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意外頻生

第1594章 意外頻生

無人能料到,邪靈尊主命令飛鵬拿下葉純陽,其實是為了吸引旁人的注意力。

果然南玄王為救葉純陽,不得不出劍斬了飛鵬,而此際,便是邪靈尊主奪舍的時機。

葉純陽心中大凜!

邪靈尊主不是白靈和飛鵬這些洞天境修士,後者論境界而言,只相當與人界的元嬰期修士,絕非能夠與邪靈尊主這樣地仙境強者相提並論。

葉純陽化神期的肉身不弱於地仙境,但畢竟法力大跌,此刻被邪靈尊主以時空秘術所禁,憑自己之力,只怕難以掙脫出來。

而這稍一分神之間,邪靈尊主已出現在葉純陽上空,帶著一聲狂笑,向其天靈蓋落下。

葉純陽卻目光一閃后立在原處不動。

一切彷彿已成定局。

「嗡」的一聲,邪靈尊主陰魂沒入葉純陽體內,其身體狂震,眉心處泛起陣陣綠芒,另一旁,聶歆修為不及,直接被遠遠震開,面色蒼白的嘔出一口鮮血。

她驚駭的望著被奪舍的葉純陽,眸光閃爍不定。

他就這麼死了嗎?

聶歆說不出是什麼情緒,只覺得曾經臨都城裡發生的一幕,此刻無比清晰的浮現在腦海中,然後又感覺自己好像失去了什麼,變得空落落的。

這時眾人也才反應過來。

扭首看去,葉純陽已是神色麻木,一副言行不由自己的樣子。

「他被奪舍了嗎?」

木玄衣有些失神。

昊德真人也愣了愣,這一切發生太快,沒有人能夠阻止。

他們也無法阻止!

邪靈尊主是地仙境的修為,與對方相比,他們委實相差太遠!

「可惜了。」燈玄道人道。

他竟沒有半點報復的快感,反而覺得有些遺憾。

「葉道友!」

南玄王神色驟變。

他的巨劍已經懸在上空,但邪靈尊主已經奪舍了葉純陽,此劍落下,固然可以將邪靈尊主滅殺掉,葉純陽也會因此斃命。

但是就在眾人一致感到意外之時,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葉純陽眉心處綠芒閃爍幾下后,忽然消失不見,然後其雙目中綠焰跳動,一股強大的神念波濤席捲而出,緊接著似乎有一聲凄厲的尖嘯聲響起,一個虛影浮現在其上空。

竟赫然是剛剛坐落在葉純陽體內的邪靈尊主。

這個時候,眾人都見到邪靈尊主現出身形后,周身圍繞著一股雷電,法力一觸及,立刻被擊得煙消雲散。

眾人對此雷電並不陌生,正是葉純陽飛劍上獨有的天雷之力!

這一幕的出現,讓所有人都大感震愕,但是不少人都暗中鬆了一口氣。

聶歆美眸劇烈收縮,震驚之中,不禁顯露出一抹輕鬆之色來。

「你竟能將神魂賦于飛劍之上,你是魂修!」

再次奪舍失敗的邪靈尊主,看著葉純陽的目光透出不可思議。

方才他明明已經坐落到葉純陽的識海,從某個角度而言,他已經算是奪舍成功。

但邪靈尊主萬萬沒有想到,就在他準備抹去葉純陽的意識,融合他的肉身之時,葉純陽的識海中竟已修成元神,並且將八十一口蘊有天雷之力的飛劍調動到識海之中,以元神御劍,直接將他逼迫出來。

天雷之力本是邪靈尊主的剋星,之前附身在南玄王的真身之中,陰魂沒有外露,對此尚且不懼,但此刻只剩一道陰魂之身,自然防禦力大減,在葉純陽有意突襲之下,竟將他重創。

「神魂御劍,只有分神期的魂修才能做到,這小子就算修成元神,也還未達到此境界,莫非是修鍊什麼特殊的魂術?」

邪靈尊主臉色陰晴不定。

葉純陽眼中露出一抹譏諷,沒有與邪靈尊主多說半句的意思,直接催動青雲翼抽身而退。

邪靈尊主遁出后,周圍的虛空禁制也隨之消解,瞬息之間就已閃遁出百丈之外。

「小子哪裡走!」

邪靈尊主憤而追擊。

此時的他,沒有實體,實力大減,必須奪舍一具身軀才能與南玄王抗衡,在場之中,唯有葉純陽修為最低,肉身也最完美。

更重要的是,他身上隱藏諸多秘密,讓邪靈尊主興趣大增。

「閣下還想到哪兒去?」

突然,一聲雷霆般的轟鳴響徹,天空中烏芒籠罩,傳出一股驚人的壓迫。

南玄王陡然驅劍,怒斬而下!

邪靈尊主眼角狂跳,急急轉身一道光幕打出,護住全身。

「砰砰砰……」

陣陣低沉的劍氣爆鳴聲傳來,四周的空間都在這一劍狂斬之下扭曲震顫,擠壓出一個個肉眼可見的凹弧,卷出凜冽的風暴。

此劍,南玄王實已揮出十成之力,縱是邪靈尊主防護及時也臉色大變,施出的護身法罩瞬間化為碎光爆開,身形直直暴露在巨劍之下!

邪靈尊主神色大駭。

南玄王此劍大大超出他的預料,一旦落下,縱是他也是地仙強者,恐怕也要灰飛煙滅。

「今日之局怕是難以逆轉了,不過只要本尊神魂尚在,他日另尋身軀之後,再來滅此妖龍!」

眼見巨劍落下,邪靈尊主面露不甘,猛然結出一個玄奧法訣,周身綠焰狂涌。

虛空頓時泛起波動,黑色裂紋閃現而出,隨後邪靈尊主竟身形模糊,快速朝裂紋狂掠而去。

「砰」的一聲!

巨劍悍然斬下,一股海嘯般的靈波狂卷而出,縱是兩族洞天境高手也被震得氣血翻騰,倒飛而退,連虛空都被炸出一道道狹長裂痕。

「死!」

南玄王發出厲喝,巨劍再次橫空一斬,彷彿開天之神,要將天地豁開。

「不!」

邪靈尊主剛剛踏進虛空裂縫,直接淹沒在劍光之中,巨劍自其陰魂之軀洞穿而出,身形很快暗淡下來。

兩族高手看著此幕,內心泛起劇烈的寒意。

真龍之威,恐怖至斯!

或許是這一劍威力太強,將周圍的虛空都壓得不斷爆裂開,浮現出一道道狹長的空間裂縫。

狂暴的靈氣席捲出,縱是昊德真人等人洞天境的修為,也不敢靠近,急忙抽身回退。

葉純陽眼神一凜,青雲翼一閃后,同樣快速飛退。

不過在閃遁之際,他餘光一掃,忽然朝某處俯衝而下,隨後抓起一個人影,將其一起帶走撤離。

正眼睜睜看著一道劍氣餘波襲來的聶歆,忽覺身後景物倒退,再一看身旁的青年,清冷的眸子中泛起微微的波動。

她沒有說話,卻不由自主的朝青年靠近一分。

葉純陽微一皺眉,卻又松展看,眯著雙眼緊緊盯著劍芒斬下之處。

此時劍光已漸漸散去,卻再無邪靈尊主的蹤影。

看來多半是被南玄王一劍滅殺掉了。

「這老妖的神通倒也不弱。」

葉純陽心中暗鬆一口氣,而後深邃的看了一眼南玄王。

畢竟他還沒有恢復飛升前的境界,獨自對付邪靈尊主這樣的地仙強者還是有些棘手的,好在南玄王已經恢復真身才能將其除掉。

然而,就在葉純陽面上稍顯鬆懈的時候,忽然目光鎖定一處,神色猛地一凝。

「嗖。」

一聲尖銳的破空聲傳入耳中,來勢極快,讓人意料未及。

葉純陽剛剛有所察覺,身後突然毫無徵兆的閃過一道虛光,這光芒隱晦至極,若非葉純陽這樣感知敏銳之人根本無法發現。

「噗嗤!」

近乎本能一般,葉純陽陡然一催劍訣,身上銀華閃動,密密麻麻的銀色飛劍從袖中激射而出,懸在半空處化為參天劍陣,直向虛光斬去。

他沒有時間去多想這道虛光是何物,卻從中感覺到強烈的威脅,所以先發制人。

但是就在劍陣落下之際,場中再生變故。

那道虛光閃掠之處,突然裂開一道空間縫隙,從中飛出一個年輕人影。

這人灰頭土臉,身軀單薄,背著一個裝滿書籍的背簍,左手握著一頂油紙扇,右手一本殘破書籍,彷彿進京趕考的書生。

但看那本殘破書籍的封面,赫然寫著「修仙誌異」四個字。

這書生憑空出現在此,臉上一陣茫然。

隨後他聽到些異常的聲音,愕然的抬頭,只見眼前銀華爆閃,大片攜帶著雷火電光的劍影似疾風驟雨般直直向他斬來。

望著這些密密麻麻的飛劍,書生一時呆在那裡,直到那陣陣震耳的雷鳴聲響起,他才彷彿驚魂初醒一般,臉色大變的大喊道:「各位神仙大能,小生只是讀書人,偶然路過此地,還請高抬貴手,不要殺我啊!」

見到這名書生,所有人皆是深感意外。

而葉純陽看到此人的面容,腦海中浮現出一些熟悉感,不由得將劍勢一收。

但由於方才對虛影的警惕,他出劍極快,此時就算再收回也已來不及。

恰在此時!

那道飛遁極快的虛影出現在書生身前,劍陣猛然轟下,隨後一聲慘叫發出,顯得撕心裂肺,尖銳無比。

包括葉純陽在內,眾人也這時也才發現這道虛光中顯現出一張人臉,其熟悉的模樣,正赫然是邪靈尊主。

方才南玄王那威力驚人的一劍,竟沒有把它完全滅殺掉。

而看他此時的形態,儘管法力還在,但意識已經薄弱至極,葉純陽本是無心的催動劍陣,卻以天雷之力將他最後的意識抹去。

出人意料的是,就在這邪靈尊主最後這道陰魂爆開之時,那名薄弱書生也被靈波捲入,爆炸的虛光全都湧進其身體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神界當廚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在神界當廚仙 我在神界當廚仙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94章 意外頻生

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