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613【鬧劇般的宗室造反】

第617章 613【鬧劇般的宗室造反】

紹豐二年,元宵節剛過。

朱載堻畢竟是少年,足足放假耍了十天,重新上班難免有些倦怠。

太監們彙報的內容,朱載堻沒怎麼聽進去,昨晚跟淑妃玩得太嗨,此刻上下眼皮不停打架。

迷迷糊糊間,朱載堻突然聽到一句話:「正月十四,山西慶成王之孫朱知熑聚兵謀反,太原前衛指揮使韓剛、太原左衛指揮使周鵬、太原右衛指揮使張翼,及三衛旗下軍官二十一人從其亂……」

「什麼!」

朱載堻猛地驚醒:「慶成王反了?」

太監仔細說道:「陛下,慶成王沒反,慶成王世子也沒反,慶成王的嫡長孫、鎮國將軍朱知熑反了。太原三衛,有將校軍官二十一人從亂,擁眾上萬,衝擊山西三司,扣押三司官員,殺害督理清田的山西巡撫、右副都御史李文進。」

「好大狗膽!」朱載堻勃然大怒。

朝廷派去的山西巡撫、清田總督,竟然被一個郡王的孫子,聯合太原諸多軍官給殺害。

朱載堻憤怒之餘,又連忙詢問:「山西局勢如何?」

太監說道:「叛賊朱知熑,率軍東進,揚言……揚言清君側,欲誅王閣老。」

「嗙!」

朱載堻猛拍桌子:「什麼清君側?他是想做皇帝!」

朱載堻乘坐御輦,飛快來到文淵閣,眾大臣齊刷刷見禮。

「可有下令征討朱知熑?」朱載堻進門就問。

王淵遞上一封軍報:「陛下,剛接到八百里加急,太原亂事已平。」

朱載堻連忙搶過軍奏,只掃了一眼,便哭笑不得。

朱知熑打著「清君側,誅奸相」的旗號,統衛所兵過萬,又裹挾百姓兩萬餘,風風火火殺向北京。一路殺過平定州,結果在新固關前不得寸進。

新固關只有一個千戶所,戰兵幾百人而已,硬扛朱知熑的三萬多烏合之眾兩天兩夜。

隨即,大同僅剩的兩千精銳(其餘都在河套地區),騎著驢馬日夜兼程而來。一頓火槍轟過去,三萬「大軍」瞬間崩潰,逆首朱知熑自刎於陣前。

朱載堻說道:「大同參將、新固千戶當賞。」

王淵提醒道:「陛下,朱知熑殺晉王自立,晉王無子嗣。」

「削晉藩?」朱載堻楞道。

「可削。」王淵說道。

被朱知熑殺死的晉王叫朱知烊,不但沒有子嗣,連兄弟都死完了,堂兄弟們還找不出嫡子。歷史上,這貨病死以後,晉王之位一直空缺,堂兄弟的庶子們瘋狂爭搶,足足搶了三年,才由朝廷決定繼承者。

此次作亂的朱知熑,也屬於晉王系,完全可以追罪把晉王削藩,反正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繼承人。

朱載堻說:「那便削去晉藩,但晉府以下郡王、將軍、中尉當保留。」

王淵說道:「作亂的慶成郡王一系當削!」

朱載堻點頭,又疑惑道:「就一萬多衛所兵,朱知熑和太原將官怎敢謀反?他們都傻了嗎?」

「狗急跳牆而已。」王淵隨口解釋。

收復河套之後,山西從前線變成後方,不斷遷徙衛所官兵到河套,同時還在清理山西的軍田。這次作亂的軍官,全都是改革中的利益受損者,朝廷清理藩王產業讓他們看到了「機會」。

至於鎮國將軍朱知熑,是慶成王的嫡長孫,而且能詩善畫、好弄兵器,可謂文武雙全。

但是,他爺爺八十多歲了還不死,他父親七十歲了還精神矍鑠。等朱知熑熬死爺爺和父親,繼承慶成王爵位,估計他鬍子都白了。於是,這貨跟衛所軍官一拍即合,抗拒朝廷清田的同時起兵造反。

活脫脫一場鬧劇,可憐山西巡撫李文進死得冤枉。

而且朝廷也有收穫,正好把慶成王一脈全削了,每年可以為朝廷節省無數糧食。因為歷代慶成王太能生!

朱知熑的曾祖父,號稱生子過百,查地方志可知:「生子四十七人,皆封鎮國將軍;生女四十四人,皆封縣主。」好傢夥,一人就生了91個兒女,而且全部健康長大。發展到現在,此人的孫輩163人,曾孫輩已經500多人。

朱知熑的祖父,較之其曾祖父,更是青出於藍,僅兒子就生了70個。你說這人縱慾吧,八十多歲了還沒死。

這種瘋狂的宗室繁衍現象,都是被朝廷縱容出來的:「(宗室)樂善好書者百不及一,而即有好飲醇酒,近婦人,便稱賢王。」

只要你整天喝酒,整天玩女人,那你就是賢王!

正統年間,蒙古入侵,寧化王帶著五個兒子,想要參軍報國殺敵。不但沒受到朝廷嘉獎,反而被朝廷猜忌,只能主動交出僅有的幾個護衛,以此來表示自己沒有篡逆之心。

受到這種待遇,你讓宗室如何奮起?只能整天造小人打發時間。

山西宗室問題是最嚴重的,這裡本來就窮得很,偏偏同時有三個親王存在。而且都已經封王很久,都他娘特別能生,幾代傳下來已經人口爆炸。

只能慶幸,這兩代慶成王,幸好沒有當上親王。

他們若是親王,那麼兩人生出的兒子,就有110多人要封郡王。兩人生出100多個郡王,想想都得把山西官員嚇死,地方糧食怎麼供應得起?

……

山西巡撫李文進殉職,追贈右都御史,蔭一子為國子監生。

平亂有功的官兵,各有封賞。

慶成王、慶成王世子,因教孫、教子無道,奪去一應封爵。二人本應發往鳳陽,但念他們年事已高,可留居太原終老。

慶成王一系宗室,將軍、中尉、縣主數百人,皆貶為庶民,允其自謀生路。

晉王約束宗室不利,但諒其已經身死,不再追究本人過錯,以親王禮儀下葬。

晉王無子,族兄弟已死盡,且族兄弟皆無嫡子,從此削去晉王一爵,但晉王系宗室不受影響。

這種奪爵方式,是違背禮法的,但文官不會幫忙說話,宗室也不敢說話。更何況,晉王的子嗣和兄弟已經死光,只剩一堆繼承性很弱的兄弟庶齣子。這些庶齣子,誰都沒把握繼承爵位,那他們還冒險跳出來幹嘛?

若是今後哪個皇帝腦抽,很可能恢復晉王,因為晉王分出的郡王們還在,於情於禮於法都該恢復。

但至少現在,山西的三位親王,被王淵藉機搞得只剩下兩個。

見隔壁晉王被奪爵,代王和沈王都嚇尿了,老老實實配合官府清田。他們還鼓勵中層和底層宗室,響應朝廷號召去讀書,鼓勵宗室學本事、找工作,不要辜負朝廷的改革善意,不要錯過王閣老給的自力更生的大好機會。

最讓人頭疼的山西宗室,竟然清理得最為順利,看來還是要見血才行啊。

山東那邊,也已經審理出結果。

魯王論罪發往鳳陽高牆,魯藩歲祿降為五千石,魯藩賜田收回十萬畝。

德王論罪,禁足自省,五年內不得出城,祭祀由世子代理。德藩歲祿降為八千石,德藩賜田收回一百萬畝。

魯王和德王兩家,共計查出非法私田400餘萬畝,全部收歸國有。另查出合法私田300多萬畝,但欠繳賦稅數十年,罰沒其中100萬畝用以補稅。

曲阜孔家,問題很大。

文武百官已經吵起來,糾結著該如何處理,同時也對張璁的第二封奏疏爭執不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夢回大明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夢回大明春 夢回大明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7章 613【鬧劇般的宗室造反】

9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