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此人,當儘快除之

第781章 此人,當儘快除之

「不好了鳶鳶,就在一分鐘前,那個看上去很像小仙男但我覺得是個心機boy的美男子,親口對他的隨從說,他要搞死你!」剛剛聽牆角回來的小糖在空間里氣憤跺腳。

這溫油小仙男果然是個心機男,狗膽包天了。

虧它對小仙男的第一印象達到了九十九分,現在這正九十九分已經唰一下變成了負九十九分!

南鳶聽完這話,淡定地哦了一聲,「那就看看,誰搞死誰。」

小糖琢磨了一下鳶鳶的態度,問:「鳶鳶好像從一開始就很防備這個心機小仙男?」

南鳶沒有否認,「你以為造反大業是這麼容易成就的?魏家這一大家子,還有寨子里的所有兄弟,從他們選擇跟我造反那一刻起,便是將小命也一併交給了我。我不能容忍任何威脅到寨子安全的因素出現。」

「按照一貫套路,長相出眾的男人,十之**是這個世界里的重要角色,或是舉足輕重的配角,或是氣運子女主的官配男主,更甚者,是氣運子本身。」

南鳶眸子微微一閃,面無表情地道:「安全起見,此人當儘快除之,待我排除其氣運子身份之日,便是此人命喪黃泉之時。」

小糖的小嘴兒頓時張成了一個O型。

它它它剛才好像沒有重複心機小仙男的話吧,怎麼鳶鳶說的話跟那心機小仙男如此相似?

萬萬沒想到,心機小仙男和鳶鳶都打算要了對方的命。

看樣子小仙男是做不成鳶鳶的壓寨小弟了,有億點點可惜呢。

「鳶鳶,那你現在就可以把人給咔嚓了,因為他肯定不是這個世界的氣運子男主。手札上記載,氣運子男主第一次離開西涼是一年之後,這會兒他還在西涼應付西涼王的幾個親兒子呢。」

南鳶:「你確定他不是?」

小糖沒有馬上回答,它仔細回憶了一下,確定手札上對這個土匪窩的描述基本沒有,頂多就是世界主線中後期的時候,提到了西涼王在通州邊境有一座藏得非常嚴實的鐵礦。

後來西涼王和幾個親兒子全部涼涼后,身為西涼王義子的男主接受了西涼的一切,包括這一座鐵礦。

西涼王的鐵礦在通州西部邊境,鳶鳶開採的這座鐵礦卻在通州東部邊境。

兩座鐵礦怎麼看都不是同一個。

退一步來看,就算是同一個叭,那也跟男主關係不大呀,又不是氣運子男主開採了這座鐵礦。

所以,小糖在片刻的猶豫之後,非常肯定地道:「鳶鳶,我確定這個小仙男不是氣運子男主!時間線對不上,穿著打扮也對不上。」

「那他是誰?」南鳶順口問了句。

小糖瞬間卡殼。

對啊,那這貨是誰?

這個世界的美男子美女子還挺多的,譬如魏斂,就是與男主顏值相當的男配,所以小糖沒法光憑此人的超高顏值就鎖定某個目標。

主要還是因為鳶鳶找了個跟主線沒啥關係的旮旯角土匪窩,有關土匪窩的劇情,小糖也是兩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南鳶沒指望小糖真給一個答案,小糖如果看出來了,早就咋咋呼呼地主動說了。

「你幫我繼續盯著那兩人,他們遲早露出馬腳。」

小糖歡快地答應了。

知道這個世界劇情的小糖表示,這個世界的主要人物們一直在殺來殺去,你殺我的人,我殺你的人,我射你一箭,你捅我一刀,心軟的早就成為別人套下亡魂了,鳶鳶這樣做才是對噠。

等鳶鳶扔下寨子里的這群拖油瓶出去搞事情的時候,它再給鳶鳶物色其他小奶狗。

就算不能吃也能養養眼嘛,哎嘿嘿~

南鳶正準備小憩片刻,遠處突然傳來王二丫中氣十足的喊聲:「魏八哥!魏八哥——」

南鳶聽到這一聲魏八哥,不禁摁了摁自己的眉心。

小糖也用小爪子摁了摁自己的眉心。

這王二丫在其他男人面前挺拘謹的,怎麼到了鳶鳶這裡就沒法沒天了呢。

害,都是因為鳶鳶太寵她了。

不管啥人,只要被鳶鳶一寵,就特別容易上天跟太陽肩並肩。

沒多久,一個小姑娘闖了進來,正是王二丫。

南鳶乍然看到她今日的著裝,眼瞳細微地縮了一下。

要不是人未至聲先到,她絕對認不出眼前這人是王二丫。

這……

「我去,嚇死寶寶了!」小糖驚呼一聲,「這桃粉色的裙子是認真的?二丫本來就長得黑,再穿上這麼個色兒的裙子,這就是一個行走的黑煤炭哇!

還有臉上這厚厚一層的胭脂水粉,這一說話都要抖掉一層吧?臉塗得像只女鬼一樣,但絕不是艷鬼,而是吊、死、鬼!」

「精心打扮」過的王二丫血盆大嘴一張,惋惜不已地道:「魏八哥,我聽我哥說,你把那個俏郎君押入地牢了。怎麼我就去梳個妝的功夫,人就去地牢了呢。」

說著,王二丫捏了捏垂在前面的小辮子,羞答答地問:「魏八哥,我瞧上那小公子了,你能不能把他送我幾天?」

「二丫,別胡鬧,那小子不是什麼好人!」匆匆跟上來的張大柱將王二丫往後一扯,表情無奈。

王二丫聽到這話,立馬就道:「哥,你說的是什麼廢話,魏八哥都把人關入地牢了,我當然知道他不是好人了。」

「那你還——」

「我就是覺得那公子長得這麼好看,被關在大牢里可惜了。我記得魏八哥這裡有一種軟骨散,人要是吃了就會沒力氣,任由別人宰割。所以我是來問魏八哥,能不能讓那小公子服下軟骨散后,到我房裡陪我幾天?」

張大柱目瞪口呆。

小糖也目瞪口呆。

天、啦、嚕!

歪了歪了,這娃兒跟鳶鳶待久后歪掉了!

「二丫,你還是個黃花閨女,怎麼能跟野男人共處一室?這要是傳出去了,以後寨子里哪個漢子還敢娶你?」張大柱一臉驚悚之色。

「哥,你的想法真齷齪,我就是想將人擺在屋裡養養眼。這麼好看的男人,我肯定要和我的小姐妹們一起分享的。

等這公子服用了軟骨散,還不是任由我們寨子里的姑娘擺布。這樣一來,寨子里的姑娘也不會老盯著魏家哥哥們,影響他們干正事了。以後她們想看美男子就直接上我這兒看,當然,她們看的時候得拿東西換。」

小糖:好傢夥,這不就是現代世界賣臉陪聊的牛郎?

南鳶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二丫難得求我什麼,我這個當乾哥哥的自然要滿足妹妹的要求。只是此人謹慎,我得親自去喂他吃了這軟骨散。」

「謝謝魏八哥,我就知道魏八哥最疼我了。」王二丫跺了跺腳,再扭了扭那粗壯的腰身。

「阿嚏!」地牢里,白衣男子突然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快穿之大佬又瘋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快穿之大佬又瘋了 快穿之大佬又瘋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1章 此人,當儘快除之

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