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水落石出

第502章水落石出

尚雨汐無話可說,一方面照顧她父親的身體,不想拿話在刺激她,另一方面,考慮到了她母親的感受,其實她心裡是最難受的。

「好!你們說什麼都行了,錄音我錄完了,您還有什麼要求?」

「雨汐!你長大了,以後要學會照顧自己,爸爸媽媽不會永遠守在你身邊,如果遇到合適的人就趕緊嫁人,最主要的是他要對你好。」

聽到她父親說的話,尚雨汐感到怪怪的,「爸爸!您別這麼說,我不嫁人,永遠留在你和媽媽身邊。」

「傻丫頭!怎麼可能呢!人都有要走的那天。」

游若蘭聽完尚志成說的話,激動地說道:「好了!怎麼越說越離譜了,雨汐,別忘了將錄音拿給你哥聽,只是,你說的這些事,是不是要法律責任啊?雖然人不是你親手害的,可是畢竟是通過你才會間接造成他們的傷害。」

「志成,要不我們直接報警,你自首吧!讓警察來判定這件事的利害關係,我們一定要為那些受害者一個交代。」

尚志成突然大咳一聲,臉上的沒有一絲血色,突然一臉痛苦的說道:「你們都出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快點出去。」

尚雨汐拉住她的母親一起走出了病房,游若蘭擔心說道:「我看你爸爸臉色非常不好,不會是哪裡不舒服吧?」

「媽!他這是在逃避,怕法律制裁他,本身就做錯了事,還被認抓嗎?怎麼會有他這樣的老思想。」

「夠了!雨汐,不要再者說你爸爸,趕快把這錄音拿給你哥聽,告訴他今天發生的一切,讓他跟你父親談,我不能讓他再繼續錯下去了。」

尚雨汐明白了她母親的意思,「明白了,現在我就過去找他。」

游若蘭目送她的女兒離開,心裡很是不安,她感到尚志成現在這種狀態不像是正常的狀態,倒像是迴光返照,所以,她擔心他可能就剩這一兩天了。

尚雨汐最後是在尚霆宇住的公寓看到了他,將尚志成的錄音拿給他一聽,十分鐘后,已經聽到錄音的他,心裡開始糾結中。

「他還說了什麼?」

尚雨汐嘆道:「他說務必要在十二點前讓你聽到錄音,還說了一些奇怪的話,什麼爸爸媽媽不會永遠守在你身邊,如果有喜歡的人就嫁了的話,感覺好像在交代臨終遺言似的,不對啊!這,這句話難道......」

「你跟我想的一樣,這些可能是他臨走前想要跟我們說的話,我想他時日無多了。」

尚雨汐聽到這,鼻子一酸,眼淚順勢滑落,「怎麼會這樣?不是已經醒了嗎?不是好了嗎?怎麼會這樣?我不想失去爸爸。」

尚霆宇安慰道:「雨汐!不要哭,我有找過醫生,問過情況,他這個病已經耽誤了最佳治療的時間,最多還能維持兩三天,這麼要強的父親怎麼可能讓自己輕易的倒下,他一定還會跟我們說什麼的,或者說給我們留下點什麼,這樣,他才能安心的離開。」

「我不要爸爸離開我們,我現在就會過去找他,我帶他去最好的醫院,接受最好的治療。」

「尚雨汐!你清醒點,我說的很清楚,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的時間,他沒救了。」

「可是他是咱們的爸爸啊!媽媽要是知道,她會受不了的,我們尚家就不完整了,哥!你告訴我應該怎麼辦?」

這時,尚霆宇將尚雨汐擁入懷中安慰,她哭的更加傷心。

一個小時后,尚霆宇獨自走進了病房,看到尚志成已經睡下,輕聲說道:「您說風光了一輩子,結果卻落得這樣的結局,您覺得值得嗎?以前我覺得您是一顆大樹,是可以保護我們這些幼苗的參天大樹,無論風雨,都會守護著我們,可是隨著我們慢慢長大,你這顆大樹也隨之變老,現在也是時候需要我們來守護您。」

「只是您從不給我們機會這麼做,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扛著所有的事,無論是好是壞,在您眼裡都是那麼微不足道,您在乎的永遠都是金錢,權利還有地位。」

尚霆宇說道這時,忍不住嘴角勾了勾,再次說道:「甚至可以不把別人放在眼裡。」

「父親!您何時才能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想的那樣壞,即使林曦也是一樣的,您沒有站在她的角度看看問題,現在一切事情都水落石出,我也可以跟她有個交代,您快點好起來,看到我和夏之沫結婚,甚至看到孫子滿地跑的樣子,難道這不是您想要的嗎?」

「我知道您假睡,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尚志成沒說話,只是突然翻了個身,心裡五味雜陳,他以為尚霆宇找他又是來興師問罪的,沒有想到他會說出這些令人暖心的話。

這是他第一次被感動,也感嘆可能是最後一次,眼角有淚流出。

尚霆宇並未注意到,認真道:「我不打擾您休息了,晚安!」

當他準備要走的時候,身後尚志成突然說道:「以後,就替我打理公司吧!聖雅可以交給凡飛,你接替我的位置,管理尚氏集團,爸爸相信你,可以運營好公司,即便以後我不在了,你也能獨攬一切,你永遠是我的驕傲。」

聽到這些話,尚霆宇苦笑一聲,嘆道:「您說什麼呢?我不要,尚氏是您的,我有聖雅就夠了,您會沒事的。」

說完,尚霆宇離開了病房,尚志成閉上了眼睛,心裡感到很後悔這些年做過的事,如果說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那生活也會相當的美好。

第二天,一早,尚霆宇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他立即接通電話,就聽到了一件讓他驚愕的消息,電話里,游若蘭泣不成聲道:「霆宇!你爸爸走了......」

尚霆宇聽完這句話,感到大腦一片空白,整個人怔了很久,腦中不斷浮現這些年有他父親身影的回憶,只是以後只能睹物思人。

三天後,青松山,尚志成的葬禮進行中,林億豐知道后,也來了,尚霆宇有些意外,他會來,只是他心裡一直有疑問,當初他打算再去找尚志成,為什麼最後卻放棄了這個計劃?不過,現在他感到在說這事似乎無任何意義了,人已經離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尚少獨寵暖心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尚少獨寵暖心妻目錄 尚少獨寵暖心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2章水落石出

9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