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不知有哪些羈絆?

第1019章 不知有哪些羈絆?

「各位,手裡竹籤標號一樣的,就是本次擂台的對手。」天滄溫和道。

徐方看了眼手裡的竹籤,最上端氤氳了一下,浮現出了一個「一」的數字。

「看來結果已經出來了,徐方和熊如山是對手,葉凡和星雲是對手。四位,去你們的擂台,開始吧!」天滄振聲道。

咚咚咚——

廣場北側響起了一陣激昂的戰鼓聲,眾人扭頭看去,就見廣場最邊緣,有學院的導師揮舞著鼓槌敲打戰鼓。

哪怕是徐方,都感覺自己的血液有些沸騰。

熊如山人如其名,身材魁梧壯碩,如同一隻棕熊,只是看上一眼,就覺得他極有力量。

「沒想到你竟然能打敗紫影!」熊如山睥睨著徐方,語氣雖然驚訝,但並未將徐方放在眼裡。

「僥倖罷了,學長,請指教。」徐方溫和道。

「那你可要小心了!」

話音剛落,熊如山就朝徐方快速奔來。

他的武器,是一把重刀。

快要接近徐方之際,熊如山的重刀,朝徐方橫掃而來。

重刀上泛著赤紅的刀罡,裹挾摧毀一切的氣息,以及雄霸的刀意。

徐方心頭微凜,這些學院翹楚,不愧都是天才,熊如山竟然把重刀修鍊到了入意!

熊如山的實力,和紫影一樣,都是鎮靈境中期。

徐方沒有動用更高的修為,同樣用出了鎮靈境中期的力量。

面對熊如山這一刀,徐方並沒有後退,身形快速朝前衝去,然後揮拳狠狠砸在熊如山的刀背上。

鐺——

一刀清脆的金屬長鳴傳開,音浪讓不少人的耳朵有些不舒服。

重刀被徐方砸中一拳,朝一旁偏移,徐方沒有怠慢,身形一個迴旋,順勢近身,一肘子朝熊如山而去。

熊如山心裡大驚,他剛剛這一刀聲勢十足,本想給徐方一個下馬威。畢竟如此猛烈的一刀,哪怕是學院公認的第一葉凡,也不會輕易與他對碰。

但徐方不僅硬碰硬接下了這一刀,還對他進行了近戰反攻!

無奈之下,熊如山急忙躲避,徐方的招式卻如流水,綿綿不絕。熊如山後退,徐方就跟進。眨眼間,徐方就和熊如山對碰了幾拳。

熊如山心裡叫苦不迭,徐方的格鬥顯然到了入意,被一個同境界的格鬥高手近身,委實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

砰砰砰砰砰!

徐方的攻擊強勢又緊密,而且無孔不入,專挑熊如山防禦薄弱的地方去,沒多會,熊如山就落了下風,被徐方壓著打。

「熊如山對徐方的了解太少了,只要早點知道徐方的拳法已經超越入意,他剛開始肯定不會選擇近身一刀。」天滄點評道:「現在被徐方纏上,除非用輕傷的代價震開徐方,不然沒有擺脫徐方的機會。但一旦受了傷,處境也不會太妙。這局,熊如山懸了。」

「徐方這傢伙,戰鬥經驗太老練了。」雲鶴稱讚一聲。

唐重眼裡有些憂慮,熊如山是他學院的學生,今天不會折在新生手裡吧?

很快,徐方就用實際情況證實了唐重的猜測。

在徐方又一次打在熊如山的空門處,趁著熊如山氣機不穩之際,徐方直接打出了歸真一拳。

砰!

熊如山的身形立刻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一下竟然沒能爬起來。

徐方拱了拱手,道:「學長,承讓!」

轟——

台下嘩然聲再次響起!

當親眼看到徐方的實力,大家才意識到,這個新生真的不容小覷。

熊如山感覺大腦一片空白,自己竟然敗給了一名新生?

屈辱、傷心、憋悶的感覺湧上心頭,熊如山突然一躍而起,手裡的重刀,泛起了幽幽的藍光。

「再接我一招!」

「開山式!」

恐怖的氣息在重刀上匯聚,隨即呼嘯朝徐方奔去。

周圍的學生們駭然的看向這一刀,刀意鋒利,似乎真的可以劈開一座山脈!

徐方眉頭一皺,剛剛在熊如山倒地的時候,自己只要跟上,就可以讓他徹底失去戰鬥力。

想著都是大千學院的學生,自己點到為止就得了,沒想到熊如山這麼輸不起!

強忍著一劍劈死這傢伙的衝動,徐方朝前輕輕打出一拳。

看似輕鬆無力的一拳,在打出拳罡的瞬間,周圍的氣壓陡然變低,然後就見兇猛的藍色劍意,像是消融一般,緩緩消失於天地。

砰!

一道爆破聲響起,狂暴的勁風四散,熊如山的身形倒飛了出去。

擔心這傢伙不依不撓,徐方一道暗器打在熊如山的腦袋,熊如山本就受傷,哪裡避的過去,瞬間陷入昏迷。

徐方沖著裁判台拱了拱手,然後跳下了擂台。

「歸真一拳,果然恐怖!」雲鶴嘖嘖感嘆。

拳奇眼裡閃現著心馳神往的光芒,他的拳法已經入意,但距離歸真,至今還沒摸到門檻,沒想到一名學生,竟然提前達到了。

「武技的作用,就是體現出更多的意境,但不管武技多麼精妙,距離歸真都差了些。」唐重嘆了口氣:「熊如山雖然不錯,不過還是浮躁了一些,希望這次戰鬥,能讓他漲些經驗吧。」

葉凡和星雲,也是鎮靈境中期的實力,兩人持續了一段時間才結束戰鬥。

徐方看的出來,葉凡應該留有後手,因為在戰鬥中,他更顯得遊刃有餘一些。

本就只是為了選出前三的學生,這次比試后,徐方和葉凡直接晉級,等待去參加五院爭霸即可。明天熊如山和星雲,還會再打一場,獲勝者將與他們一起前往學院爭霸賽。

「恭喜兩位,一百萬積分已經到了你們玉牌里,三周后,你們在這裡集合,我們一起動身前往『地心大陸』。」天滄溫和說道。

徐方和葉凡急忙拱手:「多謝學院饋贈!」

徐方笑嘻嘻道:「院長,院首,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

「去忙吧。」鈴音知道徐方忙著煉丹,揮揮手讓徐方離開。

徐方告了聲罪,便回了鈴音的院子。

來到後院,徐方把六個煉丹爐放出來,開始瘋狂刷著經驗。

深夜,徐方正煉丹時,收到了鈴音的傳音:「等你煉製完這爐丹,過來陪我修鍊,我業火現在有點壓制不住了。」

徐方心裡一喜,回應道:「好,再等一刻就能煉好。」

一刻鐘后,徐方將丹藥收進玉罐,簡單沖了個澡,便來到了鈴音的房間。

……

翌日,清晨。

鈴音雖然有些疲憊,但臉上卻無比紅潤。

她驚喜的發現,自己在虛空境的桎梏,已經略有鬆動,預計再和徐方修鍊兩次,就有機會踏入道境!

徐方同樣非常欣喜。

系統剛剛來了一條新提示:「實力+15000。」

人物面板的信息,也實時更新:

【人物:徐方】

【實力:虛空境初期(3040045000)】

對於這樣的漲幅,徐方心裡大為驚嘆,欣喜道:「院首,我感覺這次獲得的靈氣,比之前都多。」

鈴音心情很好,沒有和徐方賣關子,解釋道:「我實力已經到了虛空境巔峰,隨時都有突破至道境的可能,產生的業火也非常猛烈,如果你能吸收的話,對你的回饋是很大的。」

徐方心中瞭然,笑道:「那就祝院首早日踏入道境!」

「真心祝福呢?」

「那必須的。」

鈴音玩味道:「等我步入道境,再與你修鍊,就不能帶給你好處了。」

「修鍊一途本就充滿了艱難險阻,修行速度極慢。能與院首修鍊過一段時間,已經是天賜機緣,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徐方反問道。

鈴音心頭一震。

她最近很享受實力一日千里的喜悅,但也時常患得患失,萬一自己進入道境,就沒這種進階速度了。

今天聽到徐方的話,她瞬間就擺正了心態。

與徐方結為道侶,已經是大機緣,自己還不滿意,貪念未免過重。有了貪念,日後必起心魔啊。

徐方這番話,可幫了她大忙。

「你能有此感悟,非常難得!」鈴音稱讚一聲,又柔聲問道:「對了,你可願做我的長期道侶?雖然等我踏入道境,對你修鍊幫助不大,但也不能說完全沒幫助。」

徐方看著鈴音,察覺到她眼底的一絲期待,心裡不禁一緊。

自己和她修鍊,一定程度上來說,不過是一場互惠互利的交易。鈴音突然提這個條件,又是什麼意思?

「院首喜歡我?」徐方問。

鈴音的臉微紅,哼了聲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即可,不要反問我。」

徐方考慮起來,鈴音很漂亮,氣質也是上乘,與喬玉等人比起來絲毫不差,甚至韻味更勝一籌。鈴音把玉i身都交給了他,徐方作為一個男人,自然不希望鈴音以後再與別人成為道侶。

但身份尊貴的鈴音,能否接受喬玉等人?

而且鈴音對他的態度,究竟是因為產生了愛情,還是單純的把他當陪練工具?

看徐方竟然還要考慮,鈴音羞惱道:「不同意就算了,又沒勉強你!」

徐方看著有些小脾氣的鈴音,苦笑道:「院首,我心裡自然是樂意的,只是有很多羈絆,不知道我們能否克服。」

鈴音以為徐方在敷衍她,瞪著徐方冷聲質問:「有哪些羈絆?不妨說出來聽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性感尤物纏上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性感尤物纏上我 性感尤物纏上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9章 不知有哪些羈絆?

9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