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捨身咒

第630章 捨身咒

「嗖!——」

還沒等眾人從詫異中回過神來,一抹刀光忽然在獸籠之中閃過,只見天狼架起達瓦諾布手中戒棍的同時,身形貼地俯衝而出,刀鋒橫斬向達瓦諾布的雙腿,逼得達瓦諾布只能提棍後撤。

不過韓嫣蘿的身影隨即追上,手中唐橫刀帶著烈烈罡風,迅疾如閃電般,一刀接著一刀斬向達瓦諾布。

達瓦諾布一面試圖避讓,一面飛快地以戒棍格擋劈來的那一道道刀影。

一時間,角斗場上「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就好似正下著一陣冰雹一般,與此同時獸籠之中兩方交手激蕩起的罡風氣浪,一浪接著一浪撞在眾人胸口,一些修為稍弱的看客,直接昏死了過去,這讓鬼市不得不得打開看台的結界。

「轟!——」

但就在眾人以為,這種僵持還會持續很長時間的時候,獸籠之中達瓦諾布周身金光四溢,生生抗住了天狼劈來的一刀。

與此同時,他手中戒棍,一棍迎著韓嫣蘿胸口戳出。

「砰」的一聲,韓嫣蘿周身護體罡氣碎裂,整個人如一條直線倒飛而起,再一次重重地撞在了鐵柵欄上。

不過他這一次,受的傷,很明顯比上一次要重。

看到這一幕的李白眉頭一擰,隨即以德勒的語氣沖場中怒吼道:「你們這是在舞弊,這達瓦諾布的手段,分明已經超出了四品!」

在吐蕃法師修士中,四品相當於鍊氣,超出四品也就相當於進入了築基期。

而李白也並非隨意一說,而是那達瓦諾布剛剛當下韓嫣蘿那一道的護體金光,完完全全是築基期修士才有的力量。

「德勒,你休要信口雌黃,天珠手鏈未斷,我們就不算舞弊!」

托雷義正言辭地回了李白一句。

「規矩如此,這不算舞弊。」

而場外的黑白二使在沉默了片刻之後也跟著開口了。

他們並非偏袒托雷,而是規則的的確確就是如此。

李白看了眼場內,發現正如幾人所言,達瓦諾布手腕處的天珠並未損壞。

「這達瓦諾布據說被布達拉宮廢除了法力,可能就是因為這一點那天珠手鏈才會沒有反應,那超出四品法師才有護體金光,應當是他體內殘存的法力,也正因為如此,那托雷才會將他當做殺手鐧。」

看著獸籠中韓嫣蘿節節敗退,李白很快就想通了個中關節。

「不行……得插手。」

很快他便拿定了主意,只覺得就算這次對賭失利,也不能搭上韓嫣蘿,畢竟救苔花的機會還有,韓嫣蘿掛了他就真的沒辦法回長安向玉真公主交差了。

「德勒少爺,請放心的交給我天狼,我馬上就將這賊人腦袋取來給你!」

就在李白準備叫停這場比試時,樓下獸籠內忽然傳來了韓嫣蘿的聲音。

這話表面上是跟「德勒」說的,但李白卻很清楚,韓嫣蘿這話其實是在跟自己說。

簡單來說,便是韓嫣蘿猜到他準備插手,提前出聲阻止了他。

「這女人,比薔薇還要倔!」

李白有些無奈地坐了回去。

但話說回來,他也不認為韓嫣蘿是一個一意孤行的人,之所以這麼做,定然是對制服那達瓦有一定的把握。

於是抱著這一絲期待,他重新將視線鎖定樓下獸籠,想著只要下方出現不測,他就算冒著暴露的風險也要把韓嫣蘿救出去。

「砰!」

幾乎在他重新將目光投向獸籠的同時,韓嫣蘿再次被那苦行僧達瓦的戒棍擊中,身軀重重撞向身後鐵柵欄。

「嫣蘿姐每次都只慢一拍,那達瓦的棍法應該沒有表面看起來的那般簡單,嫣蘿姐姐應當便是受制於此。」

在看過韓嫣蘿挨的這幾棒后,李白已經隱隱猜到了些那達瓦棍法的特殊。

不過場上的形勢根本容不得他去細想。

只見韓嫣蘿被一棍擊飛的同時,那達瓦的身形已然消失在原地,化作一道紅褐色殘影出現在韓嫣蘿面前,手中戒棍沒有一絲一毫猶豫地,一股戳向韓嫣蘿額頭。

而韓嫣蘿的身體,此時甚至還沒從鐵柵欄上掉下。

這一刻,李白只覺得,已經不能再等下去了。

不過就在他再一次準備叫停這場比試時,一陣濃烈的殺意,忽然如狂風般從獸籠之中席捲而上。

下一刻,李白便只目瞪口呆地望見,周身炸開一團血霧的韓嫣蘿,雙腳猛然在那鐵柵欄上一蹬。

「轟!——」

一道破空聲隨之炸響,整個獸籠跟著崩散。

而韓嫣蘿的血色身影,已然攜著一道刀光,在獸籠的上空一閃而過。

再出現時,她已經悄無聲息地,站在了苦行僧達瓦身後,兩者隔著一丈的距離。

「叮!……」

韓嫣蘿緩緩收刀入鞘。

她臉上沒有半絲血氣,隱入袖中那隻烙有朱顏衛特殊印記的手臂,此時布滿了一道道詭異符文,那符文就好似吸血沖一般,正拚命吞噬著她的血氣跟元力。

「你……」

這時,苦行僧達瓦十分僵硬轉過身來,眼神之中滿是驚愕跟難以置信。

「你……你是……你是朱……」

「砰……」

他忽然抬起手指向韓嫣蘿,拚命地想要說話這句話,但話說到一半時,他的身體驟然噴濺出一道道血花,就好似被水囊被扎出了許多個窟窿一般。

「砰砰砰砰……」

而且很快,他的腦袋一歪,直接掉落下來,似是一直皮球般在地面不停彈起又落下,最終滾落到了台下。

「認出了我朱顏衛的捨身咒……你果然死有餘辜。」

韓嫣蘿語氣冰冷地低聲嘀咕道。

朱顏衛身上的血契,既有制約朱顏衛的能力,也有以血氣激發潛能的能力,這種能力又叫「捨身咒」,每一名朱顏衛畢生也不過只能使用三次,每使用一次壽元便會折損至少二十年,輕易不會使用。

不過韓嫣蘿不在乎。

當然她也不怕有人認出他朱顏衛的身份,因為除非同為朱顏衛,就只有像是這苦行僧這種,既與她親自交過手,又了解朱顏衛的人,方才能夠一眼認出捨身咒,否則這更像是一種損耗氣血提升實力的手段。

接著,韓嫣蘿慢慢舉起那隻戴著天珠手鏈的手臂,然後語氣冷漠地高聲道:

「天珠手鏈完好無損,我沒壞規矩,是贏了他,殺了他。」

而就在她說這話的同時,托雷那一側看台的一個陰暗角落裡,苔花怔怔地看著這一幕,臉頰的淚珠簌簌地往下落。

「她們……沒有忘記我……她們沒有忘記我!」

就如苦行僧達瓦認出了韓嫣蘿的身份一樣,同為朱顏衛的她,如何認不出韓嫣蘿的捨身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氪金劍仙李太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氪金劍仙李太白目錄 氪金劍仙李太白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0章 捨身咒

9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