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我做的你能怎麼著

第620章 我做的你能怎麼著

滿眼心疼,她寧願自己吃苦也不願意借力現有的資源這是令他十分不解。

池晚晚將眼帘低垂得更重不敢看他,畢竟她說了謊。

「對不起……」她感覺抱歉,並不是因為自己做了什麼錯事。

感覺自己對不住他的一片良苦用心,她當然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和想法都是為了自己考慮。

「如果你在意我們之間的感情的話,你怎麼不聽我的話,難道我和你現在的感情還沒有你那些工作重要?」薄席幕有些激動。

他將他的不理解抒發出來令池晚晚一時不知如何解釋。

「你冷靜一下好么,我知道我沒有提前跟你打聲招呼自作主張是我不對。」

她想要薄席幕明白她怎麼想的,之前和他結婚是為了錢為了一個承諾,而現在她的想法有了些許的改變。

「你知道我可以藉助我所有資源幫你?」薄席幕突然抓住晚晚的手,犀利目光。

池晚晚眼裡泛起淚。

「我知道。」

說完池晚晚也激動。

她希望薄席幕能夠理解她內心真實的想法,支持她做法。

即便是他不肯接受和同意,薄席幕當然理解她的苦衷,他只是心疼她的處境。

「我不准你出去找工作,你出去工作?」

「為什麼?」池晚晚不解。

池晚晚將心裡顧慮講了出來,她無奈。

席幕沒有聽進去她的理論掏出一張卡片放置於桌上,莫名其妙。

嘴角泛起絲絲得意和驕傲的弧度,身體倚靠在椅背上,這張卡對於他來說無足輕重,他將這張卡什麼意思?

「給我做什麼?」池晚晚沒有想太多。

席幕將咖啡杯剛放在嘴邊差點將嘴裡的咖啡噴出。

「這張卡隨你怎麼用都行。」他將這張卡片交給池晚晚。

「我不能收。」

沒將卡片收到自己的包里,之前為了自己薄席幕也費了好多的心思,她不想欠他太多。

薄席幕目瞪口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將卡片拾起來,「你不聽話,晚上再來幾十個回合。」

池晚晚無語。

這傢伙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臉灼燒得通紅。

一想到薄席幕霸道不羈的吻有些懼怕,好漢不吃眼前虧乖乖收了卡。

在公司,她休息時間去了洗手間,大廳內有人走了進來,池晚晚剛想要離開洗手間,耳邊傳來一陣熟悉得意聲。

「我看她啊就是傻,說不定哪個嘴不嚴實將事情露出去。」

這聲音耳熟。

一時間池晚晚倒是沒想起來是誰。

「她又在搞什麼?」

池晚晚默默在心中嘟囔,陸倩文並不知道洗手間內有人得意的笑,更加肆無忌憚。

「池晚晚怎麼不會想到,他弟弟事是我策劃,我倒要看看她能夠嘚瑟多久。」

此話一出晚晚怔住。

原來所有的事情都是刻意安排?

陸倩文意猶未盡在電話這邊樂,卻不知道晚晚已經從洗手間內走出來正站在她的身後。

「陸倩文!」

倩文還沒有回過神來,電話已經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晚晚揮拳重重地給了她一耳光,力量不輕,倩文頓時感覺臉蛋火辣辣疼。

差點將她的臉毀容,陸倩文愣住。

「你怎麼會在這裡?」

她抬手捂住臉眼裡滿是驚恐,「我怎麼會在這裡不重要,我問你那些事情都是你一手策劃的對不對?陸倩文!」

此刻池晚晚失去了理智,怒火中燒,這女人的心腸歹毒啊。

「怎麼著,那些事情都是我叫人安排的,你能把我怎麼樣?」陸倩文死不要臉仰著脖子叫囂。

她不相信她能夠做出什麼天大的事情來。

晚晚沒有給她繼續嘚瑟的機會,衝上去揪住她的頭髮狠狠地將她拽倒在地。

「池晚晚!你瘋了么?鬆手,疼死了。」

洗手間大廳內嚎叫聲此起彼伏,兩女人廝打在一起。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不知什麼時候阿姨站在她們面前,池晚晚氣不過自己的弟弟因賤女人受了不少的委屈,連自己也因為此事受到了牽連。

沒過多久全身無力快要支撐不住,眼皮卻沉得厲害。

「住手!」

熟悉聲音竄入耳膜。

池晚晚感覺自己得救,溫柔聲音盤旋耳畔,晚晚慢慢睜開雙眼。

稜角分明的面容出現在眼底,他眼裡泛起絲絲心疼的漣漪,她能夠感覺到他在擔心。

席幕伸手輕輕撫摸著晚晚受傷的臉,眼底滿滿的溫存。

「我……」池晚晚想要張口說話,打架時用力過猛嘴角處現出傷。

一開口一陣疼痛感,薄席幕用手堵住她嘴唇示意她不要多說,晚晚眼裡泛起了淚,並不是覺得自己很是委屈只是覺得自己很無用。

她自責。

「我不會讓她好過的,醫生說你要修養一段時間。」薄席幕安撫。

這時還在考慮其他,真傻。

薄席幕只希望她能夠善待自己好好休養,晚晚欲言。

薄席幕嘴角輕啟笑了。

「事情你不用管了。」

他將被子為她蓋好,深邃的眸眼充滿著溫柔。

池晚晚語塞昏沉睡了過去,她睡得是如此的安穩,薄席幕的公事繁忙最近公司發生了不少的事情讓他焦頭爛額。

「怎麼了?」

這麼晚電話不斷,公司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

趕到集團公司立馬將那家公司收購,助理接到老總的電話,心想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老總的脾氣他是清楚。

「叫那小子立馬出現在我面前!」

薄父將手裡的茶杯重重砸在辦公桌上,心裡一團怒火。

「公司有急事要處理,等會就到了。」助理替總裁打著馬虎眼。

薄席幕接到助理電話馬不停蹄趕往公司,他當然了解老爸的脾氣,通常他不會聽從這老爺子的安排。

電話再次響起。

薄席幕照舊姍姍來遲,餐桌上坐著幾位客人他並不認識。

「你是不是收購其他公司?這樣做的後果會怎麼樣你有想過么?」

席幕沒有先開口,老爺子在客人面前泄憤,他沒有吭聲站在那裡,在座的賓客面面相覷沒人做聲。

尷尬氣氛,老爺按捺不住內心的火氣罵。

「我看席幕沒錯,你做什麼?」

薄席幕有些不耐煩,「你和晚晚啊該著急,你知道么?」

他轉身想要離開,逃避這個令人厭煩的話題,「你要去哪裡?你給我站住!」

薄席幕沒回頭,對於老爸怒火衝天的態度視而不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閃婚厚愛:首席寵妻超給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閃婚厚愛:首席寵妻超給力目錄 閃婚厚愛:首席寵妻超給力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0章 我做的你能怎麼著

9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