壞笑著持劍步步靠近石碑,「若真是那把,離泉又沒上來,你說是不是天意?讓鳳舞去取,她必然不肯給,嘿嘿!」

『轟!』

然而他無以為意、只準備走過場將黑劍朝那凹槽貼去,卻霎時鳴響一道巨大轟鳴。

「啊?它……它……它……不會吧!」

平日巧舌如簧的林奇,頓時被這突變驚成了結巴,只見巨響過後,石碑剎那間光芒閃耀,道道光暈將其逐步點亮。

「這唯一的一把劍就激活了?」

他不可置信的望向白晨馨,以確定真偽。

「陣法確實已活,看來你一直隨身的這把黑劍就是陣匙。」

白晨馨從震驚中恢復,朝他肯定點頭。

「奶奶的個熊!」

林奇暗自咬牙,不顧危險的電閃伸手,竟又將黑劍給順利取出。

可惜一切都是徒勞,這陣法根本不曾停滯,眼看石碑即將全部亮起。

「這是天意,你再明目張胆的動手破壞試試!」

他仍不死心,就待一劍劈去,卻被魔靈兒厲聲喝止,且嬌軀擋在了劍前。

「我看這石頭不錯,弄塊下來做個紀念,我怎會與你對著干呢,是吧?」

林奇內心嘆息,陣法已不可阻止,收劍擺手道:「你放心,它真要出世,誰也攔不住,別緊張,別緊張哈。」

高空的轟鳴聲,將巨山上下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去。

他們紛紛抬頭仰望,見那高高在上的夢幻大殿,驟然散發光輝,旋即,一道巨幅光束自大殿中心底端,朝下方巨山之巔激射。

『嘭!』……

那光束猶如浩天宏雷,立時將山頂劈打得亂石紛落,並且毫不間斷的雷霆襲擊不止。

原本瑩潤的殿身,隨著光束的持續,光芒逐漸黯淡的向下緩緩飄移。

直至驚天聲響再起,那大殿已穩穩落于山頂之上,將原本噴發靈水,現時擊出更大的深坑掩蓋。

外間氣勢恢宏的動靜,身處殿內的他們卻感受不深,只因石碑在全部點亮后,猛然發出絢爛至極的光彩,以及滾滾浩然天雷巨響。

待一切消弭,他們抬目而望,石碑已無影無蹤,原位僅餘一道縹緲仿若門戶的虛影,上有字跡閃現一息。

『三才精魂眠何處,何處精魂眠?』

『三才伏低不望遠,才聞岐路拒直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仙翱九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仙翱九天 仙翱九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陣啟

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