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天折怒追聖上游

第779章 ??天折怒追聖上游

一回到駐地的天折,發現有些不對勁。

原本的機關,好像被什麼人打開過一般,使得天折警惕了起來。

對於自己的地盤,有人來過,而且還把進入天荒駐地的機關都打開過,這不得不讓天折小心。

隨著天折他們進入駐地后。

發現越來越多的機關被打開了。

「荒主,不好了,不好了,庫房中的東西少了不少,而且丟失的東西全部都是最為貴重的東西。」當一名天荒弟子向著正在查看自己居所的天折稟報后,天折也是怒氣騰騰的。

就在剛才。

天折發現自己的居所機關也被打開了。

而且他自己的東西,也丟了好幾件。

天折又是聽屬下來報說庫房被打開了,而且還丟失了不少的貴重寶物后,更是怒火衝天了。

「是誰!誰這麼大膽敢到我天荒來偷盜!」天折怒氣衝天。

可隨著他們幾人查探下來后。

天荒所丟失的東西,均是一些極為貴重的寶物。

而這其中,最為名貴的,當屬天折的居所所丟失的了。

庫房所丟失的寶物,與著天折所丟失的,反到是不值一提了。

天折能藏起來的東西,那必然是上好的寶物,哪裡是庫房之中所存放的東西可比的。

「荒主,老駝的屋中,好像少了不少東西,這事不會是老駝所為的吧?」一名天荒弟子查看過早已是洞開的老駝居所,跑過來了向天折稟報。

天折一聽之下,心中也是起了疑惑,「走,去看看。」

片刻之後。

天荒駐地之中,暴發出一衝天怒吼之聲。

驚得天荒駐地周邊的一些動物紛紛逃離。

「老駝,我待你如己出,你為何要如那伯溪一樣,要背離我天荒!!!」天折著實沒想到。

自己所掌控的天荒,接二連三出了叛徒。

伯溪就不說了。

可這老駝乃是自願加入天荒的。

本來讓老駝去太一門打探消息的,可沒想到老駝卻是跑回駐地,把所有的寶物都帶走了。

更是把他天折的寶物都給偷了。

而這其中,還有著天折的一本秘籍。

雖說這本秘籍到現在為止,天折也沒有研究出來什麼。

可對於這本秘籍,天折可是最為上心的了。

而如今。

所有名貴的寶物均已消失,所有的目標,全部集中於老駝身上。

「荒主,看來老駝背離我天荒,估計是於那太一門有關,剛才我查看了他的居所,有血跡,從此間看來,老駝應該是受了重傷。」一天荒弟子又是向著天折說了老駝居所的一些痕迹。

天折此時正所謂怒火衝天之時,到是沒有注意到老駝居所的異樣。

但聽聞那弟子所言后,眉頭緊皺。

老駝在天荒眾人當中,以縱身術聞名。

天折心中很清楚。

老駝想要逃,哪怕就是他也很難抓得住。

再加上老駝此人生性多疑,一些陌生之地,一般不會冒然闖入。

而這太一門之事,卻是讓老駝受了重傷,這又是讓天折懷疑起太一門之中,有著絕世高手來了。

老駝受了傷,又盜走了他天荒的寶物。

天折誓必要把老駝抓回來,好好審問一番。

一來想要把寶物尋回來,二來也想知道那太一門之內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天折越想越是氣憤,隨即向著那幾名天荒弟子吩咐道:「你們守著駐地,我尋著老駝逃離的路線追擊去,如有異狀發生,追著我的離去的痕迹過來。」

隨著天折話交待完畢之後。

拿著兵器,直接就離開了天荒駐地。

依著老駝逃離之時所留下的痕迹,往著西邊追了過去。

兩三天的時間。

老駝即便留有痕迹,也不會太多。

再加上老駝此人擅於奔襲,縱身術又那麼好,這痕迹斷然是不會有太多的。

可是老駝被墨幽擲了一劍,傷及後背。

更是催動著自己的秘法逃命,從武道之境六層的境界,直接跌落至了五層的境界。

自然而然的。

老駝所逃跑之下所留下的痕迹,比起他顛峰之時所留下的痕迹也就多了不少。

這不。

天折沒過多久之後,已是尋著老駝留下那淡淡的痕迹,追尋至岡底斯附近了。

「老駝不會是想在笨教的老巢躲著吧?呵呵,這苯教的老巢又不是什麼好地方。」天折看著遠方岡底斯山,心中冷笑。

就當下的岡底斯附近,苯教的中心,天折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這裡。

可以說更是他天荒所掌控之下,苯教就算是再牛,也不敢與這天荒叫囂。

隨著天折繼續尋著老駝離去的痕迹追查下去之後,發現老駝只是從岡底斯路過。

「看來老駝也沒那麼笨嘛。」天折又是暗自說道。

又是時隔兩個多時辰之後。

天折已是來到了麻羊(班公措)一帶。

而後。

天折也不再多停留,直接往著吐火羅方向追襲下去。

正當天折追擊老駝之時。

遠在幾千里之外的龍泉觀中。

墨離與著那龍玉再一次的暴發出了戰爭。

而曼清卻是成了這戰爭之中的最大受害者。

二女的戰爭,使得整個龍泉觀不得安寧,李道陵想勸都勸不住。

「豆芽菜,你要是再敢說我,信不信我打得你連豆芽菜都不是了。」墨離指著罵著他的龍玉,臉色很是不悅。

龍玉也是不怕墨離,依然指著墨離罵道:「野人就是野人,就你還敢打我?這裡是龍泉觀,你真要是敢動手,不要說李道長不喜你,就是我師姐都能打得你屁股開花不可。」

「哈哈,就你那狐狸精師姐,給我提鞋都不配。」墨離對於曼清,最是看不慣了。

在墨離眼中,曼清就是裝清高,還不如眼前的這個龍玉呢。

「二位,莫要再吵了,即便你們真要打,可也不能在我們龍泉觀打架啊,我龍泉觀當中,可是還有著不少的小娃的,真要是出了什麼事,這可怎麼是好啊。」陳豐站在不遠處,心中也是無奈的不行。

就這二位女子,陳豐著實不知道怎麼勸了。

自己的師傅都勸不住,他陳豐估計也是沒戲。

這樣的吵架場景。

在這兩三日里,可沒少見。

可以說上午早上一架,下午必然也會吵上一架。

誰也看不慣誰,只要一見面,不吵也會向著對方冷哼一聲。

曼清能忍,是因為她的性子本就是如此。

可龍玉與墨離二人可卻不像曼清這樣的性子,只要對方稍有異聲,那必然會大吵一翻。

好在這兩三日里也沒動手。

要不然,龍泉觀早就被這二女給拆了。

二女的戰爭。

此時的鐘文也能想到。

但鍾文卻是不急於回龍泉觀。

鍾文可是本著躲清靜的想法,想在家多待上些日子的。

可是這種清靜,那也只是鍾文想罷了。

在家中。

鍾文可躲不了清靜。

這不。

這幾日里,鍾文可沒少受到自己阿娘的叨叨,說要成親什麼的。

說什麼別人家這麼大的兒子,孫子都滿地跑了,而自己這個兒子,是要絕了鍾家的后云云的。

使得鍾文每天都在受著自己阿娘言語的催殘。

話說此時的三泉縣城。

自打李世民到了龍泉觀,向著李道陵求教之後,得了李道陵的話,開始遊歷一下利州各縣。

這不。

這一日正好到了三泉縣。

「主家,此地乃是三泉縣,地屬利州北部,再往北乃是興州的金牛縣,而這三泉縣也正好臨嘉陵水,又有著官道,水路兩通,也算是地處便利了。」一熟知利州情況的親衛向著李世民介紹著三泉縣的地理情況。

李世民一邊往著三泉縣街道步行著,一邊聽著那名親衛的介紹,點了點頭道:「你們可有發現,這三泉縣的情況,與我們前日所看到的景谷縣有些不同?」

「主家,據臣所知,這三泉縣與景谷縣情況相差不多,所以利州府衙依著這兩縣情況,制定了三泉縣以養殖為主,漁業為輔。而景谷縣卻是以漁業為主,養殖為輔。」一名跟隨在李世民身邊的一個宮中內侍小聲的回道。

「嗯,這樣的發展確實不錯,一會我們離開縣城,往著一些村子里去看看。」李世民聽后,心中也有了一個大概的情況了。

最近這段時間。

李世民一行人,先是在綿谷縣到處走了走,隨後又是去了景谷縣。

而這幾日里,他們卻是到了三泉縣。

綿谷縣,可以說是利州最富的縣屬了,比起景谷縣來,以及這三泉縣,那可以說是富得流油了。

誰讓這利州的治所就在綿谷縣呢。

不久后。

李世民一行幾十人,已是離開了三泉縣城。

而此時的三泉縣衙內,一個衙差卻是正向著當今的縣令鍾本根稟報著什麼,「鍾縣令,剛才我們發現我縣當中,突然湧入上百人,而後這些人又是租了一家客舍,半個時辰前,這百多人突然離去了數十人,往著陳家村方向去了,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什麼人。」

「嗯?還有這等事?你們可有上前盤問?這些人是不是客商?」鍾本根聽著衙差的稟報,心中有些疑惑。

如真是客商的話,基本是不會帶著如此多的人出現在三泉縣的。

而且。

真要是客商的話,這些客商會直接在綿谷的利州商團總部洽談交易,而不會前來他三泉縣。

在利州商團總部,那裡可是有利州各縣的駐州辦。

所有的商業往來,都會在總部進行。

畢竟,各縣的物品,都得由著利州商團來進行交易,各縣只需要派出幾個跟團即可。

如不是客商,那這些人的來路,可就有些疑問了。

「回鍾縣令,我們到是上前盤問了,但對方卻是說他們來自長安,只是想游一游三泉縣,所以我們也不好再盤問下去,所以我派人了跟隨了過去,想看看他們到底想幹嘛。」衙差回道。

「好,做得不錯,繼續跟下去,看看他們來我三泉縣到底是幹嘛來了。」鍾本根聽後點了點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巨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巨道目錄 巨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9章 ??天折怒追聖上游

9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