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四章 宿敵之戰(三)

第七百八十四章 宿敵之戰(三)

第七百八十四章宿敵之戰(三)

暴熊那折斷的手臂中肌肉組織來回不停的互梱編織修復著,很快這手臂只剩下外面的一層皮膚還沒修復完成。

「用出你的那個底牌吧,我要在你無力絕望的時候,把你給殺了!」暴熊囂張的朝著王凡勾了勾手指,開口說道:「我會讓你知道,你引以為傲的戰佛體在如今的我眼裡是多麼的可笑!」

不用暴熊來嘲諷,王凡已經擺好了姿勢在開戰佛體-成了,還把呼吸法也給提了上來。

「額啊啊啊啊……」王凡捏著拳頭,低聲怒吼著,金芒吞吐不停著,身上的肌肉不停的漲起收縮,一個淡虛影的佛陀出現在了王凡的背後。

暴熊獰笑了一下后,翻手在褲帶上一掏,掏出三四顆藥丸,抬手扔進了嘴裡,喉嚨一動頓時吞了下去。

原本暴熊身上有淡淡的黑氣環繞,如今這黑氣顯得更加的狂暴可怖,如一團火焰一般包裹著暴熊,而且暴熊現在渾身上下的血管全部凸起,連臉上也布滿了凸起的血管,一雙眼晴變成了黑紫色。

現在的暴熊活脫脫就是一副羅剎的樣子。

王凡周圍強風不停的吹起擺動著王凡的衣物,而暴熊則是一身火焰狀的黑氣纏繞在身上。

王凡見到這一幕後,確實的知道了那天拿暴熊當人質換回嚴波后,暴熊回去后絕對是變強了許多。

因為上次王凡在開了戰佛體-成的時候,暴熊也吞下了三顆藥丸,那時候可是照樣被王凡按在地上打著。

王凡和暴熊互相冷視著對方,沒有任何的預兆,倆人同時動了,用最野性的方式,拳對拳的互毆了起來,每一下都能帶出一波鮮血。

另一邊……子風道士和白衣人是戰著熱火朝天,難分難解。

白衣人手腕一轉,手中的一根短矛脫手而出,直飛向子風道士的眉心。

子風道士手握烏金黑刀橫向一劈,直接劈飛了這柄短矛,身形不減的向著白衣人衝去。

白衣人一手持著短矛不退反減,向著子風道士戳去。

「是我的刀長,完全可以在他短矛戳到我的時候,先砍他一刀然後閃開!」子風道長暗暗想著,正欲提刀劈過去。

這時白衣人握著短矛的手輕輕的抖一下,那短矛突然變長,直刺子風道士的喉尖。

「恩!!!」子風道士驚愕一聲,瞳孔猛的擴大,猛的停下身子,脖子向左一歪,短矛擦著子風道士的脖子而過,劃出一條血線。

「呵呵!」白衣人發出一陣怪笑。

雙手握住短矛,不對現在應該是叫長矛了。

白衣人雙手握住長矛,向下一壓,長矛頓時向著子風道士的肩膀砸去。

「糟了!」子風道士暗罵一聲,直忙抬起刀劍架了起來。

可白衣人這招早已經預備了許久,子風道士又是前勁不足,后力未蓄,這一擊結結實實的轟在子風道士的右肩上。

「咔啦!」

一聲脆響伴隨著劇痛傳來,子風道士清楚的知道自己右肩上的琵琶骨裂了。

子風道士握著刀劍的雙手一橫,把刀劍平貼在長矛上,然後頂著這根長矛,身子向前急沖,刀劍橫掃了過去。

白衣人纏著繃帶的臉露出了一絲獰笑。

不要問是怎麼看出來的,反正子風道士是感覺到了這白衣人在沖著他獰笑。

白衣人腳點在地上一點,身形快速倒回,然後收長矛再次出擊,向著子風道士戳去。

子風道士雙手武器一換,向著長矛的橫掃過去,把長矛掃向一旁。

哪知白衣人借著子風道士這一掃的力量,一手纏住矛身,一手握住矛尾,身子一轉,夾著長矛向著子風道士抽了過去。

子風道士見此招一出,雙手握著武器,向著長矛劈去。

「叮!」的一聲清響傳來,子風道士感覺肩膀上劇痛難忍,低哼了一聲,頓時落了下風,被長矛抽的連連倒退,直退了四五步后才勉為其難的止住身形。

「你……」子風道士的右手微微的顫抖著,汗滴緩緩的從臉頰上流了下來,眼睛盯在白衣人手上的長矛上。

原本只有一條成人手臂長的短矛,如今變成了齊眉棍一般長的長矛了。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白衣人把長矛一豎,立在自己的身邊后,開口徐徐說道:「是哪來錯覺告訴你,我是用短型武器的?」

「女馬的!」子風道士罵暗一聲,忍著胳膊上的劇痛,再次抬起了武器。

「佩服!」白衣人調侃的說了一句后,腳尖一抬,勾在了長矛的矛尾上,雙手抓住長矛狠狠的朝地面上砸了過去。

「他這是在幹嘛,隔著這麼遠又不……」子風道士還在混亂白衣人的行為時,一道白光向其切了過來。

子風道士連忙在地上一跳,身子躍向半空,一個平翻躲了過去。

那白衣人居然能讓長矛發出像是劍氣一樣的東西。

「我以前是一位槍術高手,一手槍術出神入化!」白衣人似乎是很滿意剛才的那一擊,開口自言自語道:「我的名字你肯定也聽說過,算了……不說也罷!」

白衣人雙手一抖,挺起長槍對準了子風道士,開口說道:「子風掌門,你可要小心了,別死的太早,不然我的樂趣會少很多的!」

白衣人說的不多,但子風道士從這些話里加上結合第一次見到白衣人的情景和在青銅門時拍裂白衣人胸口衣服后的場景,還是聽出了許多的內容。

按白衣人所說的來講,這白衣人很有可能是上個時代或者是上上個時代的人,因為某種原因(很有可能是怕死)讓自己陷入半死的狀態,然後被萬平教找到,以長生為條件讓白衣人為其服務一類的,這也能解釋為什麼第一次見這白衣人是一副死氣沉沉,半死不活的樣子了。

再怎麼猜也是猜,還不如開口問來的實在。

子風道士輕笑一下后,就把自己剛才所想的推測給說了出去。

果不其然,白衣人聽完子風道士的推理后怒了,特別是聽到「怕死」這倆個字后,怒氣是空絕的強盛。

白衣人這幅樣子,恰恰表明了子風道士推理是對的,沒有七八分也有六七分的準確性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道尋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道尋緣 道尋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八十四章 宿敵之戰(三)

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