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三人

第868章 三人

出了柔福宮,小雨臉色都白了,顧不得問她們那些奇奇怪怪的對話是怎麼回事,緊張地說:「娘娘,我們現在去找蘇將軍吧!」

想想覺得還不夠,「不,應該找王爺!讓王爺來救咱們!」

上官瀾歌根本是故意為難,誰知道去了那個佛塔會出什麼事!

清辭本也沒打算去。

她又不傻,就算那個佛塔沒有特意安排什麼對付她,她爬一次下來也會累得夠嗆,事到如今她為什麼要受上官瀾歌的刁難?

她在宮牆尋了個地方靠坐下來,漫不經心道:「嗯,你去吧,王爺現在應該散朝了,你到宮門口去找,就能找到他。」

小雨急急忙忙去了,她總是大驚小怪,轉述的時候也添油加醋,聽得楚詔眉頭直皺,二話不說,隨她朝清辭的位置疾步而去。

然後就看到身穿煙粉色宮裝,滿頭珠翠,一身金貴之氣的女人,一點都不莊重地貼著牆靠坐著曬太陽。

真是在曬太陽,她閉著眼睛仰起臉,從額頭到鼻樑再到下顎,由陽光鍛造出一段流暢漂亮的弧度,唇邊弧度淺淺,優哉游哉。

楚詔看著也微彎起嘴角,走了過去,擋了她的太陽,清辭才睜開眼,她瞳色烏黑清透。

「你的小丫鬟說你被欺負得很慘,要我來救你,我還以為這宮裡新出了了不得的人物,竟欺負得了你。」楚詔笑,「不熱嗎?」

「在這宮裡啊,官大一級壓死人,柔妃娘娘抬出身份要為難我,我也沒辦法啊,只能麻煩王爺去跟柔妃娘娘說,我動了胎氣,她想要的香灰,我怕是不能去替她取了,還請她另尋高明吧。」

清辭不疾不徐地說,「不熱,還挺舒服。」

「你就多餘去一趟柔福宮。」夫妻倆真是奇人異士天造地設,還能同時聊兩個完全不相關的話題,楚詔也靠到她身邊的牆上,「那我陪你晒晒吧。」

桑國地處北方,哪怕是夏季,算得上炎熱的也就那一兩個月,過了就又恢復涼爽,這時候的陽光恰恰好。

清辭撫摸著腹部,輕笑一下:「鬥了這麼久,送送老朋友應該的。」

她剛才靠在這裡,想起了很多上輩子的事情,那些欺騙背叛折辱和仇恨,都不存在了,所以想到最後,畫面定格在她在瀘城睜開眼的那一天。

清辭頭一歪,靠在楚詔的肩膀上:「我突然好想小白呀,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萬壽節那天,白珩舟說他要離開盛樂,去找天樞子來恢復她的記憶和破東宮陣法救寧娘。

現在她記憶恢復了,寧娘也救出來了,他呢?怎麼還不回來?

……

白珩舟此刻在南邊。

南邊是荒蕪的草原。

他一身白衣太顯眼,特意換了和當地人一樣的服飾,臉上依舊戴著木質的面具,他進了一家帳篷搭成的客棧,要了一碗素麵。

小二剛剛將面給他送過來,他對面就不打招呼地坐下一個人。

那人穿的不是他們這裡的衣服,小二愣了一下,才陪著笑臉問:「客官吃點什麼?」

「和他一樣的面。」

白珩舟看都沒看那人一眼,拿起筷子,低頭吃起來了。

「我記得你以前除了沅淺給你的東西,別的都不吃的。」那人卻要跟他說話。

白珩舟向來寡言少語,何況這人他還沒什麼好感,更不想搭腔。

那人臉色一沉,倏地扣住他手腕。

白珩舟直接拂開,那人動了氣性非要抓他,兩人就在這桌面上連過了幾招,引得其他客人紛紛側目,露出忌憚的神情,那人怕招惹是非才收手,嚴肅地問:「你是不是抓了天璣?」

白珩舟這才抬起頭。

對面這人是,開陽。

要不是看在他曾救了遭天璣設計,陷入優曇婆羅夢境中的清辭,白珩舟豈止不想跟他說話,還想直接掀桌子拳腳相向呢。

畢竟這人因為喜歡天璣,上次就幫天璣從他手裡逃走了。

開陽慍怒:「白珩舟,你簡直是放肆!你快把天璣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我沒有異能,如何抓得了她?」白珩舟冷淡。

開陽一怔,才慢慢熄火:「不是你,那她去哪裡了?她自從那天從鬧市離開后,我就再也找不到她了,我以為是你把她抓走了。」

白珩舟不感興趣這件事,繼續吃面。

小二也將開陽的面也送上來了,開陽沒興緻吃,他擔心天璣,尋著天璣的蹤跡從盛樂到南邊草原來,都一無所獲。

他心事重重地想了一會兒,才問:「你找到天樞了嗎?」

白珩舟一頓,搖頭。

開陽剛要苦笑說他們也是難兄難弟,這張桌子就坐下了第三位客人,他的打扮倒是當地人的樣子,只是白白凈凈俊俊秀秀的臉,怎麼看都不是草原能長出來的。

「你不用找他了,沅淺失去的記憶基本恢復了,寧娘也被楚詔救出來了,她非但沒有危險,甚至在策劃報仇,好得很呢。」

第三個人是六殿,卞城王。

白珩舟皺眉:「真的?」

「我騙你這個做什麼?」卞城王悠悠地笑了笑。

開陽連忙問:「那天璣呢?天璣在哪裡?」

卞城王道:「天璣,應該是和天樞在一起。」

白珩舟一碗面吃完了,放下銀子起身要走。

開陽不禁問:「你要去哪兒?」

「回盛樂。」回到清辭身邊。

「不找天樞了?」

「沒有必要了。」

「有必要,」卞城王笑了笑,「沅淺腹中那個孩子有異,一早臨盆,要是沒有天樞幫她把關,她可能撐不過去。」

白珩舟神情一凜,忽然抬起手中長劍對準卞城王:「你是為什麼來?」

他是來找天樞子,開陽是來找天璣,那麼他呢?堂堂六殿卞城王,來人間作甚?

卞城王毫不懼怕,只是看白珩舟的眼神多了一抹讚賞:「不在沅淺身邊這段時間,你反而聰明了不少,還會思考了。」

開陽嘴唇一抿,也亮出武器從后抵住卞城王的腰:「你是不是知道天璣和天樞在一起的原因?」

卞城王前後都受人要挾,反而是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侯爺寵妻:重生庶女狠囂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侯爺寵妻:重生庶女狠囂張 侯爺寵妻:重生庶女狠囂張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8章 三人

9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