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毒

第1516章 毒

「三郎,你看啥呢?」牛大豹是說不過那些婦人,又轉身回了鐵匠家,看見秦三郎在看信后,問了一聲。

問完就算,也不用秦三郎回答,是又看向余鐵匠,凶神惡煞的臉上滿是討好的笑,細著聲音求道:「余老哥,您家是做了幾代打鐵生意的,這城裡人都說了,您家有法子弄到生鐵。您看在我們買鐵器是要去打戎人的份上,給兄弟們弄些鐵器,成不?」

余鐵匠為難的道:「這位兄弟,不是我不把鐵器賣給你們,實在是這些鐵器已經有人定了,連生鐵都被人買走了。我家打完這批貨后,還不知道能不能買到生鐵。」

余鐵匠往門口看了看,見巷子里的鄰居都在說著楊家賊偷的事兒,沒人往他家來,他才又道:「你們是去打戎人的,不容易,我就跟你們說實話吧……這事兒,水深!你們就別在北倉府里買東西了,等到西北大營后,再領朝廷分發的武器吧。」

「余老哥,抗戎大軍那麼多人,我們府城的將軍又沒跟來,到了西北大營后,那就是被人欺負的主兒,那能輪得到我們拿武器?」牛大豹道:「我們不要多,就是要鐵打些箭頭,那東西消耗得快,射一箭出去就沒了,等到打掃戰場的時候,還不知道箭頭被誰撿了,得多備著點。」

秦三郎已經收起信,走過來問道:「余師傅,您先前說的水深是怎麼回事?能否跟我們說說?您放心,我們不會給您惹麻煩,就是想把城裡的事情弄清楚些,也好換個法子,看能不能弄到鐵器。」

又道:「我們還要買藥材、牲口跟其他東西,可這北倉府里似乎空了,是什麼都買不到。」

章延是點頭道:「三郎說得對,余師傅,這城裡咋這麼邪乎?是連糧食都難買了,就沒人管管?」

余鐵匠的二兒子脾氣沖,聽到這話冷笑道:「呵,管個屁,府衙的人還三天兩頭的來我們鋪子里查,不許我們把鐵器賣給當兵的,也不許打鐵人家的人出城,不然就要治罪!」

「老二你閉嘴!」余鐵匠氣得不行,脫下靴子朝著余老二砸去,可余老二躲得快,是沒被臭靴子砸到。

余鐵匠罵道:「你要是想死就去上吊,再敢胡咧咧給家裡招禍,老子把你塞進灶里當柴燒了!」

秦三郎已經從他們的話里明白過來,府衙不但有戎人巫軍的人,且那人估摸著還是個官,權利不小,能指使得動府衙,控制鐵鋪跟打鐵人家的人。

這個信息是當真嚇人,他知道西北這邊亂,沒想到已經亂到這種地步。

「余師傅,這定了你們鐵器的人到底是誰?」秦三郎他們之前問過其他鐵鋪,可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

余鐵匠搖頭:「這事兒你們就別問了,買這些東西的人來頭不小。我家還要在北倉府里住下去,你們走吧。」

余鐵匠是開始趕人。

秦三郎他們沒辦法,只能走了。

不過秦三郎是讓牛二金去找余老二說話。

牛二金是個能說會道的,定能套出余老二的話。

「這可咋辦啊?根本買不到鐵器,這北倉府府衙的人也真是,北倉府都快被搬空了,他們也不管!」牛大豹是抱怨著,氣得要死。

謝成道:「牛叔彆氣了,這鐵器怕是買不成了,咱們趕緊去藥鋪看看,多買些葯存著,免得到時候受傷了,連葯都沒得用。」

這仗要是打起來,傷兵就是數以萬計的,到時候真是傷多葯少,要是沒藥治療,那就是活活等死。

牛大豹點頭:「成,咱們去藥鋪看看,這次就算是搶也得把葯弄到手!」

秦三郎提議:「牛叔,咱們先去萬族長家一趟,萬族長的長子在府衙做班頭,咱們去找他,請他出面,那些鋪子不敢不賣藥材給咱們。」

「對對對,還有萬家這層關係在!」牛大豹是高興了,歡喜的道:「你家木通救了萬村長的幺兒,咱們去求萬家,萬班頭肯定會幫咱們。走,別磨嘰了,上萬家去!」

一群人是往萬族長家去了。

萬家在北倉府算是有些根基,因此宅子就買在府衙附近,走上一刻鐘就能到府衙。

萬村長還在萬族長家裡沒走,聽說秦三郎他們上門拜訪,有些不高興:「他們咋來了?莫不是想挾恩求報?」

萬族長比萬村長活得清醒,是瞪了萬村長一眼,罵道:「十二,你怎麼說話的?就算秦家想要挾恩求報也是應該的,他家可是救了咱們萬家幾代人的命!」

萬家是從他們的父輩開始就有人因為花生病夭折,死到如今,他們嫡系只剩下兩支,就是他家跟十二家。

他爹娘活著的時候,一度以為萬家是造了惡業,所以才被老天爺懲罰,是求天拜地的,就想求老天爺保佑,別再讓萬家的子孫夭折。

他更是上了四十歲以後就吃素,只求老天爺保佑萬家子孫平安。

如今好不容易弄明白家裡孩子夭折的原因,戴大夫也說了,只要以後不吃花生米,再過個幾代后,那花生病就能好了。

「做人得記恩,走,去迎一迎秦百戶他們。」萬族長是親自去迎接秦三郎他們,戴大夫還在萬族長家,也跟著去了。

萬村長在心裡嘀咕一句:你還說我?你年輕那會兒可是心狠手辣得不行,不然咋攢下這麼大的家業?

可萬村長不敢說出口,是趕忙跟去迎接秦三郎他們。

「你就是秦百戶吧,真是年輕有為啊,快進屋上座。」萬族長知道秦三郎年輕,可見到秦三郎后,還是驚了一把。

這後生通身的氣勢不得了啊,不是個池中物,可得結個善緣。

「晚輩見過萬族長。」秦三郎急著去府衙救二平他們,沒工夫在萬家耗,乾脆開門見山的把來意說了。

又看向戴大夫,問道:「你可給萬家大爺把過脈?」

戴大夫回道:「回稟大人,萬家大爺昨晚在府衙值夜,我未能給他診脈。」

秦三郎看向萬族長,道:「萬族長,不如讓戴大夫去衙門給萬班頭診個平安脈,如何?」

花生病會遺傳這事兒,萬家不想讓外人知道,因此秦三郎是用了診平安脈做借口。

萬族長通透,知道這個後生怕是買不到鐵器、藥材給逼急了,想要趕緊去府衙找老大幫忙,是答應下來:「那就有勞戴大夫了。」

又道:「老夫在家裡無事可做,隨你們去府衙一趟吧。」

有他在,老大也能盡心幫忙。

牛大豹聽得很高興,是道:「這敢情好啊,有勞您老了!」

是連萬家客堂都不進去了,直接拉著萬族長就轉身出門。

游二喜則是趁機把封信塞給戴大夫。

戴大夫打開一看,上面寫著:楊家戎人老巢,要殺人滅口,借診脈之機給二平毒藥,咱們先下手為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農門小福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農門小福妻 重生農門小福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16章 毒

9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