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 真的還是假的 第一百三十六話 轉機(一)

第二卷 . 真的還是假的 第一百三十六話 轉機(一)

隊長大喝一聲鎮住場面:「往……我們右後方退!應該是右後方!」

這時候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眾人依著隊長命令行事,一邊抵抗外面連綿不絕的攻擊一邊抱團後退。

等退到後面眾人抵上一堵牆的時候才大呼完蛋,搞半天這是條死路,而這個時候要再去試其它幾條路,眾人的體力也都消耗得差不多了。

「兄弟們我對不住你們!」隊長取下頭套和面罩直接丟地上有些無力的說,他伸手抹了一把臉,臉上汗水跟瀑布似的流。

眾人還在掙扎,但由於體力問題、寡不敵眾漸漸陷入危機,這時候已經有好幾個人被咬,有沒及時掙脫的被咬出血來,那本在這裡幾乎無法察覺的氣味卻一下子引發了那些「人」的亢奮。

一時間,他們只覺得對面的攻擊力好似加強了數倍不止。

再後來,有人脫力的,這脫力的幾個就被那些「人」拉出去再沒回來。

「……挺住兄弟們,救援馬上就到!」看著越來越少的同伴隊長咬著牙為自己隊友打氣。

不過他這話已經說了好幾遍,在最初的時候大家還相信話的真實性,而到了後來,大家都已經絕望了。

不會有人來救自己了,他們想,就算有,也來不及了。

人活一口氣,在一個人還有信念的時候這個人不論遭受怎樣的摧殘,只要不致命,他都能夠重新站起來。可如果信念崩塌,氣散了,這個人就會連一陣風都抵不住。

現在很多人就是這樣的,因為目所能及之處除了幾個隊友外都是敵軍,不用細數就知道對面有幾百人,加之現在彈盡糧絕,不失望乃至絕望的沒剩幾個。

這種絕望在黑暗和壓力中無限膨脹,以至於又有幾個遍體鱗傷的乾脆舉刀自裁,用他們臨死前的話來說就是——不如給自己個痛快!

看著隊友從8個變成3個,這隊長前一刻因為隊員殉職突然上頭的狠勁兒也漸漸蔫了。此刻,沒有人能夠體會到四人對戰百人的那種無力感和孤獨感。

「我們怕是……真的等不到他們了。」

幾個人身上均大面積的挂彩,但依舊繼續反抗著。

不知道是在逆境中逐漸麻木還是故意的說風涼話調節氣氛。

一個人嘶著涼氣哼哼著:「實在頂不住了一會兒我也學他們給自己個痛快!」

「那你的屍體就會被他們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總比被活啃的好。」

「看來我揍不了歐陽家的那條小野狗了,但我發誓一會兒我魂魄一定上去找他!」

「夥計,你死後連無機物都沒了還魂魄?祈禱咱們能出去吧,我也要抽那小野狗鞭子順便把歐陽離那老傢伙丟這裡來!」

「說不定人家故意挖的坑,這次是咱們自己跳進來的。」

「要不……讓三組的弟兄回去吧,別來送命了。」

說到最後這一句的時候大家都沉默下來。

讓三組的人回去意味著他們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可如果讓他們來,他們又有可能葬生於此讓人心有不忍。

誰還不是個爹媽生的?誰沒有妻兒子女?誰的命又能比誰更值錢?

生命終究是平等的,即便是處於不同的食物鏈上。但生命本身也就是為自己而生為自己而活的,不該去犧牲更不該做無謂的犧牲。

可是人這種動物又是很奇怪的,他們總會為了一個並不自私的目的而自願放棄生的本能。

僅剩的四人實在無法再把話題繼續下去,他們最終都把這個話題的結論交給了老天。

如果無法抉擇這種即想自私又不想自私的問題的話,最好的方法往往就是聽天由命。

熱.兵器早就成廢鐵一支,誰的刀都沒落下,那些「人」的咆哮愈發刺耳,隊里卻安靜異常也團結異常。

就這樣,四個人又堅持了三十多分鐘居然還沒被突破,不過各人已經氣喘如牛。

戰至最後一刻,正自打算橫刀向天笑的時候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洗洗漱漱的聲音,緊接著把四人牢牢圍困的包圍圈逐漸鬆散起來。

「怎麼,怎麼回事?」一個人見剛被自己砍斷脖子的玩意兒又從地上爬起來后不再攻擊自己而是轉身一搖三晃的離開不由奇怪。

「不知道。」另一個人捂著自己被抓爛的肚皮吸著冷氣,他覺得自己的腸子可能要流出來了。

「可能是,他們到了……」隊長又是輕鬆又是擔憂的喘著粗氣。

「那,那他們,不,不是,糟糕?」

「歇一會兒,去跟他們一起!」

眾人不再說話,努力恢復體力。

等幾百號「人」走得差不多了,幾個影子突然就躥過來嚇他們一跳,這一看居然是三組的幾個人。

……那這麼一來那些引開這些東西的幾個不是等於已經準備大義獻生了?!

「我們來晚了!」三組的幾個連忙取出事先準備好的破傷風等給諸人打一針,然後把幾個的傷口簡單包紮后扶起幾人就打算走。

「那邊就他們幾個?」隊長跛腳走了幾步問。

「啊?哦,其它人在垂梯那裡等我們。」三組的一個人回答。

隊長不解:「那怎麼……?」

三組成員回答:「孟輝他們運了幾籠雞下來,他引他們過去。」

「孟輝?」

「這事說來話長,咱們先上去!」

一路無話,眾人趕緊撤離也算順利。

不過在眾人劫後餘生興奮的時候,這個隔離服隊長卻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孟輝下去了,孟輝下去了?!

你要告訴他歐陽家那小野狗下去了他沒準還能拍手叫好,但孟輝——這個下任職權家族的嫡系如果犧牲在這下面了……他們孟家倒是會更得民心,但自己這幫人卻意味著基本到頭了!

但沒辦法,他現在也只能幹著急,他不可能主動打電話求援說——喂?某某某啊,不好意思我把咱T國未來的准主席弄丟了要不你派人來找一下?或者對孟輝家人說,不好意思,你兒子為了救我所以他現在可能掛了,要不您節哀順變……

以上行為既然行不通,那麼隊長只能用咆哮來表達自己的情緒:「怎麼回事,誰放他下去的?!」

沒人說話,因為這氣勢太猛了。不過過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有個人唯唯諾諾的開口:「我們,我們沒注意他們兩個就跟著雞籠做電梯下去了。」

「什麼?!他們兩個?!」隊長差點沒暈過去。

他驚慌的看向某輛車停著的地方。此時李扶東連人帶車已經不見了。

……

「洛!」

地下負九層,孟輝頻繁晃動著他那兩條飛毛腿,身後跟著數以百計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兒朝某個方位衝來。

身後的「人」呼嚕呼嚕的叫著速度也不慢但就是離他總有那麼段距離,不近也不遠。

躲在不知何處的歐陽洛聽得孟輝呼喊急忙跳出來,他也來不及把雞籠子一個一個挨個打開,直接用最粗暴的方式用腳踹爛,順便踹得一陣雞飛狗跳。

無數「咯咯咯」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歐陽洛對孟輝大喝一聲:「快點,沒吃飯呢!」

孟輝當然沒時間反唇相譏,不等跑到雞群,背上背著的血袋直接取下向雞群里一扔,砸了個滿地開花,同時發動體內強化作用跑進雞群又瞬間以一種詭異的速度再反穿出人潮退出來。

那些「人」雖然有正常人的速度但終究也沒孟輝快,更何況現在能夠補充能量的東西就在眼前,各個只管尋著血腥味忙著撲雞去了,哪裡還管身後著火的事。

是的,他們身後著火了,歐陽洛在孟輝出來的瞬間眼疾手快的點燃了事先布置好的火線。

「完美!」歐陽洛拍拍手想跟孟輝來個擊掌,但孟輝並沒回應他,他乾笑幾聲把手收回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絕對狩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絕對狩互 絕對狩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卷 . 真的還是假的 第一百三十六話 轉機(一)

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