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工程狗是什麼品種?】

第1章 001【工程狗是什麼品種?】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王淵就常做各種稀奇古怪的夢,比如夢見自己上輩子是只工程狗。

對於一個小孩來說,他很難弄得清楚,工程狗究竟屬於哪個品種?

除此之外,王淵還夢見許多高樓大廈,比山寨里所有房子加起來都高。還夢見一種名為飛機的鐵鳥,人們坐著飛機可以直上雲霄。抑或是一種叫做高鐵的大車,能夠日行千里,比寨子里的毛驢跑得快千百倍。

在王淵三歲那年,阿爸下山用獸皮換鹽,路過扎佐驛官道的時候,正好有個貶謫官員客死於途。

那當官的實在混得太慘,不僅流落貴州蠻夷之地,死了連衣服都被蠻子扒乾淨。

阿爸去的時候,倒霉官已經慘遭反覆摸屍,只剩下兩本書籍無人問津。一本《晦庵先生詩抄》,是弘治朝首輔劉健的詩歌抄本;一本《大方廣佛華嚴經》,屬於民間刻印的佛教經典。

秉承著「賊不走空」的樸素理念,阿爸將那兩本書帶回家,打算扔茅房裡用來擦屁股。

從來沒有念過書的王淵,突然指著佛經說:「大方廣佛!」

阿爸一頭霧水,問道:「什麼大方廣佛?」

王淵指著書籍封面說:「這書叫《大方廣佛華嚴經》,是一本佛經。」

整個山寨也就劉木匠識字,阿爸立即抱起三歲的王淵,拿著兩本破書去問個究竟。

劉木匠是從貴州城(即貴陽)逃來的匠戶,也算見多識廣了。他可不相信什麼生而知之,翻開經書道:「王二,你說你認識字,給我讀一遍看看。」

王淵看著那密密麻麻的文字,腦子裡突然湧出無數信息。有些文字跟他記憶中長得不一樣,但連蒙帶猜也能讀出來,當即指書誦道:「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竭提國阿蘭若法菩提場中,始成正覺……」

劉木匠愣了愣,問阿爸:「王全,真不是你教的?」

阿爸也迷糊了,撓頭道:「我大字不識幾個,連兒子都是請你幫忙起名,哪裡認識什麼佛經?」

劉木匠看看王淵,又看看經書,復再看向王淵,突然生出大恐懼,跪地磕頭道:「草民劉漢,不識得佛陀轉世,請菩薩老爺千萬不要怪罪!」

從此,王淵成了山寨里的風雲人物。

可惜,也僅此而已,因為翻遍山寨就找不出幾個信佛的。他們信的是五顯神,順便還搞一下圖騰崇拜,隔三差五戴著面具跳儺舞祈靈。

山寨名曰「黑山嶺寨」,並非土匪窩子,而是貴州的生地番寨。

既不隸屬於衛所,又在土司直管之外,這樣的地方被稱為「生地」。貴州全境到處都有「生地」存在,住著各種各樣的少數民族,說白了都是大明朝的化外之民。

而王淵所在的黑山嶺寨又不同,這是一個「穿青寨」,裡面住的全是「穿青人」!

青即黛,遠山如黛,通俗來講就是青黑色。

寨子里漢人和土人混居,他們既不被外界視為漢人,又不被各族土人所接納,於是形成了一個全新的族群。

他們採集山中礦物顏料,喜歡把衣服染成青黑色,以顯示自己跟漢人(藍衣)和土人(素衣)的區別——穿青人由此得名。

這種族群在雲貴地區很多,構成來源五花八門,甚至延續到幾百年後。雖然沒有被正式認定為民族,但他們在新中國的一、二代身份證上,民族欄分別寫著「青族」和「穿青人」。

在明朝中期之時,已經有了「穿青人」的稱謂,但日常叫法是「里民子」(僚人後裔)和「土人」(有別於土家族),甚至被誤認為隸屬黑苗族群。

……

轉眼又是數年過去,王淵已經十歲,他越來越喜歡發獃了。

關於前世的記憶,變得更加清晰深刻。

甚至,王淵還有了成年人的思維模式,非常確定自己是穿越過來的。

只不過跟其他穿越者相比,他穿得實在有些慘。既非王侯將相之家,也非富貴豪強之族,好歹穿個清白良民也行啊,這他娘的投胎到蠻夷番寨是什麼鬼?

連正經戶口都沒有,怎麼參加科舉考試?

如果不去參加科考,又怎麼在大明朝出人頭地?

即便是到外面闖蕩,也得把戶口問題解決,總不能一直窩在大山裡,就此老婆孩子熱炕頭吧?

那也太丟穿越者的臉了!

這天傍晚,阿爸和大哥打獵歸來,阿媽背著妹妹正在盛飯。

阿爸叫王全,貴州前衛逃亡軍戶。

阿媽王姜氏,西邊大苗山裡的苗女。

王姜氏一共生了五胎,礙於落後的醫療條件,一子難產夭折,一女半歲夭折。只剩下大哥王猛,老二王淵,還有個沒來得及起名字的小妹。

碗是粗陶碗,還缺了幾道口子,筷子也是隨便用木頭削的。

飯是紅米粥,由高粱摻雜麩子熬成,口感和味道都特別糟糕。菜就更不講究了,一大碗野菜湯,還扔了些魚腥草進去調味。

今天阿爸和大哥的收穫還行,獵到了一隻野兔、一隻松鼠,明天就能有肉吃了。

見王淵遲遲沒有動筷,阿媽王姜氏問道:「淵哥兒,你怎麼不吃?」

大哥王猛笑著接腔:「是不是打獵沒叫上你,鬧性子不高興了?」

阿爸王全頗為自豪地說:「淵哥兒練得一手好箭術,力氣也大得嚇人。等再過幾年,身體長壯了,肯定是一等一的好獵手!」

「那當然,阿弟射箭比我還准,上次一箭射中了山雞的眼睛。」王猛咧嘴傻樂。

家庭氣氛非常融洽,王淵也忍不住笑起來。但他很快又收起笑容,正色道:「阿爸,阿媽,大哥,我想讀書!」

全家都不出聲了。

好半晌,王姜氏才說:「淵哥兒,家裡沒錢。」

王全搖頭道:「有錢也讀不成書,方圓幾十里連個社學都沒有,只有土司老爺自家辦的宋氏族學。別說我們無籍山民進不去,就連山下的編戶良民都不收,那裡只准宋氏子弟進學讀書。」

王淵說道:「阿爸,阿媽,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讀書不一定要進學堂,有老師就可以了,在家裡讀書也是一樣的。」

王全還是在搖頭:「寨子里就劉木匠識字,雖然你們哥倆的名字,就是請他幫忙起的。但他也是個半桶水,怎麼有資格給人當老師?」

王淵笑道:「山上沒有,山下有啊,請一位先生上山就行了。」

「請先生很貴的,把我們賣了都湊不齊。」王姜氏提醒道。

王淵一步步說出自己的計劃:「扎佐驛的官道上,是不是經常有流犯和貶官經過?」

王猛點頭道:「是很多。」

王淵繼續說道:「這些流犯和貶官裡面,是不是有人讀過書?是不是可以請來當老師?」

王猛恍然大悟,猛拍自己的大腿:「對啊,搶一個上山當老師就成,還是阿弟你的腦瓜子好使!你太聰明了!」

腦瓜好使的王淵,連忙糾正道:「大哥,是請,不是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夢回大明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夢回大明春 夢回大明春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001【工程狗是什麼品種?】

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