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皇帝不認同這話。

第372章 皇帝不認同這話。

張廷玉是翰林院侍讀,官職是從五品。因為當今的皇帝勤奮好學,每日空閑時間,會傳詔侍讀們給他講書,這個職位便顯得重要起來。現在的吏部尚書高士奇原來便是侍讀,皇帝問到什麼經史典故,他都能對答如流,而且見解獨到。漸漸地高士奇成了皇帝跟前的第一人,大家都想拉攏他。

這是以前的事了。後來,因一件小事,高士奇被眾臣群攻罷官。復官之後,沒再做侍讀。

現在的張廷玉是十幾名侍讀學士中間最出色的。雖沒像當年的高士奇那樣,日常隨侍左右。但皇帝傳詔他的次數最多。當值的時候,基本都是在上書房候著。

今兒他在跟皇帝講書時,聽到八阿哥說胤禛要來香滿樓吃白切雞的話。想到張廷璐正在辦宴,擔心萬一胤禛在這裡有什麼閃失,又想到可能還會有別的官員來。

講完書後,便向皇帝告了假。

張廷玉來到香滿樓前還沒下馬,便看到站在門外的胤禛、溫達和蘇櫻,心道,還真是回來對了。有官員來添禮,老三一個人招呼不過來,只是八品小吏的老四應付不了這種場面。

張廷玉看到張廷璐時,張廷璐也看到了他。

小跑過來,歡喜地說:「二哥,我的好二哥,你回來的真及時。我正準備著人入宮裡給你捎信呢。四爺在這裡攪場子,攪得我有點頭暈,招架不住了。」

就在這時,管銀袋子的小夥計唱報道:「南市車馬行李雪鋒李掌柜添禮金一萬兩,翡翠玉鐲一對。」

張廷玉:「......」震驚道:「你跟他什麼關係?怎麼添這麼高的禮?」

張廷璐哭笑不得,低聲說:「一萬兩算什麼,比他更高的多了去了。年俸一百八十兩的人都添了三千兩呢,生意人別的沒有,就是銀子多的。」

俸銀一百八十兩的是正一品。

張廷玉問:「誰這麼快就來了?」

張廷璐等著他二哥第二次震驚呢,沒料到這麼平靜,聽他話里的語氣,像是知道有人會來似的。於是賣了個關子:「你猜猜。」

張廷玉:「索大人?」

這下輪到張廷璐無語了。

生意人可千萬別自認為是人精,真正的人精,都在官場上呢。

「二哥你快進去,吃皇糧的都交給你了。」

張廷璐的剛話落。

年羹堯在他們不遠處跳下馬,對著張廷玉說話:「衡臣兄也在啊!」他跟張廷璐比較熟,對張廷璐說話時,省去了稱呼,直接問:「聽說四爺在這裡,他人呢?」

張廷璐扭頭一看,胤禛他們已經不在外面了。接話道:「剛進屋裡。年兄,你是專程來添禮的,還是找四爺?」他不是故意問,他就是想知道年羹堯怎麼回答。

因為,也只有在年羹堯這裡,才能得到真實的答案。

「我來找蘇姑娘,順便給你添禮,再見見四爺。衡臣兄,我先進去。」

年羹堯抬腳要走,張廷璐提醒道:「八爺、索大人和溫大人,還有九公主和大福晉在裡面。」頓了一下,又說:「我爹也在裡面。」

張廷玉:「......」比預想的還熱鬧。

這個時候的佟家,佟國維正在琢磨著著,是讓佟科多的夫人祿氏去添禮,還是讓老大媳婦去。他夫人早些年便去世了,老大媳婦是長房長媳,算是整個佟家的當家主母。

但老大媳婦沒眼色,不是很會說話;老大也沒有佟科多的官位高。由官位高的夫人去添禮,主家才有臉面。拋開蘇櫻這層關係,他也想跟張家走動起來了。據他觀察,張廷玉決非池中之物,早晚會是第二個高士奇。

等到別人飛到枝頭的時,再想聯絡感情就晚了。

佟國維聽到派出去的小廝稟告香滿樓里的情況后,決定自己去。

張英在呢。

他親自去,也不算掉架。

佟國維決定之後,就向內閣的當差太監交待了幾句,便出了皇宮。他不知道,他走沒多久,皇帝便差趙勝傳詔他。

趙勝自然是沒見著佟國維,把內閣太監的話,原封稟告給了皇帝:「佟大人說今兒是張老孫子的滿月宴,他早走會兒,去喝張老的喜酒。若是有人找,是急事,就派人去香滿樓尋他;不急的話,等下午他回閣里時再說。」

皇帝問:「哪個張老?」這是對上了年紀普通人的尊稱,皇帝一下子沒想到是誰。

旁邊的高士奇插話道:「張英張大人。」

皇帝若有所思地「噢」了一聲后,說:「在香滿樓擺的宴啊。」

趙勝:「應該是的,現在城裡流行在酒樓擺宴。萬歲爺,需要奴才去傳佟中堂嗎?」

「不用了。」

皇帝說:「你去東三所,把在老四身邊侍候的人叫過來。」

趙勝離開之後,皇帝問高士奇:「這一個多月,你跟老四聊過五六回了,你覺得他如何?」

這如何,如何得模糊。

一般人可能不知道皇帝是什麼意思。

高士奇知道。

「回萬歲爺的話,臣認為除了失去以前的記憶之外,別的無礙。四王爺人聰明,能舉一反三。對他說一件事,再說另一件事時,他能把這兩件事聯繫在一起思考問題。」

話鋒一轉又說:「不過,依臣來看,至少要二到三年,才能恢復到失憶前的思想境界。」

「不過」二字,聽得皇帝心裡「咯噔」,生怕是什麼不好的事。聽到後面的,又放下了心。

兩三年不算長。

「你沒有覺得,他行事有點不靠譜,任性?」皇帝問。

高士奇笑道:「萬歲爺是說四王爺去朱家莊的事啊!在臣看來是人之常情。他就記得蘇姑娘,再加上京城裡的人多複雜,一般的人都會先到熟悉的人那裡了解一下情況,再來京城。畢竟在路上向別人了解的情況,不一定是真實的。需要找可靠的人證實一下。」

皇帝說:「他是真的想在那裡住下去,過普通人的生活。若不是朕下死命令把他圈在東三所,他又跑去朱家莊了。就這,還天天想著法子出宮。」

皇帝哼了一聲道:「他以為自己安排的多巧妙呢。不是我故意放他一馬,他出得了皇宮?」

高士奇怔了片刻,接話道:「這可是抗旨。」

皇帝轉臉笑道:「看在他身體不好的份上,由他這一回了。」

高士奇稱讚:「萬歲爺大度。」

皇帝又說:「朕以前沒見過失憶的人。怎麼失去記憶,性格跟以前大變樣。老四以前對差事多重視,朕現在每日安排一些人跟他見見,聊聊天,是想讓他快速的了解朝政,認識大家。瞧瞧他在這一個多月里,都跟他們聊了些什麼。凈是逮住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問來問去。好奇心強的很。」

高士奇笑道:「萬歲爺勿需擔心,這很正常。一個人,首先他是一個普通的人,其次才是皇子,或是官員。一個普通人,首先關心的自然是衣食住行,柴米油鹽的問題。等這些熟悉了,才會有更高的目標。」

皇帝一想,也是。

於是話題轉到了另一個他關心的事情上,「福存是怎麼回事啊!鴻臚寺離開他,還不找寺卿了?呆著那裡不想換地方。」

高士奇收斂了笑意,沉聲道:「年輕人有些不懂事。回頭,臣再找他說。怎麼也得把他調出來。費大人一辭官,烏拉那拉氏沒一個在重要位置上的朝臣。不知情的人,還以為萬歲爺對烏拉那拉氏有誠見。」

皇帝本來沒朝這裡想。高士奇這麼一提醒,他瞬間覺得讓福存調到吏部迫在眉睫。

君臣二人談著話,便等來了梁九功帶來的高庸。

高庸以前見皇帝,都是遠遠的見,從來沒被皇帝詔見過,更沒進過乾清宮。主子爺不在,莫名其妙被傳詔,嚇得哆哆嗦嗦的。

「站起來回話。」

皇帝問:「看你有些面熟,以前就在東三所當差,是不是?」

「回萬歲爺的話,是。」

高庸依舊趴在地上。

「聽說你家主子出宮是想吃香滿樓的白切雞?」皇帝語氣平和地問。

高庸又哆嗦了一下。

但因為他一直在哆嗦著,外人看他跟先前並無兩樣。

高庸一邊哆嗦,一邊在心裡飛快地盤算著。承認這話是自己說的,得罪主子爺,輕則杖二十,打個半死不活;重則攆出府。攆出府,跟打死差不多。攆出府的人,回不了宮。一個凈了身的太監,在外面沒法討生活。

死不承認......得罪八爺......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反正八爺性格好。

「......萬歲爺是聽哪個嘴賤的胡咧咧?我家主子怎麼會因為白切雞出宮。香滿樓即便是京城第一酒樓,跟御膳房的廚子相比,還是差遠了。」

皇帝不認同這話。

他在朱家莊吃的東西,樣樣好吃。御膳房的廚子折騰一個多月了,也沒折騰出來那個味道來。他又不想因吃食的事,去問胤禛。

他曾有過幾次,派人把朱家莊的廚子叫到宮裡來的念頭。若不是特殊時期,早派人去了。

「那你主子出去幹什麼?」

這個問題,高庸打定主意得罪八阿哥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

「今兒是張老師小孫子的滿月宴,我家主子說還沒見過這位老師呢。說想趁此機會,出宮拜會老師,順便送份賀禮。」

主子啊,奴才往您臉上貼金了,八爺要是找奴才麻煩,您可要幫奴才。全天下人都知道萬歲爺尊師重道,說您去見老師,可比見蘇姑娘這個理由強百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福晉求和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福晉求和離目錄 重生福晉求和離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2章 皇帝不認同這話。

9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