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六十五章 自己琢磨去吧

第兩百六十五章 自己琢磨去吧

早上五點,天還沒亮。

兩個小時之前,深夜樂園的客人,已經被全部送走。

三點到五點這段時間,是一次大聚餐,慶祝「深夜樂園公益協會」成立。這次聚餐的成員,有樂園的員工,就連少有現身的阮玲玉都出現了。

除此之外,還有人,比如楊晨曦,楊曉儀,簡丹,簡憶等等。

當然,李泰和刀叔,秦小鹿,張麗影,張孝傑,也都在這裡。

鬼市也派了代表過來,不是撲克臉鬼叔,而是牛頭和冷凝霜,對了,還有兩名借著實地考察,滯留在樂園,至今還沒離開的兩名高級工程師。

這次的酒,是牛頭提供的,據說是鬼市的高級釀酒師「酒鬼」的作品。

五點的時候,大多數人都醉了。

簡丹沒有怎麼喝,因為她還要照顧簡憶,這個時候,正要抱簡憶往「家」里走。

誰知道,小姑娘不買賬,不要媽媽,反而沖著徐浪張開了手臂。

「叔叔,抱我。」

「好好好,我抱著可愛的小簡憶回去。」徐浪抱著簡憶,跟著簡丹一起走。

沒多久,三人就到了現在母女倆住的地方。

徐浪還以為簡憶需要哄一哄,可沒想到,她粘床就睡,完全不需要哄。

「簡教授,今天就讓她睡一覺吧,幼兒園就別去了。」徐浪和簡丹來到走廊之後,說道。

「昨晚就已經打電話跟老師請假了。」簡丹說道,「我去過很多飯局,凌晨三點開始的,還是頭一次。」

「咳咳……哈哈,我們樂園需要營業嘛。」徐浪可不會告訴對方,這樣做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鬼魂,佔據了這次飯局成員的絕大部分。

當然,他並不知道,簡丹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

「你當初,為什麼想著要建立一個『深夜樂園公益協會』?」簡丹可沒忘記自己接近徐浪的目的,是為了治病。

「當時靈……民俗支隊被裁撤,有些人有能力,但又不是警察編製的,只能另謀出路。而我樂園的發展,也需要多元化,所以,臨時想出來的。」徐浪心頭一震,差點就說漏嘴了。

從他的角度來看,簡丹是不知道靈案組的,因為靈案組在樂園的掛牌,也是民俗支隊,處理的是民俗類案件。

「你是個好人,如果有需要,可以找我幫忙。」簡丹說道。

徐浪尷尬地笑了笑:「好人,我是好人嗎?」

其實,當初還清了邱培仁的債之後,他曾經徹底放鬆過一段時間,覺得,樂園保住了,可以輕鬆了。

可是,潘朝陽帶著那些評委來樂園參觀的時候,他突然意識到,他解決的只是眼前的危機而已。

沒錯,他的確解決了邱培仁的債務,保住了樂園。可是,能保住多久呢?潘家父子,依然虎視眈眈,只要有機會,他們就會撲上來。

他突然就明白了,他必須強大起來,這種強大與之前吸納鬼魂建設

深夜樂園不同,他需要更多,專業的人士,能夠解決專業的問題。所以當他知道,靈案組要裁撤的時候,他就想著,怎麼把這些人留在自己的身邊。

至於說,深夜樂園公益協會,是一個由頭。當然,他也確實希望可以幫助那些鬼完成死前的心愿,反正就是一舉多得的事情。

而且,他隱隱中有一種感覺,自己爸媽的失蹤可能與系統有關。一開始系統的寄主,那台老笨的電腦,就是爸爸放在雜物房裡的,這麼多年,家裡的電器都淘汰了很幾波了,唯獨這台電腦還在,最最關鍵的就是,每次他和系統談論父母,對方都避而不談。

所以,他需要系統之外的力量。原來靈感組的人,不就是最好的選擇嗎?

……

徐浪回到飯局現場,看到老烏龜正在慢悠悠地喝著酒。

「你剛才不是已經醉了嗎?」徐浪奇怪。

「我要是不裝醉,小簡憶肯定不停地灌我酒,哪能回去睡覺啊?」東靈龜解釋道,「想當年,我可是千杯不醉,就這點酒勁,算個啥?」

「咳咳……」

徐浪整理了一下思路,坐在東靈龜的身邊,笑呵呵地說道,「前輩,我有一個小建議,不如,你來協會,當一個榮譽會長,如何?你放心,就是掛個名,不會讓你幹活的。」

東靈龜的眼珠子,轉了又轉,看著徐浪,說道:「徐小子,你在打什麼壞主意?」

「瞧你說的,難道,我就這麼壞?」

徐浪被對方說的,差點就笑著,強忍著笑意,說道:「前輩,我這是替你著想。你想想看。你原來是靈案組的守護神,靈案組在樂園,你在樂園,一切順理成章。可是現在,靈案組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協會。你要是還在這裡,豈不是有點名不正言不順?」

「你這是要趕我走?」東靈龜瞬間,怒了,兩顆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都快要掉出來了。

「不是……你誤會了,我們協會剛剛成立,肯定困難重重。這不,有你這位前輩坐鎮,我的心,也安定不少嘛。」徐浪心裡清楚得很,這老烏龜得好好說,拍拍馬屁。

果然,東靈龜聽到這一番吹捧,非常滿意:「既然你這個晚輩,如此誠心,我這個當前輩的,不能太小氣。提攜新人,是我們這些前輩應該有的美德。好吧,我答應了。」

「那真的太謝謝前輩了,為了表示感謝,鬼市的事情,我這個當顧問的。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徐浪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地說道。

東靈龜臉色一凝,看著徐浪:「可以啊,從協會的事,輕描淡寫的轉移到了顧問的事。你是想參與鬼市的一些運作?」

「倒也不是……我就是趁這個機會,了解更多一些。你也知道,目前協會的主要工作,就是鬼市的心愿牆。我已經有打算了,目標,就是清空心愿樓一樓、心愿牆上面所有的心愿。」徐浪說著說著,自己都覺得豪情萬丈,熱血沸騰。

「你是顧問,我就不給你安排工作了,你要是想做什麼,就去做,想看什麼,就去看。你不是有那個顧問的令牌嗎?現在就可以直接去鬼市了啊。」東靈龜說道。

「啊?」

徐浪立刻從褲兜里掏出令牌,看了一下,沒看出什麼來,「這玩意,還有這個功能?那應該怎麼用啊?」

「你是顧問,我又不是,我怎麼知道具體怎麼用?自己琢磨去吧。」東靈龜說完,直接就不理他了,自顧自繼續喝酒。

「真小氣……」

徐浪有點生氣,嘀咕道:「看你這樣子,明明是知道的,卻偏偏不告訴我……感覺這德行,有點像系統。」

「咳咳……鬼市門開。」

徐浪將令牌高高舉起,大聲地喊道,這是他通過顧清優餐館的廁所,前往鬼市的口號。他覺得,應該也有用吧?

然而,一分鐘過去了,他還在原地。

看來得找個人問問了。

「你們兩個,在樂園玩得還開心嗎?如果有招待不周的,要提出來。」徐浪找到了有些醉意的兩位高級工程師。

「這樂園,對於我來說,簡直就是人間仙境。」歌手笑呵呵地說道。

糕點師看了一眼歌手,微微哼了一聲,然後說道:「徐老闆,不是徐顧問……」

「別在意這個,隨便叫都可以。」徐浪擺擺手說道。

「徐老闆,我已經有不少靈感的。我決定,做一個巨大的沙盤蛋糕。也就是把樂園的景物,人物,做成蛋糕。就像某些售樓處的沙盤一樣。」糕點師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小得意,還挑釁地看了一眼歌手。

徐浪一愣,這個點子,他還真的沒想過,不愧是糕點師,這靈感是真的不錯。

「這點子不錯,不過這次叫你們兩個來,是有別的事情。」徐浪拿出顧問令牌,放在手掌之中,「我是想……」

「鬼市歌手,見過徐顧問。」

「鬼市糕點師,見過徐顧問。」

徐浪愣住了,他的話都還沒有說話,眼前這兩位工程師立刻站了起來,微微彎曲著身子,右手放在左胸,一本正經地說道。

「咳咳……這個……不需要這麼見外。」徐浪尷尬地咳嗽一下。

「徐顧問,這是鬼夫人給你的令牌,它象徵著鬼夫人在鬼市的權力。我們見到令牌,是需要行禮的,還請你不要拒絕。否則,我們就是在違反鬼市的規矩,會受到處罰的。」歌手嚴肅地說道。

徐浪露出僵硬的假笑,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他們兩個,突然來這出,還真的把他嚇得都不輕。他原以為,這玩意,就是個通往鬼市的鑰匙,沒想到,它代表的,居然是權力:「行了,你們也行禮了,接下來我們聊正事,都放鬆點啊,我現在是顧問,聽我的。」

這兩位工程師,聽到徐浪的話,緊張的心情,漸漸地放鬆下來。

「我以顧問的身份,要你們告訴我,我應該怎麼用這塊令牌,前往鬼市?」徐浪看到剛才對方二人的表現,他覺得,自己應該表現得更強硬一些。

兩位高級工程師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道:「我知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深夜樂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深夜樂園目錄 深夜樂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百六十五章 自己琢磨去吧

9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