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日冕 14

第三百八十三章 日冕 14

白錦玉愣了一瞬,嗤笑出聲:「相信相信!我當然相信司馬兄的誠意!」

一百個美女這種幼稚荒唐的昏話,司馬玄居然要付諸實現,而她一個女人,要那麼多女人幹嘛?又怎麼試身?

白錦玉笑得肚子痛,笑定后才正經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蘇某實在是無福消受這樣的大禮。」

司馬玄道:「蘇兄這是不肯接受我的美意?哦明白了,蘇兄閱人無數何等眼界,這些姿色平平女子哪能入得了蘇兄的眼,實在是我考慮不周,莫急莫急,待我回到南平叫各地再為你進貢一些佳人。」

白錦玉連忙剪斷他的話:「別別,我絕無此意!天下皆知南平出美女,這些姑娘又是經過精挑細選的,當然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我的眼界再高也哪敢高得這麼離譜?」

司馬玄有點著急道:「那蘇兄何出此言呢?」

白錦玉十分誠懇地編起道:「不是別人的緣故,全是蘇某自己的原因。蘇某乃是一介平民,如何能有那家底養得起這許多仙女似的人物呀!你瞧瞧這些美人,哪個不是如花似玉?以她們的資質輕鬆就能匹配個高門貴戶,跟著我實在是太委屈人家了。」

白錦玉說著這話,堂下不少女子眼睛都睜了睜,開始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司馬玄則大手一揮道:「這個不煩,我把她們送給蘇兄,當然會附贈她們一輩子享用不盡的金銀珠寶,蘇兄不必為此傷神!」

聽到國君做出這樣的承諾,伶俐點兒的美人已領頭欠身拜謝:「謝君上隆恩!」

白錦玉臉上僵了僵,眼看這個理由行不通,只得又道:「司馬兄我跟你說啊,孔子當年在魯國任職司空,幫魯定公把國家治理得很強盛,引起了齊國的不安,於是齊國就給魯定公送了八十個美女,果然從此魯定公不思朝政、日漸頹廢,最終以致孔子失望出走,國力漸微。今日司馬兄還要送我超過八十個美女,豈不等同於那敗人德行的齊王了?蘇某我是要做立身修德的正人君子的,你可不要妨礙我啊!」

司馬玄道:「蘇兄一語令人醍醐灌頂,蘇兄真乃有追求的大德君子,我絕不能做有礙蘇兄的事情!」

白錦玉還沒點好頭,司馬玄又道:「好,我不再給你找了,不過這堂下十八個佳麗蘇兄無論如何要收下,兄弟我一片心意,蘇兄千萬莫再推辭了,再推辭就有些傷感情了!」

見司馬玄不似玩笑,白錦玉斂了笑,沉吟片刻后漸漸面露難色,吞吞吐吐道:「錢和德行吧只是一方面,我之所以不能接受其實……還有一個難以啟齒的原因。」

司馬玄凝神道:「什麼原因?」

白錦玉佯嘆一口氣道:「實不相瞞,蘇某這些年已經成家有了家室,家中那位……實在是個醋罈子,別說十八個,就是一個也是容不下的。」

「反了她了!」司馬玄一拍桌子,桌上的酒壺、盤子都跟著跳一跳,堂下十幾個少女更是頓時嚇得一齊跪在了地上。

司馬玄大怒道:「君子三妻四妾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更何況蘇兄這樣俊傑的人才!一個婦道人家竟敢如此霸道,竟想專美獨享!蘇兄,這樣的女人還不早早休書一封留著作甚?」

白錦玉道:「這可不行。」

司馬玄道:「不行?!」

白錦玉重重點頭。

司馬玄皺眉:「為何?」

白錦玉道:「只因我實在是喜歡我那內子要緊,為了不讓他生氣,就這麼過吧!」

司馬玄嘖嘖稱奇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女子,竟然能收服蘇兄?」

白錦玉一字一字道:「國色天香、傾國傾城。」

司馬玄指著下面道:「容貌比她們都漂亮嗎?」

白錦玉噗嗤一笑道:「比她們都好看!」

司馬玄愣了一愣,笑嘆道:「那真是難怪了!哎呀沒想到啊,蘇兄你還是痴情人!不過這個女子也不簡單啊!」

「過獎過獎,」白錦玉手拈酒杯,不忘指了下跪倒一片的佳人道:「司馬國君快讓她們起身吧!」

司馬玄依言讓眾女子平身,隨即大手一揮指過前面的幾個佳麗道:「你們六個都上來,好好伺候伺候蘇相公!」

轉而對白錦玉道:「蘇兄放心這裡沒有你家那位醋罈子,你就趁機好生享受美人福吧!」

「遵旨!」當即六個如花似玉的似玉的少女就一陣香風翩躚到了白錦玉的身邊。

白錦玉知道再作推辭就過了,於是就半推半就樂享其成地笑納了六個美人的善待。

左邊三個美人,一個捶背、一個捶腿,一個勸酒。

右邊三個美人,一個扇風、一個揉肩,一個喂菜。

司馬玄還非常體貼的給她們讓開半個位置,看著他們竟十分羨慕道:「說真的,本王都有些羨慕她們了哈哈哈哈……想當年蘇兄倚馬斜橋、笑取千金的風采,真是令人過目難忘啊!」

司馬玄放聲大笑,堂上堂下的鶯鶯燕燕都跟著一起笑了起來。突然,也不知是誰帶了頭,笑聲戛然而止。

白錦玉從倚靠的美人身上直起,只見花廳門口,一個僕從帶著鳳辰和謝遙不知何時已站在了那裡。

很顯然,那個僕從是見了廳上的靡靡之態,一時忘記了傳報。

「殿下!」白錦玉目光與鳳辰相接,從美人堆里坐直了身子

醒過神來的僕從立即引著鳳辰和謝遙向裡面走了進來。

像春日裡吹的第一陣春風,還伴有冬盡處的一剎冰寒,鳳辰和謝遙,兩條銀色的身影,在幾十雙目光的注視中一前一後朝白錦玉和司馬玄走來,在場之人幾乎同時屏住了呼吸。

白錦玉撐著桌案起身欲前,未曾想身邊一個人影比她還快,一溜煙地就從席上躥到了鳳辰的面前。

「來得挺快啊!」司馬玄道。

鳳辰雙手相揖,不卑不亢施禮道:「見過南平國君。」

司馬玄雙眼睜大,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口氣提到胸口生生自己又按耐了下去,他雙手叉腰以王者風範左右看了一圈,令道:「所有人退下!」

當即一個內侍就招呼著十八個美女和侍從門趕緊撤離了花廳,並且帶上了大門。

待閑雜人等都退了乾淨,司馬玄的王氣也退了乾淨。他很不客氣地戳著鳳辰的鼻子道:「晉王殿下,你好,你很好!你還記得當初我們的約定嗎?還有你,謝少俠,你當初也在場的,你還記得嗎?」

司馬玄的這副算賬架勢白錦玉看不明白,她看向鳳辰,鳳辰沒有看她,但是謝遙卻向她投來一眼,不過這一眼她也讀不出什麼含義。

鳳辰和謝遙都沒有答他的話,氣得司馬玄簡直要跳腳,他繞著二人轉了一圈,見對方還是毫無反應,於是索性提醒鳳辰道:「七年前我們在西趙分別之際,我怎麼拜託你晉王殿下的?我說,你在大徵消息一定比我靈通,如若有一日你有了聞兄的下落,請第一時間將消息傳到南平國與我,我是不是這麼說的?是不是?!」

司馬玄嘴裡爆蠶豆似的控訴,鳳辰只回了一個字:「是。」

司馬玄立即像揪住了什麼大把柄,道:「你承認了你自己承認了啊!但是事實是什麼呢,事實是你和聞兄、啊不是蘇兄,你和蘇兄在四個月前就重逢了,你有沒有給我往南平傳過消息?你有沒有?!」

鳳辰道:「沒有。」

司馬玄氣結:「你、你還說沒有?!你怎麼能這麼坦蕩地說出『沒有』二字呢?都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堂堂一個王爺我們既然有約在先,你為何不依約行事?」

司馬玄感覺都快氣哭了,鳳辰看著他,聲音溫和卻擲地有聲道:「我們沒有約定。」

司馬玄震愕了:「什麼?」

鳳辰心平氣和地重複道:「我們沒有約定。」

司馬玄怔住。

鳳辰道:「你當初的確是囑託我那些話,不過,」他頓了頓,道:「我沒有答應你。」

司馬玄再怔住,臉色都發白了。

不過頃刻,他的氣勢就沒那麼強了。白錦玉心中忍俊不禁,看來,鳳辰說的是事實。

白錦玉覺得司馬玄真的下一刻就要哭出來了,於是在他哭出來前,連忙趕到二人的面前,和事佬道:「好了好了,司馬兄不要放在心上了,不管怎麼樣我們這不是見上面了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妃雖晚不須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一妃雖晚不須嗟 一妃雖晚不須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三章 日冕 14

9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