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2.1772 女人,閉嘴

1772.1772 女人,閉嘴

「誰告訴你的?」沉默了良久,終於在她插花的時候,鳳南析忍不住開口,補充了一句,「誰讓你過來的?」

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讓她知道。

「我……」桑青夏一抬頭,幾乎想要脫口而出是斯特給她打了電話,但是觸及他眼底的清冷,又忍了下來,悶悶地回答,「是我自己過來的,不行嗎?你受了這麼重的傷,難道我不該知道,我……」

「所以你就來看看我?」清淺一笑,鳳南析的聲音輕輕的,聽不出一起情緒波動,他修長的手指緩緩伸出,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著百合花的花瓣,「帶了這些東西過來看我,你還真是……夠見外的!」

看著這些東西,他突然感覺到遙遠,感覺到彼此距離的遙遠——她像是一個普通的朋友,在他受傷的時候,買了一堆沒有溫度的東西,來看病……

「見外……」桑青夏喃喃地琢磨著這個詞,欣賞不禁湧上一層淡淡的苦澀——他是想提醒她那天晚上電話的事情吧?

他們都說好了要離婚的!

「午飯吃了嗎?」見她蒼白著一張臉,站在原處不說話,鳳南析的心軟了點,看了一眼牆上的鐘錶,問了一聲。

「剛剛出去吃完了。」像是幼兒園裡被點名的孩子,桑青夏連忙回答,「我上午來的時候,你還沒有醒,所以……」

「上午?」鳳南析一愣,心中湧上一股暖流——這麼說,她上午就來過了?

「恩。」點點頭,桑青夏觀察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地在他床邊的一張椅子上坐下,「你……還好嗎?」

她知道他是胸口的地方中槍,但終究不知道槍口的位置究竟是在哪裡。

只是看著他現在半坐在床上,胸口都是白色繃帶的模樣,她的心狠狠地抽痛了……

「好。」他應了一聲,目光一直定在她的臉上,看著她光潔如初的臉蛋,嘴角不禁緩緩上揚——她的容貌恢復了,看來他的這一槍沒有白挨!

「那天晚上……」他說得話越是少,桑青夏就越是不安,低著頭,攪著自己的衣角,糾結了良久才起了一個頭,「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是不是已經……受傷了呀?」

現在她才想起來,那天晚上他的聲音那麼斷斷續續,而且周圍空曠靜謐的背景也讓她覺得奇怪。她不笨,聯合起來想象一下,自然能猜到他是在什麼情況下打的電話。

「這個不重要。」鳳南析別過臉,故意躲開她的目光,不想告訴她實話,讓她內疚。

可是這樣一個動作,也讓桑青夏確定了答案,心裡越發不好受,越發覺得自己實在太不是人了!

「那天晚上,我不是故意的……」猶豫了良久,還是她首先打破了這種令人窒息的沉默,仰頭看著鳳南析,憋出了這麼一句。

「這個和你沒有關係。」嗤笑一聲,鳳南析想要像往常一樣抬手揉她的柔軟的髮絲,卻因為身上隱隱的痛而無奈地垂下手,「那一槍又不是你開的,你有什麼自責的?」

「要不是為了那個解藥……」桑青夏的聲音哽咽了,眼前開始變得模糊,「你去那裡都是因為我……而且我在你受傷的時候,還故意說那種話,真的對不起……」

「恩?」鳳南析虛弱地笑笑,墨黑的眼中卻是一片清澈,因為她的話,心情沒來由地好了起來,拍了拍床邊的位置,「坐這裡來。」

桑青夏乖乖地坐過去,擦了擦眼睛,抓住他伸過來的手:「是不是身上還很疼?」

鳳南析無聲地搖搖頭,目光定定地看著她的小臉,問了一聲:「那現在……還說那種話嗎?還要和我離婚嗎?」

聽到「離婚」兩個字,桑青夏的眼淚立馬掉了下來,拚命地搖頭。

什麼所謂的利用都讓它去死吧!她相信鳳南析對她是真的!試問一個男人為了你,為了辦成一件事,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還有什麼好懷疑的?

有這樣的「利用」嗎?

看著她的模樣,鳳南析突然就笑了,他想要伸手抱抱她,但是微微一動,就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痛得他悶哼一聲,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

「你……」桑青夏的臉也一下子跟著白了,慌亂地從床尚跳下來,「你等等!我馬上幫你去叫醫生!」

但是還沒有走出兩步,他的大掌卻扣住她的手腕,將她用力往後一拉——桑青夏的腳下不穩,踉蹌了一下摔在她的床尚。

她慌張著站起來,生怕壓到了他的傷口。

「噓……」看著她眼淚汪汪的模樣,鳳南析微微一笑,一手牽過她的小手,按在胸膛的位置,一手幫她抹去眼角的淚水,輕聲開口,「不要擔心……槍口在這裡,離心臟很遠,我會沒事的。」

包間里一片漆黑。

桑青夏趴在門上,聽著外面的動靜——似乎那群人走過去了。

呼出一口氣,她以為這裡沒人,剛想伸手去找燈,腰間卻陡然一緊,身體被人翻轉過來,重重地壓在門上……

「碰」地一聲,後背撞在門上,桑青夏吃痛地一聲悶哼。\0

她嚇了一跳,同時反射性地一拳沖著前方打過去……

黑暗中,一隻大掌卻精準地鉗制住她的手腕,狠戾一收,瞬間化解她的拳風。而這一下交鋒,也讓桑青夏確定,面前的是一個男人。

「你是誰?」桑青夏一驚——能在這麼快的速度內擋住她的拳,這個男人的身手,讓她覺得恐慌……

「女人,閉嘴!」低沉的嗓音冷冷地響起,鳳南析放開她的手腕,移向她的腰際。他沒有開燈,因為不想看到一會兒女人享受的嘴臉。

黑暗中,他的俊眉微蹙,隱隱有些不滿——今天老鼠安排的這個女人,似乎太過多話!

「你幹嘛!」感覺到他的大掌在她腰際摩挲,桑青夏一慌,驚叫一聲,猛力地去推他。

「夠了!」鳳南析不耐地低喝,倏地扣住她的脖子,用力一收,「欲擒故縱的伎倆,我不喜歡!」

「咳咳……」被這麼一掐,桑青夏被憋得直咳嗽,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衣服便被用力一扯,身上跟著一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伴謠永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伴謠永久目錄 伴謠永久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772.1772 女人,閉嘴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