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上位面

第434章 上位面

======明日給大家發上來2w字。咳咳,攢了好久了…一直沒發。主要是最近習慣手機碼字(走到哪裡都方便碼,回國后忙,很難有打斷時間安靜寫,只能抓住零碎時間。),但是上傳以防萬一(果醬玩某些遊戲,經常喜歡改手機時間),還是電腦設定時間上傳,這幾天懶得開電腦,就一直沒傳。明天要開電腦查下學期的課程,正好傳上來!========

她看著滿屋子的狼藉,心裡依舊是不好受,除了生氣還有不甘心和委屈。

都被扣在了地上的涼飯菜依舊香味撲鼻,累的不行的她是看著也開始肚子抗議了。

緩了緩才開口向屋外喊道:「紫嫣?紫嫣!?來人!進來收拾!」

可惜喊聲過後,外面一片安靜,無人應答。

樓姑娘氣憤地站了起來,火氣也又竄了上來!

正當她想衝出去好好教訓那些不盡心的丫頭們時,突然察覺到有人進來了。

「哼,該死的丫頭,你們姑娘我……」

話說一半,立馬閉了嘴。來者一身黑衣,她很熟悉,是蔡相安排來給她任務和指示的死侍。

樓姑娘立馬變得恭恭敬敬:「您怎麼來了,快坐快坐!」

說著將軟榻給讓了出來,自己跑到一邊去準備倒茶。

死侍面無表情,冷眼看著滿屋子的狼藉,稍稍透露出嘲諷和不屑的神情。

沒有去坐軟榻,也沒有接樓姑娘的殷勤,而是將一封書信給放到了一旁還立著的物體上面。

「你的信大人看了。這是大人最新的指示,只許成功,不可失敗。」

「是!樓兒明白!」

樓姑娘小心翼翼拿過信,低頭應答后再一抬眼,那黑衣死侍已經不在了。

「紫嫣?紫嫣!」

樓姑娘又喊了幾聲,依舊是無人應答,她這回到是不氣了,反而十分放心地拆開信閱讀了起來。

讀著讀著就紅了眼眶,慘白了臉,捏著信的指頭用力之大,簡直是要把這信給擰破。

(杏兒?呵!)

[「你得罪了王妃,若叫蔡相知曉,那肯定就要被拋棄的呀!畢竟…你這種身份的傀儡,那蔡相手中可是一大把呢!一個不成就換另一個,輕鬆的很!」]

樓姑娘想起了晴兒的話,心裡又難受又有些害怕。

「我明明沒有告訴蔡相,怎麼會這樣……」

黑衣死侍通過臨時陣法,走的是乾淨迅速。但他不曉得,他剛消失在王府,一個颯爽的身影就落在了樓兒房屋的屋檐上,是影月。

(蔡相的人?奇怪,如果蔡相手中掌握著這樣的人物,想反了這個朝,不是很容易的嗎?)

影月滿懷疑問,身姿矯健,幾個起落,就離開了王府,趕向蔡相府。

翌日.丑時.

影月聽了蔡相府一夜的動靜,是將蔡相與那黑衣人的對話和近一段時間的動向都給聽了個明明白白。

趕回王府的她,本想就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去休息,卻突然瞥見了坐在自家府邸門口,昏昏欲睡,比起尊貴萬千的小王爺到更像個落魄至極的流浪漢的康落。

影月站在王府圍牆上的身影頓了頓,她在猶豫要不要去管這個康落。

最終,還是躍身下來,落在了康落的面前。

(這麼大動靜都還沒醒,睡得真死。)

影月以為的大動靜,其實在普通人的耳中,那真是還不如風聲來的大。

可憐的康小王爺就這樣又被影月給嫌棄了。

影月伸腿,輕輕踢了踢康小王爺的腿,康小王爺一個激靈,可算是醒了。

他坐在門檻上,瞪大了雙眼看向影月,眨巴眨巴眼,愣了幾秒,才欣喜地站了起來。

(嘖,日落國就是日落國,這也能算個王爺?)

影月繼續嫌棄著康落。

「你,你回來啦?」

「……」廢話。

影月懶得搭理他,徑直抬腿走入府中,康落則傻兮兮樂呵呵地跟在後面。

「怎麼樣?探查到什麼了?」

影月又送給了他一個瞧「傻子」的眼神,康落這才反應過來。

他的府邸里滿是由各個不同勢力送來的女人,府中人員錯綜複雜,隔牆有耳再正常不過,他居然就這樣大大咧咧地問起了影月,確實是他犯傻了。

正常時候的康落是絕對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但也不知是為何,自從遇到影月後,他就開始智商狂掉。

看著影月,他就十分的安心和有安全感,儘管實力很強的影月大部分展現功夫的情況都是在揍他。

影月並不打算今夜就告訴康落,她想先回去休息,但康落可不想等了大半宿都不能換回一點跟影月一起獨處的時光。

「哎,別走嘛。先去書房,你若不告訴我訊息,我一定會擔憂的一整夜都無法入睡!」

康落攔住了要走向回房間那條路的影月,指了指另一條道路,可憐巴巴地撒嬌賣萌。

「哦,剛才瞧你睡得不錯。」

雖然影月冷冷地戳破了康落的借口,但還是轉了方向跟去了書房。

進到書房的院中,康落還特意敲響了專門負責在書房伺候的家奴的房間門。

「去叫小廚房備點熱菜,來兩份,本王餓了!」

康落本來下午就在纏著影月,找各種理由,連鮫國都用上了,就為留著影月在書房陪他。

入夜後,影月突然察覺到了府中有入侵者,在他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就丟下他跑了。

可憐的康小王爺只能孤獨寂寞冷的默默等影月回家,沒想到這一等就忘了飯點,入了深夜。

他從午膳後到現在是一口沒吃,本身倒也不算特別餓,他主要是擔心影月餓了。

影月瞥了一眼去安排備膳的康落,沒有說話,但一向冷冰冰的面容柔和了不少。

「明日,樓姑娘勸你去花樓,給你介紹蔡相的新棋子,杏兒。他們拿到了天澤山上小王爺曾用過的劍,要杏兒用此物試探你。」

十分濃縮,十分簡短,給康落說得一愣一愣的。

他雖然不清楚影月的身份,但相處這些時日,他也是有感覺的:月兒估計就是傳說中至凰國的精英鳳凰衛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鮫人淚之畫地為牢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鮫人淚之畫地為牢目錄 鮫人淚之畫地為牢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4章 上位面

8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