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料事如神

第958章 料事如神

霍景深倒是一愣,不由得失笑著搖了搖頭。

看來,阿風是把他的話給當真了。

阿風和阿南阿列不一樣,其實阿風的性格,才更像是一個真正的人,有七情六慾會犯錯的人。

辦公室里,此時只有他一個人。

霍景深扶著桌子站了起來。

雙腿站立的姿勢還是有點僵硬,只是,卻已經不礙走路了。

他的確是可以重新站起來走路了。

只是,這件事情,他並沒有公布出去,只有體己的幾個人知道。

就連霍家的人,他一個都不曾告訴過。

這是障眼法。

只有坐著的時候,看得到的,比能夠站立的時候,要看的更多。

多人多面,很多在你站立的時候看不到的情景和想法,到如今,卻都已經盡收入眼中了。

霍景深在落地窗邊站了一會兒,拿起手機來,撥通了陸琨的電話。

那邊沒人接。

等到霍景深掛斷電話良久之後,電話才又回了過來。

「不知道霍四少有什麼事么?」陸琨的聲音就好似是從一個很空曠的地方傳過來一樣,空空蕩蕩的。

霍景深當即就問:「正在朱家的家宴上?」

陸琨那邊頓了頓,才笑了一聲出來,「霍總還真的是料事如神啊。」

霍景深是早看了私家消息,知道G&Q集團董事長來了c市,就是為了女兒來的,特別在c市最大的酒店包場,舉辦了家宴。

此時看時間,應該陸琨在酒店裡。

「剛才不方便接電話,想必陸總現在應該是在男洗手間里吧,」霍景深提醒道,「但是,既然是公共場合,小心隔牆有耳。」

陸琨那邊沒有立即回答。

聽著霍景深這樣說,他就已經能聽出來了,想必是有什麼事情想要說。

他挑了挑眉,「霍總有事就直說吧。」

霍景深直截了當的說:「你這兩天見過方頌琪么?」

陸琨沒有回答。

霍景深也沒打算等陸琨的回答,直接說:「想必也是沒有,你現在有未婚夫和未來的岳父要好好地招待著,可不能露出了馬腳來。」

陸琨揉了揉眉心,「霍總,就不用跟我打啞謎了吧。」

「她失蹤了。」

這四個字,突兀的傳過來,竟然讓陸琨腦袋裡空白了一秒鐘。

過了幾秒鐘,他手中揉著眉心的動作才驀地停了下來,手機幾乎從手掌心中滑落下去,「你說什麼?」

「你聽清楚了,我說方頌琪失蹤了,」霍景深說,「二十四小時之前,晚上失蹤的,警方已經介入了。」

陸琨喉結上下的滾動著,他口中幾乎都要吐出方頌琪的名字來,卻又臨時剎住了口中的話。

他想起來霍景深剛才所說的「隔牆有耳」。

他現在如履薄冰,一旦是被發現了任何端倪的話,恐怕他現在所擁有的這一切,就如同是井中月水中花一樣,全然都要煙消雲散了。

霍景深說:「你現在不用說話,我已經知道,方頌琪的失蹤,恐怕是和你沒什麼關係,這……就危險了。」

他本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陸琨。

而陸琨,恰恰就是唯一一個所有的可能性中,可以保全方頌琪的人。

因為如果是陸琨,那陸琨絕對不會傷害方頌琪。

可是別人的話,就……

難以保證了。

霍景深都可以想到,那就不用提現在都身在局中的陸琨了。

陸琨掛斷電話,他靠在牆邊,覺得胸口憋悶的很。

他緊緊地握著手機,想要打電話,卻又不知道該從何去尋找,只好想把手機放進了口袋裡,拿出來一盒煙來。

他抽出一支煙來,一隻手夾著,另外一隻手向上遞著打火機。

咔啪一聲,打火機點燃,上方點燃了一簇橘黃色的火苗,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朝著唇邊銜著的煙蒂靠近。

可是,手卻抖的不受控制。

他在洗手間抽了兩支煙,才緩緩地垂下雙手來。

他穩了穩心神,抬步走了出去。

方頌琪是他招惹的,現在出了事情,他不能慌,他必須要沉著應對。

首先……

他懷疑的對象就是——

朱芊芊。

從洗手間出來,他洗了洗手,又在身上噴了一些驅蓋煙草味的香水,才重新回到了家宴的大廳內。

說是家宴,而實際上,只有朱家父女和陸琨三人。

朱家父女的家族,現如今都是在國外,如今回到國內發展,到底也都是借了陸琨的話,才回到國內來辦分公司的。

他坐在朱芊芊的身邊,朱芊芊就靠了過來,「你抽煙了?」

陸琨點了點頭,「嗯,抽了一支。」

朱董朝著這邊看了過來,「怎麼又抽煙了?」

陸琨還沒有開口,朱芊芊就回道:「爸爸,男人抽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你不是也一直在抽煙么,現在怎麼還說阿琨。」

朱董皺了皺眉,「你看看你,什麼事都護著他。」

「爸爸,就是你說的不對嘛,」朱芊芊噘著嘴,「他最近辦廠子,又各種項目,壓力大,都怪你不給他安排得力的人,什麼都靠阿琨一個人撐著。」

朱董想了想,「那我這邊讓小方過去幫你吧,有什麼需要的,你就直接跟我說。」

全程都不用陸琨說華,就朱董和朱芊芊兩人一人一句,一來一往的,就已經將他身邊的人給敲定了。

陸琨心中冷笑。

其實,他早就想到有這一天了。

雖然說了,娶了朱芊芊,就等於說拿到了G&Q集團,可是在此之前,朱董的爪牙和脈絡,卻是盤根錯節的,已經安插在他的身邊了。

這次其實借著機會回到c市,就是想要擺脫掉朱家的那些眼線的。

和方頌琪重新定情的度假村的項目,就是他另起爐灶重新開始的。

他本來是想要自己獨自一人創業,那會很難,畢竟一邊還有朱家的眼線。

可是意外的是,霍景深找到了他,要和他合作,既然是來,那就是客,沒有永遠的敵人,他站在他這邊,能彼此都得到利益,那就是朋友。

就如同是現在,還是霍景深告訴他的有關方頌琪的事。

朱董事長下午還有一場高爾夫球會,就先離開了。

陸琨開車送朱芊芊回別墅。

也就才不過一個星期的時間,朱家就已經大手筆的在c市的別墅區買下了一套別墅,以供給自己的女兒居住。

這果然就是天差地別,有些差別,是自從出生,就註定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8章 料事如神

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