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 真的還是假的 第一百三十五話 分.裂(三)

第二卷 . 真的還是假的 第一百三十五話 分.裂(三)

好漢敵不過人多,槍再好使也有打空的時候。

隊長朝著向他張口咬來的傢伙本能的開槍但卻發現子彈已經沒有了,還好他也沒猶豫直接一個槍托砸上去,趁著那玩意兒被砸得往後仰的同時拔出腿上別著的匕首解決問題。

這時候在一片雜亂之中突然有人嚷嚷起來。

「越來越多了,他們根本打不死!」

「電視上不都是爆.頭嗎?這招怎麼不管用啊!」

「這他媽不會是剛才那個玩意兒那樣長,長出來的吧?!」

「哎呦我去,死玩意兒去你丫的!」

……

隊長環眼看去自己人已經身陷囹圄,這頭頂的探照燈光束早就打不出去了,不管往哪兒晃全照在那些死白死白的臉上簡直瘮得慌。

而光線散開的昏暗處,則是黑壓壓的一片,他真的不敢想象他們到底被多少這樣的「人」圍住了!

至於那個他們來時電梯的方位,現在他已經不確定在哪個方向了。

「……隊,隊長?」

有人似乎喊了他好幾聲,語氣裡帶著焦急,他這才從機械式的反抗里回過神來。

「說!」

「我們,我們該往哪邊退?」

隊長沒有隱瞞在嘈雜的潮流里喊到:「都被圍住了,看不見!誰有指南針,應該在我們西南面!」

眾人一邊打擊著越來越肆無忌憚的那些個多胞胎一面試圖翻找自己的指南針。

「我手錶上有!」一個人喊到,然後努力的要朝自己手腕上看,但他根本沒工夫低頭去看,因為只在他低頭的瞬間他就中招了。

「我包里有!你們掩護我!」另一人又喊到,眾人這次才有意識的把他和隊長圍朝裡面,站成了一個圓筒形的人肉盾牌。

那人沒等氣喘勻趕忙蹲下就在包里狂翻,不一刻后他終於翻出一個指南針,他抹了一把汗嘴角終於盪出一絲微笑。

「西南,西南往那邊!」

他說完剛要起身,眼底就瞟見指南針的指向左右擺動幾下偏到了另一個方位。

「等一下!」他一把扯住即將發號施令的隊長,甩了甩指南針,當再次放平靜止的時候,那指向又變了。

「你們到底好了沒有,頂不住啦!」在外圍死守的人嘶聲力竭的喊,似乎這是他最後的希望。

「壞了,指南針壞了!」那個人把指南針又甩了兩下然後使勁兒拍。

隊長皺著眉也去翻自己背包,指南針這種東西是必備品一般都會帶,但他把東西翻出來后他發現自己的也壞了。

隊長立馬斷定:「同時壞的可能性不大,這個地方的磁場有問題。」

眾人一聽氣急敗壞的一頓罵,把這怒火全甩歐陽家身上去。

「他們還把這裡的磁場改了?」

「我早說歐陽家沒一個好鳥,我出去先把歐陽離的那個兒子暴打一頓再說!」

「咱要回去了就聯名投訴歐陽家讓他們被貶出京做庶民!」

……

隊長大喝一聲鎮住場面:「往,我們右後方退!應該是右後方!」

這時候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眾人依著隊長命令行事,一邊抵抗外面連綿不絕的攻擊一邊報團後退。

等退到後面眾人抵上一堵牆的時候才大呼完蛋,搞半天這是條死路,而這個時候要再去試其它幾條路眾人的體力也都消耗得差不多了。

「兄弟們我對不住你們!」隊長取下頭套和面罩直接丟地上有些無力的說,他伸手抹了一把臉,臉上汗水跟瀑布似的流。

眾人還在掙扎,但由於體力問題,我方寡不敵眾漸漸陷入危機,這時候已經有好幾個人被咬,有沒及時掙脫的被咬出血來,那本在這裡幾乎無法察覺的氣味卻一下子引發了那些「人」的亢奮。

一時間,他們只覺得對面的攻擊力好似加強了數倍不止。

再後來,有人脫力的,這脫力的幾個就被那些「人」拉出去再沒回來過。

「……挺住兄弟們,救援馬上就到!」看著越來越少的同伴隊長咬著牙為自己隊友打氣。

不過他這話已經說了好幾遍,在最初的時候大家還相信話的真實性,而到了後來,大家都已經絕望了。

不會有人來救自己了,他們想,就算有,也來不及了。

人活一口氣,在一個人還有信念的時候這個人不論遭受怎樣的摧殘,只要不致命,他都能夠重新站起來。可如果信念崩塌,氣散了,這個人就會連一陣風都抵不住。

現在很多人就是這樣的,因為目所能及之處除了幾個隊友外都是敵軍,不用細數就知道對面有幾百人,加之現在彈盡糧絕,不失望乃至絕望的沒剩幾個。

這種絕望在黑暗和壓力中逐步膨脹,以至於又有幾個遍體鱗傷的乾脆舉刀自裁,用他們臨死前的話來說就是——不如給自己個痛快!

看著隊友從8個變成3個,這隊長前一刻因為隊員殉職突然上頭的狠勁兒也漸漸蔫了。此刻,沒有人能夠體會到四人對戰百人的那種無力感和孤獨感。

「我們怕是……真的等不到他們了。」

幾個人身上均大面積的挂彩,但依舊繼續反抗著。

不知道是在逆境中逐漸麻木還是故意的說風涼話調節氣氛。

一個人嘶著涼氣哼哼著:「實在頂不住了一會兒我也學他們給自己個痛快!」

「那你的屍體就會被他們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總比被活啃的好。」

「看來我揍不了歐陽家的那條小野狗了,但我發誓一會兒我魂魄一定上去找他!」

「夥計,你死後連無機物都沒了還魂魄?祈禱咱們能出去吧,我也要抽那小野狗鞭子順便把歐陽離那老傢伙丟這裡來!」

「說不定人家故意挖的坑,這次是咱們自己跳進來的。」

「要不……讓三組的弟兄回去吧,別來送命了。」

說到最後這一句的時候大家都沉默下來。

讓三組的人回去意味著他們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可如果讓他們來,他們又有可能葬生於此讓人心有不忍。

誰還不是個爹媽生的?誰沒有妻兒子女?誰的命又能比誰更值錢?

生命終究是平等的,即便是處於不同的食物鏈上。但生命本身也就是為自己而生為自己而活的,不該去犧牲更不該做無謂的犧牲。

可是人這種動物又是很奇怪的,他們總會為了一個並不自私的目的而自願放棄生的本能。

僅剩的四人實在無法再把話題繼續下去,他們最終都把這個話題的結論交給了老天。

如果無法抉擇這種即想自私又不想自私的問題的話,最好的方法往往就是聽天由命。

熱.兵器早就成廢鐵一支但誰的刀都沒落下,那些「人」的咆哮愈發刺耳,隊里卻安靜異常也團結異常。

就這樣,四個人又堅持了三十多分鐘居然還沒被突破,不過各人已經氣喘如牛。

戰至最後一刻,正自打算橫刀向天笑的時候,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緊接著把四人牢牢圍困的包圍圈逐漸鬆散起來。

「怎麼,怎麼回事?」一個人見剛被自己砍斷脖子的玩意兒又從地上爬起來后不再攻擊自己而是轉身一搖三晃的離開不由奇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絕對狩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絕對狩互 絕對狩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卷 . 真的還是假的 第一百三十五話 分.裂(三)

8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