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日冕 15

第三百八十四章 日冕 15

這一勸,司馬玄的委屈更甚:「蘇兄聽了也忿然吧?若非你我緣分深厚還能重逢一訴衷腸,蘇兄怕是就要以為我此生此世已將蘇兄忘得一乾二淨了吧!」

鳳辰和謝遙都無聲向他看了一眼。

白錦玉不承認道:「怎麼會?我與司馬兄過命的情誼豈會因不相見而有所短減。這不今日一見依然如故嗎?」

司馬玄覷了眼鳳辰,咬牙道:「蘇兄,千萬以後對這位晉王殿下要敬而遠之,當年他表面默認我的囑託,實則不然,此種城府委實令人不敢深思。我懷疑他對蘇兄一定想圖謀不軌!」

圖謀不軌?這個詞妙絕,白錦玉差點笑出來。

她瞄了眼鳳辰,心裡認同口中卻端朗道:「也不盡然。晉王殿下是大徴國之棟樑,數月以來我親見他為國操勞事務纏身,與國家大事相較不才蘇某又何足縈心,他這才疏忽了。」

司馬玄眉頭一皺,忽道:「蘇兄?」

白錦玉停下:「嗯?」

司馬玄道:「我怎麼覺得你在幫向著他?難道蘇兄此刻不該和我一起譴責他嗎?」

白錦玉一啞,生掰硬扯:「我這不是在譴責了嗎?你聽不出來我在諷刺他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嗎?」

司馬玄一回味,臉上茅塞頓開:「蘇兄高明!」繼而委屈撇嘴撲向白錦玉:「蘇兄啊,你可得……」

話未說完,他眼前人兒被人一拉,他撲了個空。

空氣瞬間凝滯。

司馬玄雙手懸在半空,目光停在鳳辰拉著白錦玉胳膊的手上。

室中酒香浮涎,壁上書畫栩栩如生,堂中四人一動不動。

半晌,謝遙道:「國君請注意身份。」

司馬玄一愣,指著鳳辰不服道:「我注意身份?那他這算什麼?」

鳳辰只得鬆開白錦玉,並對她低聲說了句「失禮了」,轉過身來對司馬玄道:「蘇兄……近日身體微恙,我見他強打精神應酬國君十分不忍,故擔憂國君之憂思使蘇兄觸動傷懷,引發她病症轉深。」

白錦玉心裡目瞪口呆,她以為只有自己能夠面不改色的一本正經說謊,沒想到頤雅端方如鳳辰竟也深諳此道。

由於鳳辰說得情真意切,司馬玄一聽深信不疑,當即神色緊張向白錦玉:「蘇兄原來今日身體不適!那怎麼不說呢,蘇兄又何必強打精神?」

白錦玉陪笑:「偶感風寒小事一樁,你我數載未見怎能在此關頭稱恙敗了興緻?」

司馬玄聽了,感動涕零,說了諸多「蘇兄體貼」、「蘇兄辛苦」的話。

「我們走吧!」冷不丁的,鳳辰對白錦玉道:「大夫已等候多時。」

這突然冒出的一句,若換作旁人必然是一頭霧水不知所云,比如司馬玄。但是鳳辰和白錦玉已然有了靈犀相通的默契,當即她就點頭並向司馬玄道:「是的,在下要告辭了,其實今日我和晉王殿下相約就是要帶我去瞧一位大夫的。」說著,她神色略顯出憔悴。

司馬玄怔了一怔,與他說話的雖是白錦玉,但是他卻看向了鳳辰,他已然感到白錦玉的去留其實是鳳辰說了算。

司馬玄遲遲道:「殿下這麼快就走啊?」不知不覺他對鳳辰又改稱了殿下。

鳳辰微微含笑,恭然道:「已經不早了。」

司馬玄道:「這不剛來嗎?不飲一杯再走?或者,殿下差人請那大夫來此處為蘇兄診治……可行?」他看向白錦玉,他留的豈是鳳辰?

鳳辰不響,須臾,拱手道:「我與國君的交情只能待這麼久了。」

白錦玉和司馬玄同時一頓。

這話如果不是以鳳辰的聲音說出來,任何一人都要覺得是一句極大的侮辱,但是經他得體和煦的口吻說出,明白的人會當即明白,不明白的人則會立即思考:咦?他為什麼這麼說?

白錦玉屬於前者,於是趕緊對屬於後者的司馬玄道:「司馬兄身份已今非昔比,晉王殿下身份亦特殊,二位如此私下相會於禮不符恐惹無端猜忌,望國君體解。」

一語驚醒夢中人,司馬玄就算再被喜悅沖昏頭,到這時也醒了,趕緊推著二人道:「是了是了,本王一時高興疏忽大意了這方面,二位既有要事就速速前去吧!」

「已經來不及了。」鳳辰道。

白錦玉和司馬玄再頓。

鳳辰道:「京師之地人多眼雜,我來此處可能已經為人知曉。」

司馬玄慌了:「那……那要緊嗎?」

白錦玉也慌了:「若真如此,南平國君入了長安不先拜謁皇帝,倒先與晉王私下相會,此番要是傳出去、傳到秦尚書的耳中,那殿下豈非要落個裡通外國之嫌了?」

鳳辰道:「為免如此,我須向司馬國君討些不情之請。」

司馬玄立即道:「晉王殿下要些什麼,直說無妨。」

鳳辰回首看了眼閉合的門扉:「就要那剛才出去的十八位美人。」

司馬玄猶豫了猶豫,色難道:「美人?可……那是我為蘇兄……」

白錦玉當即「懂事」道:「司馬兄的心意我領了,不過眼下救急為重。十八個美人交給晉王殿下,他今日來此便有了說法。」

司馬玄好像腦袋轉不過來:「什麼說法?」

白錦玉輕嘆一口氣,耐心解釋道:「司馬國君此番入京為大徵皇帝陛下準備了十八個美人,不知當不當宜,於是只好詢問曾在西趙一同參與選婿、有些交情的晉王殿下。」

說得這麼明白,司馬玄這才懂為何鳳辰願意來百花小院卻又匆匆要走,難怪他說「我與國君的交情只能待這麼久」。

司馬玄垂肩:「也好,反正蘇兄心裡只有家中娘子不在意這些美人,如果她們能幫助晉王解除不必要的嫌疑……便就依晉王殿下所言吧!」

鳳辰嘴角微揚,不知是滿意司馬玄的配合,還是在滿意別的:「那就有勞國君籌備了,本王先去宮中稟報陛下,估摸不過多時宮裡就會派人來接這些美人。」

白錦玉和鳳辰、謝遙一同出了百花小院,二人上得馬車,白錦玉便瞧見了鳳辰脫在車裡的朝服。她伸手摸了摸這疊得整齊的紫袍,嘆道:「殿下來得可真急啊?」

鳳辰目光柔靜地看著她,眸子沒有一絲躲閃。

白錦玉凝著他的臉,笑得調皮又嫵媚:「殿下在西趙為什麼不答應司馬玄的囑託?莫非,殿下當時就喜歡我了?這麼說,殿下在那時候就知道我不是男子了?」

鳳辰長眸微垂,對她笑了笑。

夜過子時,燈燭猶明。

白錦玉在一地的紙堆中長長伸了個懶腰。

聞宴讓她抄的誡書,全名是《誡侄聞敦書》,這個聞敦曾是一百多年前翠渚出的一個禍胎,當時的山長聞有春為了教化這個侄子,煞費苦心寫了這份誡書。由於文采斐然、面面俱到,這篇文章遂成為了世代門生必學必背的精品。

不知是不是曾經在翠渚抄得遍數太多,時隔七年白錦玉依然能將全篇七百多字默得行雲流水。

她想,聞宴所以讓她抄,也是篤定她能默得出。

擱下筆,白錦玉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把散落在地的紙片一張一張收起。

「才八遍,速度怎麼退步了這麼多!」白錦玉將一打紙碼好,扶腰站起,開門走出了小屋。

庭中花靜風柔,日間的熱天炎火被夜風洗滌一空。白錦玉揉著泛酸的肩頸舉目望天,天空墨藍,繁星點點如綴,夜幕之上飄飄然似有一處仙閣,瓊燈飄渺,與銀漢交融。

那裡是長安的最高建築,棲鹿台。

棲鹿台每夜都會明燈,但是今夜的燭火明顯更強更甚。看來,今日聞宴應了宋瀛海的挑戰,讓魯山宋氏如臨大敵了。

他們這是鉚足了勁要在廬州聞氏前面算出日冕之期。

所以,在此無風無雲的夜晚,宋氏的司星官一定會在棲鹿台上好好抓緊這最佳的占星時機。

而聞宴,可能已經睡了,如果沒睡,他最多也就在文淵齋的屋頂。

因為她記得聞宴說過,星漢之遙不啻萬里,人站得再高,於天地都不足為計,所以在哪裡觀測都一樣,登高望遠,形式大於實用,大可不必。

總之,她是相信聞宴一定會贏的。

將目光從天際收回,白錦玉拖著微倦的步子走進卧房,躡手躡腳走到床邊,卻見床上空空。

鳳辰竟還沒有回房!

她打開側窗,果然看見鳳辰的書房還映著亮光。

白錦玉轉身折出。

來到書房前,進門,轉過一扇巨幅古雅的屏風,燈燭暖玉似的氤氳中,一張花楠木的長几上鋪滿了錦帛捲軸,一襲玉色的身影平肩正背坐於案前,正專心看著卷冊。

青絲如墨,身若蘭芝,這一瞬,白錦玉覺得門外的風月花夜、星河飄渺都不算什麼了。

鳳辰未覺有人進入,白錦玉輕輕靠近,待到案前,便抬袖遮擋了案上的燈燭。

書案上光線一暗,鳳辰抬頭見人。

白錦玉趁機抽走他手裡的卷冊,提議道:「夜都深了,殿下明日再讀可好?」

鳳辰莞爾:「快好了。」

白錦玉索性將書放遠,彎身對鳳辰正色道:「快了也不行!殿下已經這麼熬了好幾晚了,一定累了!」

鳳辰道:「尚好,新曆近日遇到了一處難點,需設法儘快解決。」

白錦玉湊近他,目光如筆細細描過他俊雅的面容道:「可我怎麼看殿下已經累了?」

話音未落,鳳辰已伸手握住她的纖腰,將她卷進了懷裡。

「本王有沒有累,愛妃不如親自感受一下。」鳳辰臂彎摟著她的後背,防止她從腿上滑下去,一手從她的肩頭滑下。

白錦玉心臟驀地狂跳,臉上當即飛上兩朵緋雲,一直染到了頸間;脂粉褪盡的粉唇更因此泛起自然的殷紅,就像新鮮的櫻桃散發著誘人的馨香。

白錦玉趕緊求饒:「不要了,我知道殿下不累了……」可惜後面的字還沒說出來就已經被吞了。

接下來白錦玉覺得自己也快被吞沒了。

好一陣撩人的氣息交換,鳳辰突然鬆開了她,正意亂情迷的白錦玉不明所以,睜著水濛濛的杏眸望著他。

「說,」鳳辰一指勾起她的下巴,問:「要不要?」

白錦玉不可置信地盯著鳳辰,為人雅正的鳳辰居然要她承認這麼羞恥的事,他他他他他怎麼這樣?!

她怎麼可能承認?承認了以後怎麼做人?!

所以,縱然手臂已軟到無力,但她還是骨氣地將二人撐離了一段距離。

鳳辰睨著她抵在胸口的手。

該死!她怎麼又覺得好像此舉傷害了鳳辰?!誰能告訴她該怎麼辦?

「有點熱。」琢磨半天,白錦玉覺得這個理由尚可

「哪裡熱?」鳳辰手中收緊,貼著她的耳朵輕聲道。

白錦玉細細吸了一口氣,還沒吭聲,便感到鳳辰的鼻尖已順著她領口的肌膚下去了。

「是這裡嗎?」鳳辰在她的心口親了一下。

白錦玉倒吸一口長氣,不爭氣的心臟猛地停跳了一拍。

鳳辰察覺,唇角微微彎起,抬頭頂著一張顏若舜華俊美逼人的臉孔看著她,不放過她面上的一絲一毫表情:「要不要?」

白錦玉覺得自己就要哭出來了,這種美男計誰能頂得住啊!

但,鳳辰的這種勢在必得成功激發了她的求勝欲,於是,拼了最後一絲理智,她用手指沾了沾案桌上的硯台,在鳳辰的臉上點了一記,很爭了口氣地道:「我偏不!」

這三個字說出口,白錦玉真覺得自己太能耐了!可是……怎麼眼角被點了星墨跡的鳳辰竟看起來更魅惑誘人了!

鑒於之前的日子失守了太多回,今天她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都會保持理智!

正決心著,唇上忽而一涼,接著一縷幽香入鼻,是茶!剛反應過來,一絲清涼已經入喉,略品,還是濃茶!

白錦玉目瞪口呆心驚膽顫盪魂攝魄,鳳辰居然端了茶盞往她嘴裡灌茶!

茶!

白錦玉的杏眼幾乎睜到了最大。要知道,喝了茶后的她可就是另一個人了!

白錦玉的心裡已經狂風卷地,而鳳辰,居然迎著她的視線,面不改色地繼續往她嘴裡喂茶……

白錦玉太震驚了,震驚到忘記了掙扎。

喉中咕嚕咕嚕咽著濃茶,某人內心已一片汪洋:天,她白錦玉居然有被人喂茶還毫不反抗的一天!

少頃之後。

鳳辰扶著手下顫抖的身子,再問了那個問題。

這一次,懷中美人臉色坨紅,掛在他頸上的香臂漸漸收攏。

……

「殿下,停!」

「嗯?」

「就在這裡?」

「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妃雖晚不須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一妃雖晚不須嗟 一妃雖晚不須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四章 日冕 15

9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