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不算太笨

第1029章 不算太笨

「你說這才是你的家。」

王舒心對她說。

「我本來也這麼想,但是你傅叔叔他不要我。」

「睡都睡了,他不想要就不要?你就讓他這麼白睡了?」

王舒心突然有些瞧不起眼前的女人,她怎麼會這麼無用?

「舒心,我跟你傅叔叔什麼沒有經歷過?早已經不是你們那種睡一覺就要結婚的年紀。」

在傅遠山心裡,她根本什麼都不算。

舒娜母女離開后,傅家總算又安靜下來,中午戚閆去雜誌社,關楠聽說那母女倆都走了還忍不住一驚:「她們就那麼走了?好不容易才住進去,這麼輕易就走了?」

「如果不是王舒心自作聰明,現在舒娜應該還住在傅家。」

戚閆想了想,回她。

關楠冷笑了聲:「這個女人可真是……不過,這個女人離開了嗎?她如果還在榮城,會不會再找你麻煩?」

「舒娜是坐飛機走了,她也是真的沒有走,她當然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

戚閆對關楠知無不言。

「這麼說,你們家傅總已經安排好一切嗎?」

「應該算是!」

戚閆想了想,點頭。

關楠這才放鬆了,抬手摟著她的肩膀:「傅總表現還挺不錯的,不過我還真有點好奇,王舒心接下來又想做什麼。」

「不必好奇,她現在跟夕顏在一起。」

「啊?她還去找夕顏?」

「那是她在城裡唯一的盟友了。」

戚閆想著王舒心離開後去的第一目的地就是海悅,不自覺的挑眉。

夕顏會那麼愚蠢的讓她繼續利用嗎?

而此刻,海悅的高級套房裡,王舒心洗完澡從她浴室里出來就去找了瓶酒,隨即倒了兩杯端過去:「喝一杯!」

夕顏低眸看了眼那個酒杯,搖了搖頭:「我暫時不喝酒了。」

王舒心一滯:「不是說偶爾喝點沒關係?」

「可是如果有人因為知道我愛喝酒就在我的酒里加讓我停止妊娠的藥物,我豈不是要失去這個孩子?」

夕顏抬眼看著她,微笑著對她講。

王舒心與她對視了一眼,更是笑開,然後轉身端著酒杯走到沙發里坐下,自己喝了口,將另一杯放在桌上,挑著二郎腿問她:「你總不是以為是我在你的酒里下藥吧?」

「知道我喜歡喝酒的人的確不多,不過你也的確算一個,別怪我謹慎,畢竟我懷的可是傅氏集團的太子爺。」

夕顏捧著自己的腹部對她說了句。

王舒心聽到傅氏集團的太子爺幾個字便覺得扎心,又冷哼了一聲,仰頭將那杯紅酒全都幹完:「要是有人不想要你生下這個孩子其實有很多辦法。」

「所以我更要小心了,這段時間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夕顏也坐下,像個太太一樣睨著王舒心說道。

王舒心蹙起眉頭:「你真的懷疑我要害你?」

「不,是另有原因。」

夕顏看向她,認真反駁。

「不,是另有原因。」

夕顏看向她,認真反駁。

——

王舒心每天開車去傅氏辦公大樓附近,看著傅厲去上班,又從辦公大樓離開去別的地方,她一直默默地跟著。

直到晚上傅厲進了回了傅家,她便開車再回到海悅去。

夕顏晚上跟陳燁在海悅的西餐廳吃飯,王舒心出現的時候她的心忍不住狠狠一顫,陳燁順著她的視線回頭看了眼,就見一個漂亮的女人朝著他們走來,便又問夕顏:「你們認識?」

「王舒心,想要害死這個孩子的人之一。」

夕顏低聲說,隨即放下了刀叉。

陳燁也放下了刀叉,夕顏站起來后他便跟著站起來,雙手自然地放在西褲口袋裡,一貫的道貌岸然。

王舒心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投去欣賞的目光。

陳燁實在算是個道貌岸然,讓人看了覺得賞心悅目的人。

「不介紹下嗎?」

王舒心又看向夕顏,問道。

「陳燁,我以前的老闆。」

夕顏心裡自然不樂意,但是面上還是簡單的說了他的名字。

「如今是個正在創業的窮鬼。」

陳燁說著又掏出一隻手跟她交流。

王舒心低了低眸,看著那隻乾淨的手,與他相握:「王舒心,夕顏的情敵加盟友。」

陳燁聽到這話后笑著點了下頭,鬆開她的手示意:「請坐。」

於是原本兩個人的晚餐,便成了三個人的聚會。

王舒心看著陳燁,又看了看夕顏,心裡自然明白這兩個人之間可能關係不簡單,但是……

這個男人……

晚上陳燁送夕顏回房間,剛一出來就看到電梯那裡,王舒心拿著房卡靠著,身材妖嬈。

陳燁朝她身邊走去,王舒心這才轉眼看他,微微一笑:「喝茶嗎?」

「喝酒!」

陳燁淡淡的一聲,電梯一開,擁著她的腰便進了電梯。

兩個人一進去便打得火熱,抱在一起吻著,不久到了樓上更是直接開干。

一個小時后,白色的大床上,王舒心趴在他胸膛:「夕顏那個孩子,不會是你的吧?」

「我可不敢。」

陳燁笑了笑,輕撫著她的肩膀回了句。

王舒心看向他:「真不是?」

「真不是!」

陳燁看著她,特別認真。

王舒心又打量了他一會兒,忍不住哼了聲,翻了個身看著屋頂,問他:「就算孩子不是你的,你們倆也不幹凈吧?」

「的確睡過。」

陳燁笑,隨即又貼著她身邊,低眸看著她美好的肌膚,抬手輕輕地蹭了蹭。

王舒心眼睫遮蓋著眼內的神情,一抬起來,便是成年人的欲!望!

兩個人很快就又抱成一團,王舒心忍不住輕嘆:「許久沒有這麼舒服了。」

「我會這麼說,你簡直就是個魔鬼。」

陳燁在她耳邊低低的一聲。

王舒心驕傲的挺起心口,眼裡儘是征服男人的快感。

傅厲不會知道,她對男人,的確很有一套。

不過……

王舒心想,總有一天她得讓傅老闆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否則她王舒心豈不是白混了?

不過很快陳燁就去洗了個澡然後離開。

王舒心坐了起來:「這麼晚你還要走?」

「我沒有睡在別人的房間的習慣。」

陳燁說完後走過去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然後起身便離開。

王舒心……

他沒有睡在別人的房間的習慣嗎?

那夕顏呢?

他也沒睡過?

沒有留下一個電話號碼,沒有留下一個聯繫方式,王舒心想到這裡的時候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不過很快又慢慢的躺下。

王舒心想,陳燁已經是她的囊中之物。

夕顏,那個蠢貨,她怎麼配的上那麼好看的男人?

連續三個晚上陳燁都去酒店,找王舒心。

夕顏突然心情不好的一直給陳燁打電話,但是陳燁在王舒心那裡從來不接。

那天中午戚閆跟傅厲還有關楠跟陳如風在一起吃飯,趙陽將這件事告知他們后,關楠問:「這個陳燁,葫蘆里賣的到底什麼葯?」

「反正不是好葯。」

陳如風握著酒杯把玩著,說了句。

關楠轉頭看她老公,難得的發表意見,就覺得有意思:「那你說,是什麼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9章 不算太笨

9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