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月山習

第30章 月山習

第30章月山習

「月山習,你怎麼來了?」

董香非常冷漠的說。

董香除了在殤的面前,表現的是非常溫柔,在面對其他人的時候,都是表現的是非常冷漠的,而且是非常冷酷的,給人一種不能夠親近的那種感覺,讓旁邊的人都感到非常的冷酷。

「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月山習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這個時候月山習就環視了四周,這個時候就看到了殤,因為殤是剛剛來到這裡的,而且也不經常出門,所以說有些人他還是沒有見過的,就比如月山習就沒有見到過殤,殤也沒有見到過月山習。

「你是新來的?」

月山習走到了殤的面前。

「是的,剛來不久。」

殤非常平靜的說。

殤知道這個人是非常的不靠譜的,而且這個人對自己是有些想法的,但是殤並不懼怕這個人,不管這個人有什麼樣的動作或者行為,殤根本就是不害怕,雖然這個人在20區是非常厲害的一個人。

「我怎麼說從來都沒有見過你呢。」

月山習在殤的四周環繞了一圈。

「如果你要是來這裡喝咖啡的話,我是非常歡迎你的,你可以坐在這裡,我們為你泡一杯咖啡,如果你要是,在這裡搗亂的話,那麼請你出去,我們這裡並不歡迎,這些想要在這裡搗亂的一些人。」

殤非常平靜的看著月山習的眼睛。

這一下子讓月山習感到非常的吃驚,沒有想到面前的這個人竟然敢直視自己的眼睛,難道竟然沒有聽說過自己的名號?還是說沒有聽說過自己竟然敢這樣對待自己?這樣月山習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叫什麼名字?」

月山習立馬轉移話題。

「殤。」

殤說出來名字之後,氣勢一下子壓住了月山習。

「很好,到時候我會來找你的,殤君。」

說完之後月山習就直接推門而走了。

「殤,你要小心著一個人,這個人可不是什麼好人,你一定要小心,這個人在20區可是非常厲害的,而且還是一個非常麻煩的一個人物。」

董香有些擔心的說,雖然說董香對殤還是非常有信心的,但是有時候還是不得不多提醒一下,還是比較好。

「放心吧,我會注意到,而且我也知道這個人對我是有一些敵意的,所以說這個你放心,我會注意的。」

殤在心中默默的記下了這個人。

「好啦,現在的事情已經忙完了,那麼我們就去上學了。」

殤突然對店裡的人說。

「好的,你們兩個就去上學吧,你們一定要好好的去學習。」

店裡的人鼓勵道。

說完殤和董香,就去上學了。

轉眼間,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董香的好朋友依子坐在董香的對面。

「你怎麼又吃這個麵包啊,你知不知道吃麵包對身體是非常不好的,而且根本就沒有什麼營養,這樣的話你的身體肯定是受不了的,你為什麼不帶些別的東西吃呢?這樣的話,就可以補充一下營養。」

依子就有些非常不高興的說。

「沒事的,我吃這個就行,我現在已經吃習慣了,你看我也沒有什麼事情對不對?」

董香不可能告訴依子自己不可能吃那些東西。

「這不行。」

說著依子就從自己的飯碗里夾了一塊美食,就遞到了董香的嘴邊。

「來張嘴把它吃下去,這樣的話就有營養了。」

依子說。

為了不讓依子有所懷疑,為了不讓依子傷心,董香只能把這一塊東西給吃了下去。

「非常好吃。」

董香誇獎的說。

中午飯結束的時候,董香說自己要上廁所,然後就來到了廁所裡面。

這個時候,董香就突然趴在馬桶上,就開始嘔吐起來,因為董香是喰種,根本就不可能吃這些東西,吃這些東西就會感到非常的噁心,根本就咽不下去。

董香就用自己手中的礦泉水瘋狂的喝,想要把自己胃裡邊的東西給咽下去,因為這是她的好朋友,好不容易給她做的東西,她不想把這些東西給吐出來。

董香就瘋狂捶打自己的胃部,這樣的話,食物就可以到達自己的胃裡面,這樣的話,自己就可以把這些東西給吃了下去。

「下去,下去。」

董香一直在大聲的喊著。

過了一會兒,董香就停止了捶打,看樣子食物已經被董香給吃了下去,董香就一身無力的,坐在地上,靠著門。

「謝謝款待,依子。」

董香有些無力的說著。

有時候董香真的是不想吃這些東西,因為如果一旦吃的話,自己就會變得是非常難受的,根本就咽不下去這些東西,但是有時候也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好朋友,非常的失望,對自己有所懷疑,所以有時候也只能忍受這些東西。

殤坐在校園當中,認真的看著書,旁邊有著一杯自己所稱的咖啡,一邊看著一邊往咖啡裡面放了一塊糖。這是殤最休閑的時光,殤也是非常喜歡這樣的時光,一邊看著書一邊,享受著自己所沖的咖啡,真是非常舒服。

這樣的話,殤就可以進入到一種別的狀態,而且自己也變得是非常的寧靜的,變得非常的安靜,而且也是非常舒服的。殤也是非常珍惜這樣的時光,殤知道這段時光肯定不會太長。

說不定哪天就會結束這樣的時光,有可能自己,就會離開這所學校,就沒有這樣的時光可以享受了,所以說,殤每天都會珍惜這一段時間,坐在這裡,看著自己喜歡看的書,喝著自己喜歡的咖啡,這樣真的是非常的享受。

就在殤準備放進另一顆糖的時候,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緊跟著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殤君,你好。」

「你怎麼來了?月山習。」

殤沒有抬頭去看,一直的看著自己的書,因為他知道這個聲音的人是誰?而且殤也知道也是非常清楚的,這個人來到這裡有什麼的目的?

「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月山習笑著說。

「可以。」

殤頭也沒有抬,一直的在看自己的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之宇智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之宇智波目錄 神之宇智波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月山習

9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