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94章

南宮楚河見到琉璃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面前,並沒有因為別人的陰損之計而受到傷害時,原本提起的心又一下子放鬆下來。

可他一想到,那些隱匿在琉璃身邊,那些藏在暗處,隨時可以危及她生命的人時刻存在,心中又不免對琉璃流露出同情之意。

這就是所有位高權重者,門牆之後的爭鬥!也是他討厭自己親生父親的緣故。

一道清冷寡淡的目光落在南宮楚河濕漉漉的衣服上停頓數秒。

忽地側身向身旁的鈴蘭低聲吩咐什麼,之後便不再看向南宮楚河絲毫。

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此地。

若不是南宮楚河旁生枝節,說不定她能洞察兇手,如今只得從長計議。

對待南宮楚河,此刻的琉璃,心情十分複雜。

明明是好心救她,她無法指責,卻也無法原諒。

隨後一件銀色狐裘大衣便披落到南宮楚河身上。

「更深夜露,望南宮侍郎注意身體。公主殿下還囑咐,希望南宮侍郎處理好份內的事兒,儘快離開!」

前一秒讓人感激涕零,后一秒的話讓人如當頭棒喝。

鈴蘭躬身垂頭以表尊重,自顧自的傳達著。

背過身行走,摸了摸自己的人鼻子,有些許尷尬。

好歹也是奮不顧身的救公主之人,公主這般講話似乎有些怠慢。

實際上公主的原話是,去給他拿件衣服披上,免得落下病根回頭還要找本公主。人情什麼的最是麻煩,讓他趕緊走,眼不見心不煩。

公主最不喜麻煩,這位南宮侍郎似乎踩到雷區了。

不過,這似乎也怪不到南宮侍郎頭上。

她家公主,好生蠻不講理……

有人惦記上,她反而嫌麻煩。以後可怎麼尋得一個如意郎君呢?鈴蘭不由為公主以後的婚事發愁。

潑墨的夜,皎潔的月光籠罩下,那些曾經的陰霾早已消退。

因大火熄滅,這裡早已人影離散。而在這片因大火陷入死寂的草地上,南宮楚河卻始終孤零零的站立著。

一個身披銀色狐裘的男人,他渾身濕透卻巋然不動。

直至良久,他才後知後覺的離去。

翌日,皇帝大發雷霆之怒,問罪了管理此次出行的人,還問罪了幾個夜間守衛的領事。

出了這樣的事兒,皇帝也沒心勁繼續狩獵,索性班師回朝。

相較往常,這應當是琉璃國史上最短的一次秋獮。

琉璃皇宮,沐璇閣。

那日的大火,明明是有人想置自己於死地,可蒙將軍調查所給出的結果卻無足輕重。

只道是幾個士兵偷懶,所以將火源堆在自己帳篷旁,秋干物燥意外所致。

琉璃的心中不由冷呵,真把自己當玩泥巴的孩子糊弄。

這樣的結果,琉璃自是不信的,她相信父皇亦是不信的。

若真如此,父皇至於躲在乾清宮數日未入後宮?只怕是無顏見他的美妻嬌女吧!

琉璃知道他們不過是背後之人推出來的替死鬼,事情根本不會如蒙將軍所調查的這麼簡單。

幾個普通的士兵又怎敢有膽量將火源堆在今上寵愛的琉璃公主的帳篷旁?莫非是系在脖子上的頭不想要了?

可父皇卻不予追究,反而雷霆大怒的處死那些士兵,著實令琉璃百思不得其解。

想到的唯一可能,便是,父皇在有意包庇某些人。

而那些人的存在,在父皇的心中甚至更重於我和母后的安危。一想到此,琉璃有些心寒。

本以為父皇對母后的愛重於一切,如今,琉璃有些許失望。

長樂宮。

「皇上,我們的華兒差點死於非命,您難道就這麼輕易放過幕後真兇嗎?」李氏雖然梨花帶雨,十分嬌弱,但態度硬朗,對皇帝略顯犀利的質問道。

她向來不愛招惹是非,心存善念,一心只想做一個母儀天下的好皇后。可這不意味著她膽小怕事,她決不能姑息有任何人來傷害自己孩子。

慕明遠與李氏是青梅竹馬,他們之間的感情自然比慕明遠與其他妃嬪感情深厚。

他身為一國之君不能給她唯一的愛,卻將自己一顆心給了她。

他在乎眼前的女人,只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

當年先帝退位,自己尚且年幼。將皇位傳給自己之時,怕自己無法堪當大任,又擔心母族強大幹政以至霍亂朝政,遂讓德高望重的三朝元老陳明輝輔佐自己。

在自己當政初期陳氏一家的確是幫了自己不少忙,而自己也向來尊重厚待他們。

可近年來他們非但不知滿足還愈發猖狂,妄圖主導朝政大局,煽動朝堂廢太子廢皇后,並立陳氏為後。

這次居然蓄意縱火,妄想燒死自己的皇后。想到此,慕明遠一雙冷眸中洶湧烈火。

他們的真實意圖其實並非琉璃而是皇后。

傷害的,一個是他心愛的女人,一個是他的愛女,他又怎能坐視不理?

可他現在只能隱忍,不能公然懲戒,又怎不窩火?牽一髮而動全身。現下也沒有確鑿的證據,所以慕明遠不好發作。

慕明遠的眉頭皺成川字,一拳重重的揮落在身旁的鎏金扶手上,神情低落,略顯黯淡,「朕這皇帝做的著實窩囊,居然不能保護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皇上,臣妾求您別這樣!」李氏見慕明遠如此,一下子心軟下來。

這是她的夫君,她的天啊!她如何不心疼?

她纖纖白皙的玉手緊緊的握住慕明遠的大手,含情脈脈的凝望著慕明遠。

她是愛慘了這個琉璃國國君,所以哪怕違背初衷,哪怕此人妻妾成群,她還是嫁了。

李氏雖偏執但終究是個心軟的女人,她愛護自己的孩子,但她也不忍看自己的丈夫鬱鬱寡歡。

丈夫為天,在她心裡豐華帝便是她的天。

看著這樣的李氏,皇帝那顆原本頹廢的心熨帖不少,再次變得野心勃勃。

他深邃悠長的黑眸看向遠方,眼角慢慢流露出陰鷙,鏗鏘有力的保證,「雲兒,你放心,朕一定會為你主持公道的。那些人會為他們今日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李氏輕輕點頭,對慕明遠的話,她向來深信不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鳳不歸巢:帝女傾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鳳不歸巢:帝女傾天下目錄 鳳不歸巢:帝女傾天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4章

9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