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勞通判死

第1540章 勞通判死

西城門已經被鷹食幫的人給佔了,看見駱英他們回來立刻打開城門,把駱英他們放進來。

駱英問道:「吳破可是來了?」

守著西城門的馬大道:「來了,正在東城門外罵娘呢。」

駱英冷笑:「罵他親娘嗎?要是罵他親娘就由著他罵,要是敢罵咱們鷹食幫眾匪的娘,別跟他客氣,用毒箭招呼他們。」

馬大嘿嘿笑道:「兄弟們已經用毒箭招呼過了,他那沒用的兒子是被毒箭射中,暈了過去,吳破以為他死了,是急得不行。」

不過那毒藥並不算厲害,只是能讓人昏迷,軍中的軍醫能解這毒。

駱英聽罷,皺起眉頭:「吳邙真是老糊塗了,竟然這麼幫扶吳破,就吳破這種人能守得住北倉府?簡直胡鬧!」

駱英罵了吳邙一番后,問起鬼爺跟鷹食幫眾兄弟的情況。

馬大道:「鬼爺跟路子都受了傷,好在沒有傷及要害,命是保住了。咱們兄弟死了兩百零六個,已經收殮;傷了三百十二個,已經送去楊府治傷。」

老呂家還要繼續在北倉府里過下去,因此鷹食幫沒有去呂家紮營休整,而是把楊府給佔了。

楊府地大屋子多,還有庫房以及戎人藏著的金銀珠寶,去楊府住著不但舒服,還能撈上一大筆財寶。

駱英聽得難受,巫軍果然兇悍,他們這邊竟然死了兩百多的兄弟:「巫軍死了多少?」

馬大道:「死了一百一十五個,傷了四百六十八個。」

他們知道巫軍兇悍,是沒想跟巫軍正面硬拼,只放毒箭把巫軍弄暈。

駱英聽得皺眉,他們跟巫軍的差距還是太大了,死亡人數的差距竟是快一倍了。

「這是敵我雙方詳細的傷亡名單,鷹爺瞧瞧。」馬大把名單遞給駱英。

鬼爺知道鷹爺著急知道敵我兩方的死傷人數,是他們「打掃戰場」后,立刻讓人把名單寫了幾份,把這一份送來給他,要是鷹爺從西城門回來就能立刻給他看。

駱英接過名單后,馬大又沖著他挑眉笑道:「鷹爺,兄弟們還抓到了姓楊的。他這回是慘了,一晚上死了兩個兒子,自己也受傷了,還想裝死屍矇混逃走,可瞧見兄弟們是逐個剁著屍體的腦袋后,嚇得趕忙投降。」

馬大朝著身後的兄弟們打了個招呼,楊老爺就被五花大綁的押了過來,跪在地上。

駱英看著楊老爺,冷笑道:「一輩子給戎人當狗,可戎人把你家當過自己人嗎?自甘下賤的東西!」

楊家是戎人跟大楚女人的混血後代,戎人最瞧不起這樣混了大楚血脈的人,尤其是巫軍,因此楊家在巫軍眼裡跟牲口差不多。

楊老爺經此大難,是哭得不行,求道:「鷹爺,求您救救楊家子孫,他們什麼都不知道,是無辜的。」

「呸,拓古德他們在你家住了這麼長時間,你他娘的還敢說楊家人無辜,那被戎人殺掉的大楚人不無辜?你全家都是戎人的幫凶!」馬大是氣得揍了楊老爺兩拳,把楊老爺給打得嗷嗷叫。

「好漢饒命,饒命啊。」楊老爺慘叫著,又道:「他們真是無辜的,並不清楚巫軍的事兒……可我清楚,我願意戴罪立功,交待巫軍在城裡挖地道的事兒,求鷹爺救我家孫兒一命!」

兒子死了,要是孫子也沒了,他家可就絕後了。

楊老爺生怕駱英不答應,又加了一句:「鷹爺,你們是匪,朝廷是不會信你們的,只有我認罪,交待巫軍做的事兒,朝廷才會相信你們不是胡謅!」

「呵,你還敢用這個來威脅我?」駱英笑了,吩咐馬大:「把他的孫子抓來,要是他不把巫軍所做的事兒全招了,就當著他的面,把他孫子給閹了!」

楊老爺聽得是目眥欲裂,吼道:「不能啊鷹爺,不能……」

砰一聲,馬大是一腳踹翻楊老爺,冷笑道:「不能什麼不能?我們是悍匪,世上還有悍匪不敢做的事兒?」

是對鷹爺道:「鷹爺放心著,我們定會把事兒辦好。」

駱英點點頭,帶著人奔去城北楊家木炭作坊。

剛到楊家木炭作坊的街上,就遇見被兄弟們攔在作坊外的金知府跟勞通判一行人。

勞通判朝著駱英喊道:「可是鷹食幫的鷹爺?在下是北倉府的通判大人,聽說楊家在城北挖了地道,可否讓本官去地道瞧瞧虛實?!」

瞧瞧虛實?

秦老幺冒險報的信,老子的弟兄們因此死了兩百多個,你還敢懷疑這事兒是假的?

駱英冷笑出聲,指著勞通判道:「龐海,去把他押過來。」

「誒。」龐海立馬過去,一把揪住勞通判,把他往駱英這邊拖來,再一腳把他踹得跪下。

勞通判是覺得不對勁,趕忙道:「鷹爺,您這是啥意思?本官可沒有追究你們進城的意思。」

駱英:「呵,追究又如何?你有本事把我們抓起來嗎?」

勞通判忙道:「不敢不敢,鷹爺誤會了,本官是想來幫忙的,畢竟戎人在城裡挖地道的事兒屬於大案,本官是管刑名的,理應過問這事兒。」

駱英坐在馬上,深邃鋒利的眼睛帶著戲謔,盯著勞通判,少頃說道:「這事兒你不用過問了。」

勞通判有些不敢直視駱英鋒利的眼神,卻大著膽子問道:「為何?」

駱英笑道:「因為你很快就是個死人了。」

說著是抽出大刀,扔給龐海:「砍了這狗官!」

「饒命,饒命啊!」勞通判嚇瘋了,趕忙磕頭求饒,又朝著金知府道:「大人,救救下官啊,下官可是朝廷命官,要是死了,大人難辭其咎!」

「咎你娘,臨死還這麼多廢話!」龐海可沒跟勞通判客氣,接過大刀,手起刀落,咔嚓一聲,直接把勞通判的腦袋給砍了。

咕嚕咕嚕,勞通判的腦袋滾落在地,不遠處的田班頭是嚇得驚叫出聲……悍匪,果然是悍匪,連朝廷命官都敢殺,還殺得這麼輕巧。

龐海怒道:「你叫個屁,再叫把你也給砍了!」

田班頭聽到這話,是趕忙禁聲,跪下磕頭。

金知府也被嚇得不輕,看著勞通判滾到一邊的腦袋,臉色慘白,雙腿直打哆嗦。

駱英嫌棄的嘖一聲:「要是戎人打來了,就你這樣的能受得住北倉府?」

又招呼金知府:「跟上。」

言罷是策馬去了木炭作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農門小福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農門小福妻 重生農門小福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40章 勞通判死

8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