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 633【國際化的北京國子監】

第637章 633【國際化的北京國子監】

王淵的變法改革,不僅在地方,更在骯髒的京城,這破北京的市容他受夠了!

人畜糞便是肯定沒有的,那玩意兒屬於上等肥料,不知多少人搶著撿走。但生活垃圾隨處可見,陰溝里的水臭氣熏天,若遇沙塵暴再下雨,泥濘能夠淹沒腿肚子。

五城兵馬司的功能太多太雜,身兼民警、刑警、巡警、火警、城管、環衛等諸多職責。就那麼點人而已,哪裡顧得上來?

就拿環衛來說,五城兵馬司自己不掃地,而是定期讓差役去完成。

這些差役,屬於徭役的一種,以「坊」為單位安排。即老百姓按照社區,輪流免費打掃清潔,優點是行政開支較低,缺點是隔很久大掃除一次。

於是,王淵給五城兵馬司下令,讓他們滿城抓捕乞丐,抓捕那些苟活在城外的自閹者。把這些人組織起來,發給統一制服,全部轉化為環衛工,負責清掃北京城的公共區域。由戶部發給口糧和月薪,仍歸五城兵馬司統管。

城內乞丐,見一個抓一個!

一些職業乞丐,嚇得只能去城外乞討。一些窮困百姓,故意到城裡當乞丐,等著被抓去做環衛工。

王淵是內閣首輔,又不是開善堂的。環衛工人足額之後,若還有乞丐被抓,直接送去西山燒炭、燒石灰、制水泥。

半年不到,京城市容煥然一新,天子腳下乞丐絕跡。

五城兵馬司也被整改,分出盜房、火房、巡房等部門。一些專管治安,一些專管消防,一些專管巡邏……權責清晰,責任分明,哪裡出問題了更好追責。

原有人員肯定不夠,從京營士卒當中挑選補充,反正京營裡面還有許多閑漢。

以前不是沒人想過這麼搞,而是朝廷財政困難,細分職責之後必須擴招,如此一來就開銷太大。現在不怕,國庫有的是銀子,還擔心發不起工資?

三個印度婆羅門子弟,住在南城外的客棧里,他們已經震驚得麻木了。

這三個傢伙,分別姓迦乃士、特里維迪和舒拉克,都出身於南印度西部地區的大族。天竺棉會控制國政之後,漢人立即成為高貴人種,遙遠的大明也被傳為「鮮花盛開之地」。

三人於是被家族派來留學,學習更先進的文化知識,等將來回到印度,更方便給那裡的漢人當狗。

他們在出發之前,就已經能夠使用漢語交流。第一次停靠是在新加坡,那裡跟印度港口沒啥區別,第二次停靠則是在廣州,寬闊巨大的城池把他們嚇傻了。

接下來又在杭州靠岸,六十多米高的燈塔,讓三個婆羅門子弟想要下跪。

天津以東的工廠區,濃濃黑煙噴著火星,彷彿一隻只從地獄爬出的怪獸。聽說那裡就是噩夢起源,率先產出廉價的棉布,把南印度的傳統紡織業衝擊得一塌糊塗。

到了天津北,可怕的蒸汽巨獸,沿著鐵軌而賓士,把他們帶進更加光怪陸離的世界。

「今天進城,帶你們去國子監註冊。」黃煦敲開他們的房門。

三人站在過道,齊刷刷朝黃煦作揖:「多謝先生!」

十多個奴僕跟著下樓,黃煦皺眉道:「帶這許多家奴作甚?一人只許帶一個,專門給你們背書箱。」

「是!」三人乖乖聽話。

南城外和東城外都非常繁華,外地商賈多住在城南和城東。商業的興盛帶動城市繁榮,城牆根下到處都是民居,並且在城外形成了街市。

舒拉克走到街道上,好奇左右張望,看到許多背著書箱的士子。他忍不住問:「這些都是學生嗎?」

黃煦解釋說:「應考士子。下個月就會試了,他們如果考試過關,就能被取為進士,然後授予各種官職。」

特里維迪問道:「他們都是貴族嗎?」

黃煦笑道:「他們大部分是平民出身。在大明,只要戶籍正常,每個人都有資格讀書考試做官。」

三個印度青年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突然,一群官差出現,把靠外圍的解釋弄得雞飛狗跳。

工部營繕司郎中湯訓,正是王淵的貴州老鄉,也是一起拜入王陽明門下的同窗。他手裡拿著營造圖紙,大手一揮,最外圍零星的民房就要被拆除。

這些民房,本就屬於私人違建,朝廷可以直接拆了。當初劉瑾在城東建玄明宮,就拆除了上千戶違建房屋,而且一分錢補償款都不給。

王淵自然不能這麼做,否則民間聲譽就毀了。

湯訓又指著幾座墳塋說:「貼出告示,半月之內必須遷墳,每座墳墓給三塊錢的補償費。」

舒拉克問:「這是在做什麼?」

黃煦也有些不明白,走過去抱拳道:「見過湯師伯。」

「你是?」湯訓回頭問。

黃煦說道:「弟子黃煦,師從若虛公。敢問這是要營建何物?」

湯訓回答:「築城,等會試結束就開工。東城和南城都要增築,把這些民房框起來,不然城外太亂了。」

「原來如此。」黃煦恍然大悟。

又閑聊幾句,黃煦不便再打擾,抱拳告辭離開,又給三個印度青年解釋。

印度青年們已經麻木,這大明果然富庶啊,城外那麼多民房,說築城便築城,得花多少金銀才夠?

歷史上的北京城,只增築了城南,而且草草了事,因為修到一半沒錢啦。

現在嘛,城東、城南一起增築,反正國庫里有的是錢!

而且還不免費徵發役工,全部花錢請農民工做事,讓京畿百姓們勤勞致富。

城牆使用青磚和水泥修築,地基用三合土夯實。只要修得足夠厚重,堅固程度不輸給米漿黏合的牆體,建築成本還能大大降低。

進得城門,三個印度青年,頓時深吸一口氣。

街道太整潔了,跟印度的城市相比,北京就好像是神明的花園!

環衛工人分段清掃,七品以上的官員,如果覺得某段街道太臟,可以直接去五城兵馬司告狀,偷懶被抓住是要吃掛落的。

每隔一段路,都有籮筐作為垃圾箱。若有商戶或居民,敢把垃圾亂丟亂倒,「巡警」可以直接開罰單。

因為亂開罰單引起的糾紛,已經出現好幾次。雖然難免擾民,但收效甚佳,就連京城孩童,都知道垃圾應該扔進籮筐,否則爹媽就要被罰錢。

來到國子監登記註冊,又交了一百塊學費,再交五十塊錢住宿費,三個印度青年就被安排到宿舍中。

這是一個四合院,他們還以為能獨享院落,誰知竟分到雙人間,而且還沒有奴僕的床位。

五十塊錢,就是五十兩銀子啊,一年下來就這住宿條件?

忍了,大不了搬出去租房住。

迦乃士和舒拉克合住一屋,特里維迪被安排在另一屋。

屋裡已經有人了,特里維迪抱拳道:「見過兄台!」

那人起身回禮:「蘇龍國朱星,見過朋友,不知朋友來自哪國?」

特里維迪驚訝道:「你不是大明國民?」

朱星笑著解釋:「我從極東之地而來,已經在大明學習快九年,先皇陛下還賜予我大明國姓。大明的科舉太難考,我到現在也只是秀才,若下次再考不上舉人,就只能去欽天監做雜官了。」

在印度,賜姓是大事,能夠抬升種姓。

眼前這異國學生,居然能賜皇帝姓氏,怕是擁有了貴族身份,特里維迪的態度立即變得更加恭敬:「請問你的國家,跟大明的關係很好嗎?」

朱星拿出地球儀,指著上面說:「此為大明,渡過萬里大洋,便是我的家鄉。」

特里維迪暈乎乎問:「阿難國在哪裡?」

「阿難國?」朱星尋找一陣,「在這裡,你的故鄉也好遠啊。」

特里維迪看著地球儀,整個人徹底傻了。

特里維迪只能轉開話題,問道:「你在大明九年,還沒有結婚嗎?」

朱星說:「已經結婚了,還生了兩個孩子。我的妻子,是太后遣散的宮女,比我年長六歲。但她很賢惠,我每月十天住在國子監,二十天住在自己家裡。國子監是免費的,這是先皇的恩賜,先皇甚至賞了我一處宅院。先皇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皇帝,他去世那年,我齋戒吃素了三個月。」

「你不回自己的國家嗎?」特里維迪問道。

朱星說:「我為什麼要回去?我已經是漢人了,我有北京的戶籍,我的孩子也是漢人。」

兩人瞎聊一通,特里維迪的心情非常複雜。

只聽院子里吵嚷起來,特里維迪出門一看,卻是自己的兩個同伴,被四合院里其他國子監生圍觀。

雅利安人種,明顯跟漢人長得不一樣,國子監生都跑來看稀奇。不僅對著他們指指點點,甚至嘲笑他們是白鬼,這讓印度青年不理解,漢人的皮膚明明也很白啊。

朱星也跟著出來,對特里維迪說道:「你們最好取一個漢名,可以少些鄙夷。我剛來的時候,也天天被笑話,那時我連漢話都不懂。」

特里維迪說:「你幫我取一個吧。」

朱星隨口說道:「韋迪就不錯,還可以請先生賜字。」

突然,院子里有人喊道:「自請削藩的鄭王來了!」

「快走,去看賢王!」

院子里的圍觀人群,瞬間走得乾乾淨淨,三個印度青年沒搞明白狀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夢回大明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夢回大明春 夢回大明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7章 633【國際化的北京國子監】

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