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浮屠城毀了(2更)

第685章 浮屠城毀了(2更)

擇天城的二老沒找到什麼線索,倒是把雲家軍給摸出來了,不過他們知道也改變不了什麼。

雲家軍已經集結渡口了,就待林霜語一聲令下,就可直奔獼猴城。

「雲家軍,遠在漠北城的雲家軍,憑空消失的二十萬兵馬,竟出現在川西!」

老婦人的語氣略帶諷刺,說完冷哼一聲看向雲長使。

這個消息,不就是雲長使告知他們的,動用了浮屠城的人去結果計劃落空,雲家的二十萬兵馬還不知所蹤,這就是他說的不知所蹤?

是飛過來的還是遁地過來的?

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

難怪小小川西,敢打獼猴城的主意,二十萬兵馬守在獼猴城,不管是哪一方,怕是都沒辦法輕易動了。

這獼猴城等於是拱手送給川西了。

有了這二十萬兵馬,加上獼猴城的要塞位置,和西北目前的局勢,川西無形之中竟成了大氣候。

「是屬下失職!」雲長使不用旁人說,心裡已經氣的嘔血了。

誠如人家說的,二十萬兵馬,不可能飛過來也不可能遁地過來,這麼多人,一點消息都沒有,就是失職!

也是他疏忽大意,根本沒想到,雲家會不辭辛苦,千里迢迢投奔川西!這一南一北,風馬牛不相及,路上更是艱難險阻,誰能想到,他們不僅來了,還平平安安的來了,瞞過了他,也瞞過了大夏和羌穹!

老城主負手而立,並未說什麼,面色難測。

看不出時候生氣了,但是周圍的氣壓有些低。

「獼猴城的事已成定局,城主,除非...」擇天城出手,或者讓五城的出手,若不然,怕是再難挽回。

這外面的布局已經全部亂了,因為這個川西亂的。

老婦人身旁的老頭低沉而道,看向渡口對岸的一片軍營,眸中生寒。

沒等老城主說什麼,雲長使突然收到信號。

「什麼事?」此時,不是十分緊要的事,雲風龍的人不會如此不知進退稟報。

老城主眸光掃過臉色變的愈加難看的雲風龍,這裡,除非動用擇天城的力量,或是五宗五城之力,否則改變不了結局,但是現在還不到動用這些力量的時候。

在他的盤算里,這天下之爭,根本無需大動干戈。

五宗之力用於戰場,並非好事,會給以後帶來諸多麻煩。

「啟稟城主...浮屠城...浮屠城好似出事了!」楊文昊那個沒用的東西,枉費他栽培這麼多年,連一個內力盡散的宇文軒轅都看不住。

這下,雲風龍的面子裡子是真的丟盡了。

從城主出世,沒有一件事是如城主之意的,件件是都搞砸了!

「出事??」

老城主尚未開口,老頭兒挑眉一問,目光冷厲,讓雲風龍忍不住心口一緊。

「是...被秘宮給...毀了!」

這也是意料之外的事,秘宮掌握浮屠城的生死存亡,這件事,他們都知道,但具體卻不詳知,這麼多年,雙方相安無事,不到那份上,秘宮也不可能與浮屠城針鋒相對,他們猜測,秘宮不會坐到這一步,他們對浮屠城下手,意味著秘宮也不得善終。

浮屠城不可能放過秘宮,秘宮人再厲害,也躲不過浮屠城的追殺。

除非,秘宮想要魚死網破。

毀了!!!

這兩個字,顯然老城主也震驚不小。

雲長使低著頭,雙手將手中剛得的消息奉上!

上面寫的很清楚,是毀了沒錯,毀了!一座存在了千於年的宗城毀了!這意味著什麼,難以描述。

從這幾人的臉上就可看出幾分。

更何況,這次老城主出擇天城,就打算以浮屠城為據點,如今人還沒到浮屠城,就得了這麼個消息!

「秘宮...!」

老城主接了消息看了一眼,隨即緊緊將紙卷拽在手心,臉色終是暗沉了下來,「何人救走了宇文軒轅?」一片沉默之後,還是由老城主開口了。

「陸成風...之前在秘宮出現的,應該就是他。」

幾次懷他好事,雲長使提及這個名字,可是咬牙切齒。

「為何一直沒在掌控,他好像是浮屠城的一位長使。」看來,人在擇天城,對外面的事也並非全然不知。

老城主的質問,讓雲風龍不知該如何作答,他倒是想要掌控,奈何...那陸成風行蹤不定,實力又太強,除非他自己一直盯著,否則...還真的是把控不住。

「此人...實力與屬下相差無幾。」

這句話,屬實不想承認,在武學造詣上,都是入化境之上,可上次在秘宮門口,他明顯感覺到真要打起來,自己未必能有勝算,畢竟人家出身武宗,醉心武學,他相擁幻術,怕也的有機會,這麼些年,他在浮屠城走動的次數屬實不算少,卻一次都沒見過。

老城主沉默點了點頭,「去看看什麼情況!」

「城主,那此地...」

老婦人和老頭幾乎是異口同聲,就這麼走了,有些不甘心,陣破了,鎮魂井也毀了,最重要的是帝王劍...總要找出這個人才能安心。

擺動衣袖轉身,「既然一時沒頭緒,就等著他顯身吧,這樣的人物,在這亂世之中,總會露面的,五城事關重大,浮屠城出事,可能會影響其他幾城,必須先去處理。」

事又輕重緩急,看來,這位老城主還真是個取捨果斷的。

「城主,現在已經知道,那秘宮就是秘宗,依屬下看,還是儘早拿下或者控制住,免得夜長夢多。」現在看,怕是雲風龍前腳剛走,他們就動了。

這秘宮絕不是個省事的。

老婦人的話,老頭也頗為贊同附和一句。

「秘宗毀滅浮屠城,是為什麼?八成就是宇文軒轅的意思,寧可玉碎不能瓦全,他們已經知道擇天城的存在,恐怕也猜到擇天城插手五城之事,現在人不知所蹤,恐其他幾城再生事端,且現在去秘宮,只怕人去樓空,秘宗秘術,最是能藏匿蹤跡,人家不會等著咱們找上門,走吧。不著急,這世道,五宗終於是要聚首的。」

老城主難得一口氣說這麼多話,說話聲音有些輕緩。

片刻之間,已經不見蹤跡了。

正如老城主預料,秘宮人已經在百里嘉華的安排下離開了秘宮,這毀了浮屠城,是人家浮屠城城主所託,他們只是..幫了個忙而已。

俗話說,不破不立,這浮屠城的城主也的確是夠又魄力和膽量的。

若是被獼猴城其他人城民知曉真相,恐怕會質問一聲了。

好過更多的人還是還是在感慨,秘宮是真的什麼都敢啊。

「公主...是城主嗎?」

這些人還沒靠近獼猴城,清雅就感受到了,好在她素來謹慎,出了皇城之後,就一直在掩藏自己的氣息和內息。

她現在算是未必雲長使的命令偷偷出的皇城。

若是被發現,就算她是城主的徒弟,也的一頓罰。

清雅被問的有些迷茫,是嗎?是吧!可也不敢那麼確定。

城主在擇天城出現的時候,就有三四張面孔,若非常年相處,根本不可能發現破綻。

雖然不敢確定,但是清雅卻覺得八成就是。

至於城主身旁的兩位老人,她肯定沒見過,但是他們的態度十分古怪,在那位疑似城主的人面前,幾人都十分恭敬行禮。

如果真是擇天城的人,瞧不出真實身份也是正常。

擇天城的人想要千副面孔都不是問題,且讓人看不出破綻。

如果真是城主,那她就得萬分小心了,雲長使讓她不要離開皇都,相比是城主的意思,城主讓她留在大宛皇城,必有用意,要猜測城主的心思,太難,所以她根本沒話精力去揣測。

她是不該出皇都,可是...有些事,她想弄明白。

因為那個擇天聖女的出現,讓她對一直深信不疑的東西產生了一些懷疑,而這懷疑就像一顆種子,在心裡生根發芽,眼看就要長成參天大樹了。

尤其是這次邊境的瘟疫,本來她在皇城看不到病例,因為瘟疫大夏邊境出現了摩擦,太子秦俊逸讓人暗中快馬加鞭悄悄送了一個人回城。

她晚上悄悄去看了一眼,這才認出是瘟毒並非瘟疫。

而正巧,她知道擇天城有這東西,聖女又正好恰當好處的出現成了救世主。

所以,她知道,這一切並非所謂天意。

擇天城的聖女,未必真的有替天擇主只能,若真有這本是,也不是聖女,是擇天城。

既然擇天聖女可以製造出來,那其他的呢?

她明明知道,不該去深思這些,因為細思極恐,可她又忍不住...所以她跟出來了。

「公主,咱們還是回皇城吧!」

萱草突然有些害怕,雲長使交代讓公主在皇城等候消息,公主自己跑來...雖說平素幾位長史對公主還算禮遇,可大家都知道,這次擇天城這麼大動靜是為了什麼,並非雲長使自己的算計,而是城主的規劃。

「走吧!」清雅沒多解釋,有些事,這丫頭不知道,對她反而好些。

「公主,要真是城主...公主,等等我,咱們現在去哪裡?」

萱草還待說什麼,清雅已經走遠了,著急直跺腳趕忙追上去。

「大宛軍營!」

「公主終於要去找太子說道了,早該...」萱草還在嘀咕,清雅已經不見蹤影了。

浮屠城這出事,可是時候,否則攻獼猴城的計劃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還真不好說。

也是林霜語收斂的毫無蹤跡,這才瞞過了老城主和擇天城其他人。

幾位雲將軍和聶牧趕到通天峽時,和所有人到通天峽時反應一樣,不可置信。

「王妃...這...」

雲大將軍可是親眼見過通天峽之前是什麼樣子的。

看了好久,還是有些回不過神來。

「大將軍,這...天意!」林霜語低咳了一樣,抬手指了指天。

雲大將軍沒有懷疑,只是感慨抬頭看天,感嘆一句,「天命所歸...」

聽的這四個字,林霜語難得不好意思低頭掩飾,誆騙大家屬實不太地道,可這事也沒法解釋不是。

聶牧將林霜語的反應看在眼裡,再看眼前一片開闊的通天峽,眸光閃爍...心裡驚濤駭浪!

天意?未必吧。

「雲大將軍,雲家軍在這的消息,恐怕現在已經傳開,大宛和遙方很快就會收到信,夜長夢多,儘快組織前往獼猴城,辛苦大家了。」

林雙語看著獼猴城方向沒有多說旁的。

「是!」雲大將軍渾身來勁,轉身就招呼雲二將軍他們准軍隨時準備出發。

「王妃,佩服!」

幾位將軍和副將們散開,聶牧側身,拱手朝聽霜語行禮。

果然,他是不信的。

「巧合而已,也有幾分天助,這些天,辛苦你了。」

有他在,城池治理她和王爺無需擔心。

聶牧笑著聳了聳肩,罷了,何須問,她身上本就有太多謎團。

「對了,受人之託,轉交給王妃一樣東西,大婚之後一直耽擱到現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九重華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九重華錦目錄 九重華錦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5章 浮屠城毀了(2更)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