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哥哥重要還是晶核重要

第186章 哥哥重要還是晶核重要

事實上,保險柜的密碼也只有洪老大清楚,老林沒法保證能從洪老大口中得到密碼,所以,雖然很想答應凌子拓,老林還是猶豫地回答:「實在抱歉,你們也知道洪老大的為人,我沒辦法一定能打得開這保險柜的。」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得到密碼。」凌子桐說。

說來也不過禮貌的問題,如果凌子拓跟凌子桐願意,別說看一眼,就是要將這儲存室的東西全部佔為己有,恐怕也無人阻止。

老林沒有拒絕的餘地。

「那就按姑娘說的。」老林笑道。

之後在老林的目瞪口呆中,凌子桐收起了七十包糧食。

老林不似洪老大,有嚴重的貪婪之心,他對凌子桐的空間雖多有羨慕,但從沒想過會將凌子桐的東西佔為己有。

而老林的識時務也讓凌子桐對他的印象稍好。

至於老林跟洪老大之間的恩怨,以及老林跟洪老大哪一個更壞,更陰險,凌家人不做評論,這可不關他們的事。

等再次回到外頭時,洪老大還在地上躺著,而那些被洪老大控制的倖存者仍舊站在原地,眼神獃滯。

在凌子拓跟凌子桐朝他體內注射第二針前,洪老大還想著要利用這些倖存者解決掉凌家人,現在他只能躺在地上無能為力。

而同樣被洪老大控制了的初級二級喪屍被愣愣站在原地,被凌家人砍殺殆盡。

凌子桐跟凌子拓再回來,就遍地的喪屍屍骸,還有浸透如泥土的黑青喪屍血。

至於那些女人,則大多數抱在一起瑟瑟發抖,對凌家人既害怕,又難掩崇拜。「咦,你們怎麼還沒走?」對於凌一他們殺喪屍的行為,凌子桐視而不見,或者早已經想到了,如今這山頂沒有一個站著的喪屍了,她問的是抱在一起的那些女人。

齊娟的事給了那些女人一個警告,她們有的雖然對凌家人也有覬覦,可到底也沒敢真的光明正大的看。

之前跟齊娟一起走在最前面,也是看上肖承的那個女人縮瑟在人群中,想避開凌家人厭惡的目光,可不巧,凌子桐還就偏偏點了名,凌子桐指著那女人問:「莫非你還是沒死心?」

凌子桐的目光又瞭然地在她跟肖承身上轉了轉。

肖承還在摸著自己的寶貝槍,收到凌子桐的目光,他抬頭,挑眉,然後,再所有人的注目下,肖承舉槍,對準那女人,冷冷吐出一個字:「滾。」

他雖然不是不近女色的,可那種女人還是讓他覺得噁心。

女人渾身發抖,哽咽著說:「我,我下山就會死的。」

這山上的喪屍盡數被殺了,一般喪屍少有會上山頂的,即便不巴上凌家,她也打算就留在山頂,她這具身體就是籌碼,這樣起碼還能多活一段時間。

「林老大,你收下我吧,我隨你們處置。」見老林是跟在凌子拓及凌子桐身後出現的,這女人挺了挺自己的胸部,對老林求救。

這女人以前是專門伺候洪老大的,其他兄弟縱然也有想上她的,可介於洪老大的威嚇,那些人也只能看看罷了,此時洪老大被打落成你,她就可以找那些以前曾看上他的男人。

自從經歷了自己婆娘的事,老林對女人就極為厭惡,平常也只是需要抒發時才招女人。

若是剛才跳崖的女人,老林還能對她多一兩分佩服,可對象換成眼前這個,老林是更厭惡幾分了。

聽到女人的求饒,老林直接掏槍,對準女人的太陽穴,放了一槍。

那女人臨死之前,眼中盛放的儘是不可思議。

槍聲響,女人們驚慌逃竄,尤其是站在被殺女人周圍的那幾個,她們抱著頭,連滾帶爬地往四周跑,太過驚怕,這些女人有些腿軟,跑了幾步就摔倒在地,她們不安地回頭,生怕老林下一個殺的就是她們。

這番也沒人再想著留下來了。

這些女人踉蹌著往山下跑,幾分鐘后,山頂除了凌子桐外,沒有一個女人。

「姑娘可還滿意?」老林問凌子桐。

他是看出了凌家人對這些女人的不喜,反正他也厭惡這些出賣身體的女人,順勢趕走這些人也好,這樣他的兄弟們也怪不了他。

凌子桐若有所思地看著他,沒有回答。

跟凌子拓一起走到洪老大面前,凌子桐問:「你儲存室里的保險柜密碼是多少?」

也不跟洪老大多廢話,凌子桐直接問。

自被再注射了一針,洪老大現在連轉頭的力氣都沒了,他隻眼睛轉了轉,張開嘴,無人聽得清他在說什麼。

「二哥——」凌子桐喊凌二。

凌二異能消耗最多,自上了山頂就一直坐在一角,閉目養神,剛才殺喪屍的行動他也沒參與。

聽到凌子桐的呼喊,凌二睜眼,起身走過去,端詳了一下洪老大的嘴型,凌二木著聲音說:「除非保他活著,否則他不說。」

「一個保險柜密碼就能買下你一條命,你這命是不是太便宜了點?」凌子桐譏嘲。

洪老大又張了張嘴,凌二看了會兒,跟著說:「保險柜里有好東西,也是你們需要的。」

這個『你們』指的是凌家人。

「即便沒有你的密碼,相信我們也能打得開保險柜,直接問你要密碼,不過是怕麻煩罷了。」

洪老大聞言,知道跟凌子桐是談不攏了,他閉上眼,拒絕再跟凌子桐交流。

反正他已經是最糟了,說不說都一樣,他又為什麼要這些人得逞?

就在洪老大閉上眼的時候,凌子桐突然又上前一步,精神力直接釋放,以迅猛之勢直接傾入洪老大的腦中。

洪老大睜開眼,恨恨看著凌子桐,他費力地想說話,這回卻連張嘴的力氣也消失了,洪老大眼睛瞪著銅鈴一般大小,只能任由那種疼痛源源不斷地在腦中來回攪騰。

「說是不說?」凌子桐問。

她有精神異能,可精神異能也不是萬能的,自然是不能自己得到洪老大腦中的密碼,相對來說,還是逼迫這條路最有用。

有時候身體的疼痛不可怕,最難抵擋的是腦中難以忍受的那種說不出來的疼痛。

洪老大身上很快濕透,他呼哧呼哧地喘息,眼睛瞪的更大些。

見洪老大還沒屈服,凌子桐再加重異能輸出。

在襲擊洪老大的時候,凌子桐同時感覺到體內能量開始有些小規模的躁動,那種波動最近總能感覺到,凌子桐有些疑惑,不過也知道她能控制得了這樣的不適,凌子桐並沒收回精神力,相反,她加大強度,水波蕩漾的大眼盯著洪老大,紅唇輕啟:「說還是不說?」

精神力能殺人。

可凌子桐又很好地控制了她的精神力,這讓洪老大生不能死不得。

體內能量越來越不穩,凌子桐臉色也不太好看,問話聲也越見嚴厲。

凌子拓一個健步,上前擁住凌子桐,低頭說:「桐桐,別再使用異能了。」

「不行,我一定要讓他開口。」凌子桐突然生出一股怒火來,她直接拒絕凌子拓的提議。

「桐桐!」凌子拓壓低聲音,「你是要我動手,是嗎?」

這已經是凌子拓今天第二次這麼對她用嚴酷的語氣說話了,凌子桐覺著有些委屈,她眼眶泛濕,鼓著嘴巴,說:「哥哥,我就是想知道密碼,我就是想看看裡面的東西。」

心情不好,語帶任性。

凌子拓心立馬軟了,他緩了緩語氣,說:「桐桐想知道,還有很多辦法,不一定要用你的異能。」

「哥哥,是不是我真的有什麼問題?」凌子桐本就是聰慧的,她不停地回想見到凌子拓之後所發生的事,按凌子拓的沉穩,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如此緊張,一定是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

凌子拓表情不變:「桐桐想多了,哥哥只是不想桐桐難過罷了。」

以凌子拓的道行,不管凌子桐怎麼觀察,都看不出異樣來,凌子桐勉強再一次相信了凌子拓。

「桐桐乖,哥哥今天一定讓你看到保險柜里的東西就是了。」凌子拓趁機將人攬著離開。

「那好吧。」凌子桐接受了自家哥哥的提議,反正她也正難受著,合了凌子拓的意,也算是一舉兩得。

洪老大像是死過好幾次一樣,再凌子桐收回異能后,他甚至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凌一跟凌二走了過來。

吃飽喝足,又休息這麼久,凌二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他站在洪老大腳邊,催動異能,崖邊一株老樹突然伸出枝椏來,枝椏以可見的速度迅速生長。

老樹生長出四條枝椏,分別捲住洪老大的四肢,將人拖起來,往懸崖邊轉移。

一路上,洪老大並不是被平穩的拉著,樹枝可沒同情心,它們只需要按照凌二的意願,將人拖過去就行,所以,洪老大背部著地,摩擦過凸凹不平的地面,很快背部道道血痕。

洪老大終於被拖到的崖邊,樹枝並沒停下,繼續往前移動。

洪老大終於有些怕了。

都說好死不如賴活,凌子桐剛才雖然讓他生死不能,可到底他也是活著的,這番如果樹枝鬆開,到時他就得死無全屍,洪老大張大嘴巴,呼哧呼哧地喘氣。

凌二並沒理會,現在即便洪老大想說了,他也得受點罪才行。

洪老大的身體懸空,倒是沒有像眾人預料的那樣,直接落下懸崖,反倒是被樹枝逐漸往上提,頭朝下,腳在上。

身體被倒立,洪老大臉很快憋紅。

凡是有過這種經歷的人都會知道,倒立是極不舒服的,長時間倒立后,臉上會充血,嚴重的,面上血管爆裂,疼痛難忍。

沒過多久,凌四跟龔小七,以及梁爽各搬著一個保險柜回來。

這便是凌家人的默契。

在凌子拓阻止凌子桐運用異能時,凌家其他人就已經知道怎麼做了,凌一跟凌二負責懲罰洪老大,凌四跟龔小七負責搬保險柜。

韓戚玥不想時刻接受梁爽的目光注目,他也跟著去了。

將保險柜放在地上,凌家人看向梁爽。

梁爽金系異能,可以處理任何有關金屬方面的問題,這種區區密碼鎖完全不是問題。

之所以沒有一開始就麻煩梁爽,主要是因為韓戚玥,凌家人對梁爽還是有氣的,不到必要,他們不想用到梁爽的異能。

不用開口,梁爽直接走過去,先走到韓戚玥面前,他先看了韓戚玥一眼后,才低頭查看保險柜。

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直接在保險柜上划拉兩下。

咔嚓——

保險柜開了。

臉正朝著這邊的洪老大見此,臉上充血更嚴重了。

早知道保險柜這麼容易就被打開了,他何至於還千方百計的推脫?

在洪老大不停後悔的時候,梁爽已經將另外兩個保險柜都打開了。

不止是凌家人,就連老林跟他的那幾個屬下都不由走過來,想看看能被洪老大這麼保存的到底是什麼。

當看到裡面的東西時,老林他們一臉迷惑,而跟老林臉上表情不同的是凌家人毫不掩飾的詫異。

晚霞已經漸落,可這保險柜里的東西還是讓人閃了一下眼睛。

走近了,凌子桐才發現,三個保險柜里,其中有兩個藏著她再熟悉不過的東西——晶核。

這裡大部分是二級晶核,還有七八個左右的三級晶核。

這晶核可不比她空間里的少,在凌子桐看來,這晶核要比糧食重要的多了,可以讓凌家人異能快速升級。最後一個,也是凌四抱的柜子里有半保險柜的金條。

凌家人注意力都在裝晶核的保險柜的時候,老林那些手下注意力全部被金條吸引了。

凌子桐腳步不由自主地向保險柜走去,卻被凌子拓攔住:「桐桐,別去。」

「我就看看。」雖然想要,可在眾目睽睽下,她也不能硬搶。

「那有什麼好看。」凌子拓將凌子桐的臉轉向自己,然後湊近了凌子桐,問:「那些東西有哥哥好看?」

凌子桐先是一愣,既然爆發出脆生大笑,她笑軟在凌子拓懷中,語氣不穩地說:「哥哥,那些死物怎麼能跟你比?別說死物了,任何人可都沒哥哥你重要。」

「既然沒哥哥重要,那就別看那些東西,看哥哥就行。」凌子拓挖了個坑,凌子桐兜頭就撞了進去。

「哥哥,這怎麼能一樣?」這兩者根本沒法聯繫在一起,更沒法比較。

凌子拓癟了癟嘴,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凌子桐面前露出這麼委屈的表情。

正因為少露出來,凌子桐尤其吃這一套,她腳步不由後退,抓住凌子拓的胳膊,「好,好,哥哥不想我去,那我就不去,這樣行了吧?」

凌子拓並沒立即高興,「桐桐還要答應我,以後除非哥哥同意,否則別再用晶核修鍊。」

這話說的小聲,只有凌子桐,以及凌家聽力都不錯的人才聽得到。

「那哥哥也要答應我,不能再消失。」還真沒有被凌子拓的美色迷的找不著東西了,凌子桐趁機也要求道。

「行。」

晶核雖然不少,不過以後她還會遇到很多喪屍,說不定還有更高級的,那時候,這些三級的也就不算什麼了,相對來說,還是凌子拓罕見的這種撒嬌更吸引凌子桐。

「哥哥,來,再撇個嘴給我看看。」無視旁人的矚目,凌子桐抬起凌子拓的下巴,對他露出一副調戲良家婦女的不良小子的姿態。

凌子拓滿頭黑線,嘴角緊抿,說什麼也不撇嘴了。

凌子桐悶笑,她拉著凌子拓就要往旁邊走。

即便凌子拓願意,她可也不想別人看著凌子拓那麼可愛的表情,還是躲起來讓她一人看比較好。

凌子拓也順從地跟著凌子桐往旁邊撤,在凌子桐轉身的時候,他朝凌一打了一個手勢。

凌一瞭然。

凌家幾個人迅速將那三箱東西還給老林他們。

老林也怕他們出爾反爾,正準備叫兩個手下將保險柜抬回去時,之前離開的男人已經提著管奕回來。

管奕正被那人五花大綁著拖回來,隔得挺遠,這邊都能聽到管奕的叫聲:「你可知道我是誰?」

男人面無表情。

管奕語氣盡量溫和:「我不知道凌家人給了你什麼條件,但是我保證,如果你放了我,我給你的條件一定比他們豐厚的多。」

在管奕看來,末世能驅動人的只有物資。

「呦,我倒是想知道你能給他什麼?」凌子桐還沒走遠,聽到這話,轉頭嘲諷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末世之寵妻是正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末世之寵妻是正道目錄 重生末世之寵妻是正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6章 哥哥重要還是晶核重要

9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