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全責(5600字大章)

第1308章 全責(5600字大章)

林國偉馬上就同意了,他說:「我下午的時候就說了,都在這裡等著也沒用,還休息不好,你們還是去睡一覺吧,菲菲也跟著去休息一會兒,我和你爸,還有你舅舅在這裡等著就行了,有什麼事再給你們打電話。」

魏艷萍也熬不住了,但是她又實在放心不下兒子,最終掙扎了一會兒,她說什麼也不走,非得第一眼看到兒子沒事才行。

說到底還是個當媽的。

「艷萍,你光在這裡靠著也沒用,也去休息一會兒,等會兒這邊出來結果了,我馬上給你打電話。」這是林國偉說的。

姜春來這會兒六神無主,放不出個屁來。

再說了,手術室里躺著的終歸是他們的兒子,他怎麼好意思說讓他老婆先去休息一下。

徐菲又指了一下高玉寶和陳家斌,說道:「他們也留下一個人在這邊看著給幫幫忙,咱們就在醫院附近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兒,明天還有更多的事要忙。」

這一句話算是說對了,今天晚上肅靜不了,明天白天更肅靜不了。

等姜小龍的手術做完了以後,頂多就是輪著班照顧他一下就行了,可事故處理那邊可是需要人過去的,更忙。

這麼一說,魏艷萍才同意了,走的時候還一個勁的往手術室門口看,總覺得回頭看一眼,那扇緊閉的手術室大門就打開了。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更大。

從醫院裡出來后,徐菲就在醫院對面的快捷酒店定了4間房間。

她媽非得和大姨住一間,魏艷萍和高斐婆媳倆帶著孩子住了一間,徐菲和阮玲玉湊活了一間,高玉寶一間。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白天都折騰了一天,躺下沒多久就睡著了。

醫院裡,姜春來、林國偉和徐建國還在等著,陳家斌剛才被徐菲叮囑了好幾遍,一有情況就給她打電話。

少了魏艷萍和高斐婆媳倆,這走廊里總算安靜下來了,可沒有人哭鬧了,反而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特別的難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幾個人都開始犯困起來,一個個靠著醫院走廊里安裝的靠牆連排椅子躺下休息。

恍恍惚惚,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門開了。

接著有護士出來喊了一聲:「姜小龍的家屬在嗎?」

陳家斌是個合格的保鏢,護士剛喊完,他第一個站了起來。

緊接著林國偉第二個就坐了起來,看著洞開的手術室門,他一個激靈,反應過來:「春來,建國,小龍做完手術了,快點過來幫忙。」

陳家斌還在考慮著給徐菲打電話彙報『異常』的事情,林國偉阻止了他:「小兄弟,我是菲菲的大姨夫,你先別給她打電話了,讓她們休息一會兒吧,都太累了,今天晚上咱們辛苦一下,倒一倒。」

「等明天有什麼事,我給她說,行不?」林國偉想的很周道。

生怕陳家斌沒有及時給徐菲彙報工作,而受到責備,他把後路都想好了。

陳家斌想了想,最後點頭,說了一聲:「那我給阮隊長發一條信息說明一下。」

這個無所謂,林國偉倒是沒有阻止。

姜春來和徐建國也揉了揉眼睛,姜春來趕緊跑到手術室門口等著,時不時往裡看一眼。

已經有醫護推著張病床出來了,床上躺著的就是姜小龍。

此時的姜小龍興許是麻藥的勁還沒過去,還一直閉著眼睛,面色慘白,頭上有虛汗,其他地方都被白色的輩子給包裹的特別嚴實,看不到什麼情況,病床上吊著輸液袋和血袋。

緊接著給姜小龍主治的大夫也都出來了,一個個臉色也差勁的厲害,身體好像沒勁了一樣,走路的腳步都有點發虛,一看就是累到了極致。

林國偉是個鄉下的木板加工坊的小老闆,心思靈活,嘴巴也很靈活,他趕緊感謝了一番,一個勁的說醫生辛苦了。

其他的就沒了,就算想送點什麼,也不能大庭廣眾之下表達心意吧,過後一個個的過去拜訪就行了。

「手術做的很順利,不過他畢竟傷的太重,這幾天先進監護病房看看情況,後續沒問題了,轉出來了也需要好好的靜養,另外到時候千萬千萬不能讓他翻動,躺的時間長了,身上的肌肉肯定會酸麻沒勁,可能有痙攣的情況,你們家屬一定記住勤給他揉著點,萬萬不能讓他自己動。」

「打鋼板的腿不能動。」

醫生說完後接著又說了一下剛才手術時的情況,也叮囑了他們大腿粉碎性骨折都打了鋼板,還說了各種注意事項。

對於腰椎骨骨折,僅僅只是晃了一下骨折了,並沒有出現大腿上那種粉碎性的骨折問題,這一次並沒有做手術,但給做了外部固定處理,剛開始肯定疼,醫生的建議還是保守治療。

姜春來、林國偉、徐建國沒有一個懂得,陳家斌在部隊里的時候,偶爾能碰到訓練中出現意外導致骨折的情況,他知道醫生說的沒錯。

看了一眼后,人先轉進了監護病房。

姜春來不大理解,手術都做完了,怎麼還需要去監護病房,難道兒子還很嚴重?

他又慌神了,林國偉看到他這個小舅子這幅熊樣,氣的想拍他一巴掌,但最後也沒下手,說他:「春來,你冷靜點,聽人家醫生的就沒錯,剛做完手術,你懂怎麼醫護啊?你懂怎麼照顧啊?」

「這麼大個手術,不用儀器看著點,你一天能24小時瞪大眼睛盯著啊?」

姜春來被他姐夫給訓得一句話都不敢多說,是這麼個理。

他們跟在後邊,看著姜小龍進了監護病房后,醫生接近10個小時的奮戰,說飢腸轆轆都是輕的,精神頭根本就跟不上趟了,這個時候既想著吃兩口熱乎飯,也想躺下休息休息。

叮囑完之後,他們就走了。

林建國拉住了姜春來:「春來,你看到醫生剛才的樣子了嗎,都累壞了,等明天啊,你一個個的去拜訪一下,放個紅包,明白不?」

「啊!姐夫,用不著吧,都已經做完手術了,再說了咱也沒欠人家醫院錢。」姜春來瞪著眼睛說。

林國偉反手拍了自己一巴掌,一番話說給驢聽了,這個小舅子,真是沒心沒肺。

且不說林國偉後半夜給姜春來絮叨了一番。

另一邊,徐菲早上不到6點就醒了,太累了,也沒吃點東西,人還是沒休息過來。

一看時間,再看看手機,一個電話都沒有,難不成手術做了一天一夜還沒完事?

和她同一個屋的阮玲玉聽到了動靜,翻身坐了起來,她說:「徐總,小陳昨晚上給我發信息了,手術做的很成功,人先去監護病房觀察兩天,沒事的話就能轉到普通病房去。」

「好!」徐菲聽到她這麼說,懸著的心總算鬆了一口氣。

徐菲起來洗漱完后,說道:「走吧,看看他們都醒了嗎,醒了的話,一塊去吃點早飯,去醫院換換班,再看看這個事怎麼處理的。」

高玉寶早已經醒了,他還在徐菲門口附近守著,很好的履行了一個保鏢的工作。

姜春華和姜春燕姊妹倆也醒了,晚上睡得還行。

就是魏艷萍和高斐婆媳倆,晚上睡覺的時候都各有心思,想七想八的,一夜都沒有睡好。

徐菲過來叫她們去吃早飯的時候,婆媳倆都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眼圈特別黑。

「菲菲,醫院裡打電話了嗎,怎麼樣了,你弟弟他手術做完了嗎?」魏艷萍問她。

徐菲笑了笑:「舅媽,手術完事了,做得挺順利的,小龍現在已經轉到監護病房去了,觀察兩天,沒事的話就會轉到普通病房裡來,你不用擔心他了,咱們先吃點飯,然後再去醫院把我姨夫他們替過來休息休息。」

魏艷萍聽到徐菲說兒子的手術順利,她臉上總算露出了笑容。

但一邊的高斐,臉上的愁容還是化不開的樣子。

倆孩子還在睡著,徐菲說:「高斐,你先在這裡看著孩子,想吃點什麼就給我說,我給你買過來。」

魏艷萍都沒有想到這一點,孫子和孫女到底是小孩,不經折騰,這個時候叫都叫不醒。

她也跟著說道:「小斐,我一會兒給你買過飯來,你再休息一會兒。」

「你姐剛才也說了,小龍手術很順利,你就別再擔心了。」魏艷萍勸她兒媳婦。

這家連鎖酒店裡就有自助早餐,住宿自帶的,這會兒也來不及講究了,下去吃完了以後,魏艷萍又反身又給她兒媳婦和孫子、孫女帶了一些。

房間也沒退,等魏艷萍下來后,徐菲又帶著幾位長輩去了對面的醫院,把林國偉他們幾個人給替換了過來。

這個時候就不客套了,先休息好才能應對接下來的事情。

徐菲去監護病房那邊瞅了一眼,表弟還躺在病床上,還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睡著就睡著吧,還能少遭點罪。

她怕錢不夠,又去住院手續辦理的地方問了一下,大姨夫給交的5萬塊錢費用,才花了1萬出頭,這樣看來這家醫院收費還行,費用這塊是不需要擔心了。

這樣的話,就看看事故處理的結果了。

徐菲心裡琢磨著,今天上午再等等,如果交警隊那邊還是沒有結果的話,她就親自跑一趟過去問問,這邊的事處理完后,她還得趕回博城,那邊還有更多的事情等著她,家裡還有嗷嗷待哺的兒子。

說句不中聽的,表弟這邊治療順利的話,接下來就是她舅舅和舅媽輪番照顧的事了,也用不著他們幾家子人都耗在這裡。

每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哪可能光圍著一個人轉悠。

想通了這些事之後,徐菲給尚富海開了個視頻,從視頻里能看到尚富海正背著兒子金寶在客廳里轉圈圈,尚富海嘴裡邊還喊著『駕駕駕』邊用另一隻手反手把金寶緊緊的抱在懷裡,一蹦一跳的往前走,把金寶給逗樂的笑的合不攏嘴。

「哎呦,不行了不行了,金寶,咱們先休息一會兒在玩,你也給媽媽說兩句話。」尚富海逗他。

「叫媽媽,你叫聲媽媽聽,媽媽……」

尚富海逗他玩。

哪知道金寶皺著平滑光潔的小眉頭,鼻子也微微往上聳起,下一刻聲音模糊不清的喊了一聲:「么么……」

有那麼一個瞬間,尚富海和視頻對面的徐菲臉上的表情都給定格住了。

下一刻,視頻里的徐菲有點激動的攥緊了拿著的手機,胳膊上的肌肉吃勁,以至於手機屏幕里的畫面來回抖動了一會兒。

鎮定下來后,徐菲略有點忐忑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金寶,喊媽媽,媽媽……乖兒子,快點!」

徐菲絮絮叨叨的說到後來,自己都緊張了,生怕剛才的聲音就是曇花一現。

很顯然,金寶真的會了,他在爸爸尚富海吃味的眼神中,咧嘴小嘴,眯著眼睛,又喊了一聲:「么么,么么,么么!」

儘管發音還夠準確,但小傢伙還喊上癮了,他似乎也有點想視頻里的媽媽了,嘴裡一邊喊著,小手一邊往視頻里抓去,一下一下的沒抓住,小嘴一癟,又要哭了。

金寶小臉上的這個表情變化瞬間也傳染給了視頻里的徐菲,她臉上的表情也不好看了。

尚富海一看這哪兒行,小兔崽子這不是傳播『負能量』嘛!

他趕緊把沖著兒子的手機前置鏡頭挪到了一邊,說道:「媳婦,你們那邊現在怎麼樣了,手術做的成功嗎,不行的話我從京城找幾個好大夫給瞧瞧。」

徐菲也強忍著要落淚的衝動,抬胳膊的時候,手在眼睛上抹了兩下,說:「手術挺順利的,人現在在監護病房裡觀察著,待兩天沒事的話就轉出來了,我看看明天下午或者後天一早就回去了。」

她本來是想著這邊辦利索了再回去的,但是兒子會叫『媽媽』了,她的心就穩不住了,恨不得現在就回到博城去,當面聽著兒子叫幾聲。

尚富海也沒想到他老婆會這麼說,問她:「事故定性了?」

「還沒,交警隊那邊一直沒打電話通知,我也不認識這邊的人,要不就找人問一聲了。」徐菲嘀嘀咕咕的說道。

尚富海皺眉想了想,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忽然聽到手機那邊傳來了一陣喊聲:「菲菲,你快點過來,派出所來電話了。」

尚富海這邊能聽得出這是他丈母娘的聲音,可『派出所』是什麼鬼?

不應該是交警隊嗎?

尚富海給搞糊塗了,他還沒來得及問一句,接著就聽他老婆徐菲說:「大海,咱媽說交警給打電話了,我得過去聽一聽。」

「行,要是有什麼難題,你給我說一聲。」尚富海囑咐了一遍。

徐菲肯定不會和他客套,直接掛斷電話朝著母親姜春華那邊走了過去。

不過徐菲這會兒滿腦子想的都是兒子剛才喊她『媽媽』的那一幕,哪怕裡邊監護病房裡躺著的那個是她血親表弟,可她還是想抓緊處理完,抓緊回去。

不是她冷血,是她覺得兩相比較起來,一個是不成器的表弟,一個是自己的至親兒子,感覺還是兒子更親。

至於博城那邊,花山府第別墅區里,尚富海此時此刻心裡比喝了醋還酸,萬萬沒想到兒子竟然會喊『么么』了,哪怕喊的不太清楚,可尚富海也聽懂了,他心裡太不平衡了。

掛了電話后,就把手機往旁邊一扔,誰打電話也不接了。

接著擺正了兒子的小臉,一個勁的教他喊『爸爸,巴巴,88,粑粑……』

可惜,諧音詞換了一個又一個,最後一個都沒成功,金寶就是死犟的閉著嘴巴,你說你說的,我聽不懂,學不會!

尚富海最後也是無語了。

兒子,你特么真是老天爺派下來要和你老子做對的嗎?

這讓他想起了那個夢裡的情況,兒子是個『富二代』,到處沾花惹草,敗壞小姑娘,氣得他拿棒球棍要砸斷他兒子的腿,看這意思,有必要提前教育一下啊。

……

徐菲過來的時候,魏艷萍剛剛掛斷了電話。

徐菲還想著聽一聽交警怎麼說的,這下子白搭了,她只能問魏艷萍:「舅媽,來信了?怎麼說的?」

「說是讓去個人,去沂城交警隊事故處理科處理事故去。」魏艷萍心裡惴惴不安。

尤其是要去的是執法部門,她這輩子倒是去過幾次派出所戶籍科辦戶口,可交警隊那種執法的地方還真是一次都沒去過。

看到外甥女徐菲的時候,她像是看到了大救星一樣:「菲菲,你陪我去一趟縣交警隊,行不行?」

那語氣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讓人興不起拒絕的念頭。

徐菲一刻都不想耽擱,就算去一趟交警隊,甭管結果怎麼樣,最起碼也算有頭緒了。

另外,通過舅舅他們的訴說,徐菲從一開始就有了點自己的判斷,表弟這個事故,貌似責任並不在對方,至於拒絕的結果,她沒有看過現場,還是等交警給出判定吧。

她說:「那抓緊走吧,早點處理完,也好早點有個結果,咱們心裡都有個底。」

嘖嘖,她說的還挺像那麼一回事,其他人倒是真的看不出她內心裡真實的想法。

還覺得她一心為表弟和她們這些長輩著想。

大姨姜春燕更是一個勁的說:「看到了吧,還是菲菲懂事啊!」

「……」徐菲看著她大姨,茫然的一匹。

我懂什麼了?

我感覺我還沒搞懂,您老人家好像比我更早一步看透天機了。

有了定案后,就不耽擱了,在大姨和母親都同意了以後,魏艷萍跟著外甥女徐菲一塊坐車去了沂城縣城的交警隊事故處理中心。

路上,魏艷萍坐在外甥女的車裡,也沒心思享受埃爾法商務艙座椅的舒適感了,她心裡想的都是兒子在病房裡的一幕幕,想著以後可怎麼辦,此時此刻心如刀絞。

徐菲看著她舅媽一直在沉默,臉上的表情也一直變換不斷,心裡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可等他們趕到交警隊事故處理科這邊后,交警的一番話才更讓魏艷萍臉色唰的一下就變白了。

「你是姜小龍的家屬嗎,我們綜合了事故現場各個方面的取證,又調取了發生事故地點前後兩段路的監控視頻,經過最終確認,姜小龍存在過線,逆行,我們能夠肯定,這次的事故是姜小龍全責……」

交警還沒有說完,他很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職務,繼續說著,可魏艷萍已經聽不進去了,當她聽到交警說這個事故是她兒子的全責時,她只感覺猛地一股血壓直衝腦門,緊接著就感覺腦袋嗡嗡的響,難受的要命。

再後來就是一陣劇烈的頭疼,然後腦袋往面前的桌面上一趴,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舅媽,舅媽你醒醒。」徐菲有點反應不過來,她舅媽人好好的,怎麼說趴下就趴下了,這讓她措手不及,可也讓她很著急。

她表弟已經這樣了,她舅媽可別再出什麼幺蛾子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老婆孩子熱炕頭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老婆孩子熱炕頭 重生之老婆孩子熱炕頭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08章 全責(5600字大章)

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