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烽煙 第一百零三章,涅槃膏

大漠烽煙 第一百零三章,涅槃膏

神廟的前殿沒有供奉什麼神明,這也和祆教的一貫作風大相徑庭。

不過這一團團巨大的墓中火焰倒也令得神殿當中十分明亮。

科考隊們環看四周,牆壁上多畫著許多千奇百怪的壁畫,而這些壁畫上的所包含的內容極為龐雜。

雖然經過烈焰燒灼,但是牆壁上的畫反倒是更顯得清晰了。

據賈教授說,這些壁畫都是採用天然的礦石顏料,所以烈焰焚燒之後,反倒是讓色澤更加沉澱。

壁畫中既有漢人墓室當中的玄鳥,星辰,伏羲女媧,神仙方士。

也有西域壁畫中金髮碧眼,毛髮捲曲的胡人神明。

而當中還有不少佛教的圖騰壁畫,比如《胡商遇盜圖》。

畫面上有一隊胡商,剛轉過山頭,山谷中就衝出持刀搶劫的強盜,商人們膽顫心驚,露出惶恐、乞求的神色。

這是大乘佛教《妙法蓮花經》的故事,《妙法蓮花經》也叫《法華經》,廣泛流傳於古印度,尼泊爾以及中亞地區。南北朝時期民間把他稱為《觀音經》

經過龜茲國的翻譯大師鳩摩羅什翻譯成漢文。

而這一則故事則是講述,胡商遇見強盜,只要安心念經就能度過此劫,藉此來歌頌佛法強大。

不難看出龜茲國的這座城邦,的確為當年絲綢之路上,東西方文明的交匯之地。

就連宗教,也是多方雜流,與其說是什麼什麼的大融合,不如說成一鍋大雜燴。

其他人都紛紛觀察著壁畫上面所記載的故事,雖然漢傳壁畫的年代對於其他壁畫來說更為久遠,運用的顏料也不如其他流派的壁畫那般天花亂墜,五顏六色。

可是在造詣和審美和浪漫的意境之上,早就遠遠超過其他宗派的畫法,簡單的筆墨線勾勒,配合上二三種自然的顏色,出來的悠揚意蘊,和對仙界的浪漫遐想,令得在場科考隊員無不嘆服。

呂嘉一看著漢傳壁畫愣了一會兒神。一面牆壁上正好寫滿了關於吐火羅文的文字,就連賈教授也只是拍照記錄,而她卻愀然站在石壁之下錚錚望著。

因為呂嘉一是可以直接閱讀吐火羅文的天才。

薛璞心有疑問走上前去,聽她口中暗念著類似英文和俄文的語言,臉上多是思索的顏色。

火光映照在她清純乾淨的臉上,眼眸中流露出一股專註的魅力。

看著石壁上橫排書寫有如蝌蚪一樣的吐火羅文,薛璞問道:「有什麼發現?」

「是《彌勒會見記》一部戲劇,主要描寫了未來佛彌勒的不平凡的一生。」呂嘉一說道。

「原來是一部宗教文學,當中可有什麼線索?」薛璞問道。

呂嘉一面色凝愁,指了指吐火羅文的最後一段:「這部的內容和當年焉耆出土的《彌勒會見記》內容大體相當。只是在最後多出了這樣一段話。」

跟著呂嘉一的指示薛璞定睛看去,他自是不認得當中字樣。

而呂嘉一則翻譯道:「這句話寫的是,世界的初始是一團火,世界的終結亦是一團火。所有靈魂將在聖火中永生,火之將熄,黑暗永至...」

「聖火中永生...火之將熄滅...」薛璞喃喃的念著呂嘉一翻譯出來的句子:「這寫的是什麼?教義嗎?還是創世神話?」

呂嘉一搖了搖頭道:「不清楚,我雖然能通讀吐火羅文,但是當中細節和深意我無法理解深刻。」

瑣羅亞斯德教認為,世界的初始是一團生命之火,火焰照亮黑暗,便有了光明和黑暗,善良與邪惡,生命和死亡。

然而火之將熄,黑暗永至,似乎在訴說什麼可怕的事情,薛璞一時也想不出什麼答案。

很顯然這是一段具有宗教色彩的文字,而博學淵博的賈文章教授也在幾分鐘之後,從這座石壁上的文字里得出了,光明,黑暗,生存,死亡,善良,邪惡的幾個辭彙。

誰知就在科考隊做著文物的記錄工作之時,兩聲巨響伴隨著極大的衝擊力,撼動了整個神殿。

呂嘉一閃了一個踉蹌,被薛璞扶住。

眾人腳下忽然一併搖晃。

不好!通向神殿後殿的出口也被封死了!

隨著王曉東的一聲大喊,只見又是兩塊斷龍石砸下,把神殿之內封堵的水泄不通。

咳咳咳!咳咳咳!

神殿常年乾燥,巨石激發的煙土煙塵,瞬間瀰漫了整個神殿。

烏煙瘴氣的環境下,周昀峰揮手狂扇著煙塵:「咳咳咳!太嗆人了!」

瀰漫的煙霧令得人們睜不開眼睛。

突然周昀峰腳下一滑險些栽倒,他由於登山穿著防水鞋,黑色的液體沒有浸濕和滲透他的鞋子。他呼喊道:「大老鐵不好了!你看!這流出來的是什麼?黑色精嗎?」

周昀峰捂著摳鼻,用手指向牆縫隙,只見牆壁之間如泉水一般流下了黑色粘稠的液體,液體粘稠且滑,確實如黑色精華一般。

同時空中瀰漫出一種惡臭...

黑色的液體,一點點流動,賈教授神色一愣,推了推眼鏡,用手輕輕去觸碰流出來的黑精。

薛璞一驚:「教授快住手!別碰!」

老學者哪裡來得及,已經把黑色的粘稠液體粘在指尖搓了搓,很是潤滑:「是石油...同志們是石油啊!」

科考隊們瞬間炸鍋,這地下怎麼還有石油!?

不好,這室內點有明火,一旦和石油接觸,大家不都成了烤肉?

看著那牆壁里滾滾流出的黑色液體,和不是噴濺火星的長明燈。

二者一旦交融,後果不堪設想。

這石油古人稱之為「石脂」,很早之前就作為燃料進行使用,雖然規模不大但是文獻中的確有記載。

而石油的燃燒的溫度,恰恰可以突破八百甚至是一千度,這樣正是石頭可以產生窯變的溫度。

很多西域的國王為了防止盜墓者挖掘自己的墳墓,便把自己的墳墓埋在石油田的下面。

一旦有盜墓者闖入,便會利用石油和長明燈技術使得墓穴之內變成一片火海,從而防止盜墓賊。

賈教授甚是淡定,他多年來地質勘探經驗豐富,就是多次科考出行的經歷也讓他成為有櫻空家族選中的他隨隊的原因。

他以為薛璞沒有什麼經驗,故而反應激烈於是安慰道:「小薛同志不要擔心,是「石油」不要怕。我們只要不讓明火粘在上面...就好啦!」

說著說著,賈教授突然雙手捂緊喉嚨,臉色漲紅十分痛苦,他踉蹌幾步,有些站不穩了。

緊接著踉蹌幾步。

薛璞和陳浩鵬正去扶住他,只見賈文章教授臉色蒼白,眼瞳中儘是惶恐與震驚。

未等科考隊出手施救,老教授猛的一口鮮血吐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登時就死了。

死了...

科考隊一眾心驚,剛才還在談笑風生的賈教授竟然,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就是見慣生死的靈探薛璞也不由得心中感慨。

看著賈教授發青的臉,櫻空桃子心頭一慌,越發害怕,忙撇了周昀峰扶住薛璞的胳膊問道:「薛桑!薛桑!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薛璞眉頭一蹙說道:「大家,小心我們看見的不是石油,而是石油配合各種毒蟲毒藥調製出來的一種劇毒「涅槃膏」粘身則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都市當靈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在都市當靈探目錄 我在都市當靈探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大漠烽煙 第一百零三章,涅槃膏

9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