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身世

第980章 身世

夏苒苒覺得自己簽字的時候,手都在抖。

她盡量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讓自己的手抖。

「好了。」

夏苒苒將協議書推給霍景深,抬眸看他的時候,才發現他的眼光也依舊落在她的臉上。

夏苒苒的眼眶中含著眼淚的模樣,也就這樣全然收在了霍景深的眼中。

「你……還在乎我?」霍景深問。

他看著這樣的夏苒苒,甚至是有一秒鐘在動搖的。

或許,他可以不用離婚,他……

夏苒苒抬了抬頭,將眼眸之中的眼神給逼退了回去,閉了閉眼睛,唇角展現出一抹嘲諷的笑來,也不知道是在自嘲,亦或是嘲諷霍景深的。

「在乎?」夏苒苒說,「曾經吧,我們已經陌路了,霍四少。」

霍四少這四個字,讓霍景深突如其來的頭腦發熱,又重新回歸了冷靜。

他勾了勾唇,將文件紙拿了過來,低頭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給律師打了個電話。

在外面等著的律師及時的從外面走進來。

「霍四少。」

霍景深將手中的文件遞給律師。

「已經簽字了。」

律師點了點頭,查看了一下文件上的簽字,「好的。」

夏苒苒索性站了起來,她直接拿東西要離開,霍景深說:「今天天色已經晚了,你就在這裡住一夜吧,孩子在別墅那邊。」

「好。」

夏苒苒轉身的時候,心中滿是酸澀。

她不知道該如何和孩子們去解釋,更加不知道將來的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她本以為,真的和霍景深簽下離婚協議之後,自己會覺得輕鬆,可是並沒有。

她更加覺得自己的胸腔內,似乎是鬱結了一口氣,吐不出來。

她走在路上,經過前面的時候,忽然腳步一頓。

「是誰?」

從主樓向別墅的路上,燈影綽綽。

前面有一處黑影忽然突兀的闖過來,夏苒苒立即就停住了腳步,她有些警惕的問了一句。

「是我。」

男人的嗓音有點壓抑著的沙啞。

夏苒苒眼眶忽然通紅,她咬著牙,聲音似乎是從齒縫間透出來的,「白少,我以為我是你的仇人,你是來找我尋仇的。」

「你為什麼這麼說?」白少庭皺了皺眉。

「如果不是對我有仇,又為什麼要用這種方法把我陷入這種不貞不潔的地步?」

她和霍景深原本就是要離婚的,本就是和平離婚,本就是夫妻感情破裂,可是,一旦是她沾染上這種事情,到時候她就佔了下風,她就是那個紅杏出牆的,她就是那個作風不檢點的女人!

白少庭看起來有點焦急,向前走了一步,「我不是,我也是被算計了……」

興許,開始的開始,白少庭是打算和霍芃芃合作的,甚至白嫣也一直在暗中配合著。

可是後來,他卻覺得自己不該如此。

他縱然是想要推一把,卻不該用這樣的法子。

「你站住,」夏苒苒向後退了一步,「白少,求求你,看在握外公和你爺爺是故交,又看在你住院的時候我幫你養傷的份兒上,你就不要再繼續這樣坑害我了。」

夏苒苒不等白少庭說話,轉身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走。

仿若她多一秒都不想和白少庭待在一起了。

白少庭又向前走了幾步,男人腿長腳長,就剛好攔住了夏苒苒的去路。

「苒苒,其實我們小時候見過,你還記得么?我知道,我現在貿貿然提起這件事,興許你……早就已經忘了,或者是……」白少庭頓了頓,「但是剛才我聽你說的話,我想你……也還記得。」

「記得什麼?」夏苒苒將白少庭的手給拂開,又向後退了一步,「又怎麼樣呢?」

曾經,白家老爺子帶著白少庭來蘇家做客,或許是大人之間的無心之言,當時兩家的老爺子都坐在一起,開玩笑說起的,將來如果能做親家,那也不錯。

夏苒苒看起來文靜乖巧,而白少庭又小小年紀,懂事帥氣。

當時白少庭把這件事情,記在了心裡。

可後來,白家老爺子突然去世,白少庭的父母在國外車禍去世,白嫣去了國外留學,而白少庭被孤身一人送到了軍中。

這一走,就是十幾年了。

等到白少庭再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已經嫁了人的夏苒苒。

而曾經定下這一樁娃娃親的兩位老人,卻都已經不在世了。

白少庭心中有恨,他覺得夏苒苒背棄了兩人曾經的承諾,他才在最開始,默認了霍芃芃對他的那些鬼把戲,也盡量去配合著霍芃芃算計夏苒苒。

他承認,那個時候,他利用了夏苒苒對他的熟人相見的好感。

「我承認,我剛開始對你的確是默認了霍芃芃的把戲,可這一次,我……」白少庭的聲音有些懊悔,「我對不起。」

夏苒苒轉身,「你不用跟我道歉,白少,我們本來就是陌生人,你也算是這個算計中的一環。」

她沒有再回頭看白少庭一眼,轉身就離開了。

白少庭閉了閉眼睛,緊緊地握著拳頭。

他知道自己是一步錯,再想回頭的時候,竟然邁出了最錯的一步。

還可以回頭么?

白少庭想了想,他來到了自己的車裡,開了手機,翻開了自己的微博。

其實他一直以來,都不大關注微博上的這些所謂的東西。

可是這一次,為了夏苒苒,他想要用一次,用來挽回。

…………

此時,主樓內,在樓梯上的霍芃芃,親眼看著兩人簽下了字,笑了一聲。

總算是成了。

她轉身吩咐墨禹:「你找機會,去把那份離婚協議書的影印版給我一份。」

「是。」

她現在都已經迫不及待的拿著這份協議書去監獄裡面找秦筱雅了。

她的身世,終於就要真相大白了。

這一天晚上,霍芃芃幾乎是輾轉難眠,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她接到了墨禹的電話,終於是迫不及待的去了監獄之中。

再一次見到監獄之中的女人,她一把抓住了秦筱雅的胳膊。

「你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秦筱雅將霍芃芃給擋開,「文件呢?」

霍芃芃從包里拿出來墨禹負責複印的一份文檔,正是離婚協議書。

「這就是。」

秦筱雅拿著看了看,「你不要拿著一份別人的東西來騙我,我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假的?你沒看網上的消息么?」霍芃芃忽然頓了頓,「哦,我倒是給忘了,你現在也上不了網了,被困在這麼個地方,也是求天天不應。」

她叫墨禹拿出來平板,搜了熱搜給她。

「不如你看看?」

秦筱雅這才看到了。

微博頭條熱搜的爆,正是霍景深夏苒苒離婚。

這幾個標紅的字,讓她的血液一下就沸騰了起來。

「這是真的?」

「你怕是在這監獄裡面時間長了,這種東西是能造假的么?」霍芃芃翻了個白眼,直接把手機塞到秦筱雅的手裡,「給你,你自己翻翻看!」

秦筱雅貪婪的一把奪過手機來,翻著手機裡面的東西,瞪圓了眼睛。

原來……是這樣。

有人將所有的一切都總結了出來。

秦筱雅看完,眼睛裡面閃爍著的怨毒的光。

夏苒苒總算是和霍景深離婚了,就算是把她給送到監獄裡面,又能如何,她得不到的人,得不到的東西,夏苒苒也別想要得到!

「你想要的,我幫你達到了,」霍芃芃問,「現在我想要知道的,你也要告訴我。」

秦筱雅將平板拿在手裡,皮笑肉不笑,「五小姐,你想知道的,不就是霍三少的死因么?你……」

「秦小姐!」

霍芃芃還沒有開口,站在霍芃芃身後的墨禹,驀地開了口。

他出口就意識到自己的突兀,才說:「秦小姐,五小姐想問的是這張照片。」

秦筱雅呵了一聲,「是么,我提起來霍三少的死,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霍芃芃也有點奇怪的看了身後的墨禹一眼。

只是,她現在是和墨禹站在一邊的。

「墨禹說的沒錯,我想問的是這張照片。」

霍芃芃將手中的照片遞了上去。

秦筱雅看了一眼照片,向後一靠,儼然是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樣,「霍芃芃,這可是你想要知道的,不過,我勸你,反正知道不知道,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那怎麼能一樣?我想要知道!」霍芃芃向前傾身,「你告訴我!秦筱雅,你答應過告訴我的,你現在如果不說,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種法子讓你在監獄裡面過的生不如死!」

「我現在過得就好了?」秦筱雅冷笑了一聲,「你們兄妹兩個,雖然是沒什麼血緣關係,但是做事還真的是如出一轍啊。」

監獄裡面,因為得了霍景深的命令,她原本在監獄裡面的日子,也並不好過。

現在也不過就是再多加一道而已,她也本就是無所謂的。

「什麼?」霍芃芃抓住了秦筱雅話里的重點,「什麼叫沒有血緣?」

「你以為你的身世怎麼?」秦筱雅說,「難不成你是什麼豪門貴族的大小姐么?霍家的高門大戶,你都是靠著幾分運氣進去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0章 身世

9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