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殺人滅口

第六百八十五章 殺人滅口

「其實通俗的說就是,在你半夜忽然醒過來的時候,那時你迷迷糊糊的看著鏡子里對你,你會下意識的認為那不是你,而是另外一個人在盯著你,會猛的一驚,這對心臟的負荷是很大的,嚴重的話還可能讓你患上失眠,多夢,焦慮這些毛病。」

陳凡就耐心的當起了傳道受業解惑的老師,溫和的對旁邊的大家解釋著。

「還是有幾分可信的,半夜醒過來看到有人在盯著,那可不是得嚇一跳啊?」幾個警察里就有人贊同了陳凡的觀點。

「那你的那個不可思議的說法?」

周喬聽的來了興趣,就立馬跟著問陳凡。

「這個就是陳凡一說啊,你們就一聽,信不信你們隨你,可別說我造謠啊?這個鏡子在一些小說里被詳細的刻畫了,其中最值得可信的,就是這個鏡子不是有兩面嘛,這就和陰陽對上了號!能看見人影的就是陽面,則另外一面就是陰!對於鬼來說,你們也通過小說電影有一定的了解,就是通過吸食人的陽氣來滋養自己,陽氣等同於補品一樣。」

這時陳凡等人就走了出來,一起聚集在了客廳。

「不過正兒八經的吸收陽氣沒幾個鬼敢做,因為人的陽氣太重的話,是可以灼傷他們的,如果鏡子對著人,那麼鬼魂就可以知道人什麼時候睡著了,這個時候就是最佳吸陽氣的時候!不但可以吸收,也不用讓自己受傷。」

說完陳凡就有些疲憊的坐在了沙發上,然後長舒了口氣。

「如果按照你說的,那它們可以隨意的在鏡子進出嗎?」有的警察開始擔心了起來,擔心自己家的鏡子也會有什麼鬼魂,想趕緊的找陳凡問個明白。

「同樣的,你們應該也聽過地府和陽間其實是兩個互相連接的世界,有不少的入口連接著這兩個地方,有兩個目的,一個是方便鬼魂進入地府,一個則是方便那些鬼差上來勾魂,鏡子呢也是其中的一種,不過鬼一般都是方位感極差,是很難通過鏡子里來到陽間,除非是地府的鬼差們有意的告訴他們,這就另當別論了。不然你想想各家各戶都有鏡子,要是能讓鬼魂隨便的從鏡子里出來,那這個世界就要被毀滅了。」陳凡平靜的看著他們說道。

「有意思,沒想到鏡子還有這麼多的學問,後面的這種說法讓人熱血沸騰啊!」周喬這個小丫頭一臉興奮的說道,敢情她以為陳凡是在說著玩的。

「那現在這個鏡子的確是不見了,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不過宋青就不同了,他知道陳凡向來是不會在這樣的事情說笑的,就立刻的緊張了起來。

「鏡子不見了只有兩種可能,一個就是那個黑影叢鏡子里出來,然後打爛了鏡子,這樣就等同毀掉了自己進入陽間的痕迹,在一段時間內地府的鬼差是很難找到他的。」

「那另外一種呢?」宋青開始皺著眉頭,他意識到事情開始變得有些棘手了,就立馬問陳凡。

「另外一個就是,它藏起來了鏡子,目的也沒有其他的,就想把自己的同伴一起帶到陽間來。」

如果是這後者,那麼問題就嚴重了起來,因為如果只是他一個的話,那麼會道術的大把人,遲早能把這個消極鬼給收拾了。

可如果是後者,那麼這個殺完人的消極鬼就此躲了起來,然後等著他把自己的一幫同伴帶到了陽間,那麼江城將會被死亡給籠罩。

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因為現在的社會太殘酷了,幾乎每個人心裡多少就積壓了消極的情緒,這對於消極鬼來說簡直就是一頓大餐啊!

但最頭痛的應該還是宋青,因為到時候死的人多了,你警察平息不了這個事情,哪怕你告訴大眾兇手是鬼魂也無濟於事,就等於變相的說警察一點用都沒有,最後這個鍋肯定是宋青這個代理警察局長來背,不但要被撤職,還每天都要被老百姓給戳著脊梁骨罵。

這個滋味絕對不好受!

「想要徹底的解決這個事情,就只有一個關鍵,那就是李雨桐,我們必須保護好她,因為只有她是最後見到這個黑影的,如果黑影想影藏自己的行蹤,就只能把李雨桐一併的幹掉。」

想到了宋青的今後的處境,陳凡就趕緊的給他出了出主意。

「哦,我明白,他想殺人滅口,只有這樣他才能高枕無憂,死人的嘴才是最嚴的!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們只要保護好李雨桐然後靜等著他的出現。」

宋青立刻就回過味來,眼神透出了一股嚴肅,知道這事情已經是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了。

「你理解錯了,黑影不是要殺李雨桐的肉體,而是殺的是她的靈魂,只有這樣才能徹底的抹去痕迹。」陳凡指出了他說錯的一個地方。

「可是這個事靠譜嗎?你憑什麼說黑影一定會來?萬一他就是不來怎麼辦?難道就這麼和他一直耗著?」宋青有些不確信的對陳凡說道。

「要是每個鬼像你這麼聰明的話,那這個世界就亂套了。你這麼看啊,如果一個殺了人的犯人,你們一直在追捕,但是他就好像一下就人間蒸發了,忽然他在某地被某人看見了,這個犯人不想被你找到他的蹤跡,那最有效的辦法是什麼?當然就是殺掉這個人啊,不然一旦被這個人給泄露了行蹤,那麼你們很快就能找到他的行動軌跡,從而能抓人的概率大大提升,道理就是這個。」

陳凡對宋青還有一干人等解釋道!

「地府的官差也是一樣的,就是看這個鬼出現在那幾個地方,然後逐一的去甄別,李雨桐見到了黑影殺人,黑影當然不能放過他,不然很快就被地府的官差追蹤到了。」隨後陳凡又小聲的和他補充了句,只有他能懂陳凡在說什麼,當然也是不為了引起恐慌。

「我明白你說的了……我宣布從現在開始所有人的重點就是保護李雨桐,要時刻的貼身保護,不容有一絲的差錯!」宋青點點頭明白了陳凡說的,就立馬下著命令。

聞言陳凡就插嘴說道:「知道保護還不夠,我想提醒你的是,現在你們要面對的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鬼,而不是人犯,不能用以前的那些手段。就算髮現它來了,你也沒法阻止它。」

「那你的建議?」宋青聽陳凡這麼說,心裡肯定有了應對的辦法。

「這是我自己製作的,只要黑影出現了,就抓緊機會招呼它,保證讓它哭爹喊娘,可比你們的傢伙管用,收好啊,這東西可不多,丟了可就沒有了,到時要是丟了性命就別怪我。」

陳凡一邊從身上拿出了十多張的道符,這是這麼一段時間閑來無事的成果,效果雖然沒有很大,但是對付消極鬼足夠了。

「來,你們幾個每個人拿一張,發現不對勁了就貼上去,另外換班的時候人員要兩個以上,不能疏忽大意,你們也聽到了陳凡說的,可不能輕敵,生命只有一次,聽到了沒有?」

宋青接了過去,就立馬對幾個警察叮囑道,然後分別的發到了手上。

「是,保證不辜負宋局期待!」

接過符紙的幾個警察就端正了身子,莊嚴的回答著。

「那隊長,我呢。也讓我一起保護吧?」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周喬,聽到宋青下命令沒有提及她,就立刻湊過來對宋青問道。

「李雨桐是個小女生,一些事情哪裡是這些大老粗能幹的,有了我才能更好的保護她!」

擔心宋青不肯答應,周喬又繼續的遊說著,給出的理由也讓人無法反駁。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要求參與這件事,都不想被落下。

其實陳凡也懂這些人的心理,原本剛開始的時候,都是一致的認為這是意外死亡不是兇殺案。

但是憑著宋青的執著和敏銳的感覺,當然還有通過陳凡的插手,就漸漸的查出了一些蛛絲馬跡來,一下就變成兇殺案,這就是一個可以立功的絕佳機會啊,是個人當然想來爭取一下啊。

「你們還嘴硬!明明我說的就是對的好吧,你們這些大老粗還要和我們女人來爭,李雨桐要是來大姨媽了,你們知道怎麼做嗎?知道怎麼照顧她嗎?」

這個時候周喬的彪悍就顯露無疑了,狠狠瞪了一眼和她爭名額的一幫人,然後很有氣勢的說道。

周喬這麼一說,立刻堵得這些人是啞口無言,陳凡心裡則是暗暗佩服,不愧是讀了博士的女人,這說話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的,一般人還真沒法。

這樣的女人恐怕也是最適合宋青的,陳凡心想這次事情完了,要不幫宋青製造一下約會,爭取就把這小子的終身大事給定了。

「好像說的是這麼回事,那行,再算上你一個,其他人也別灰心,你們都還沒到退休的時候,只要還在幹警察,這立功的機會還有的。」

宋青一聽周喬說的,覺得也有幾分道理,點點頭就同意了,然後就安撫著其他沒入選的人。

決定了之後,一群人就立刻離開小區,朝著醫院的方向前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門龍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上門龍婿 上門龍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八十五章 殺人滅口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