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番外

第525章 番外

「石磚顯然是很隨意切割出來的,除了看著形狀相當都是長方體,磚面過分粗糙,凹凸不平,而且大小不一,有長有短,有大有小,很隨意,卻又完美地貼合在一起。」

墨昱風腦海里浮現百里陌斐在剛入迷宮是說過的話,他心裡似乎有了答案。

魔宗把整個山體都挖空了,才在動空蕩的山體下建築起一堵堵牆,而這些牆又恰好可以裝載陣法進行規律性移動。

他睜開眼仔細端詳著這密道里的構造,這些被砌上石磚形成的通道,石磚上有些很光滑,有些卻粗糙不堪,但大部分都相對光滑。而且在某些石磚上還能找到那生長過苔蘚的痕迹。

「師弟,是否有所發現?」胡盼盼滿懷期待地看向有了動靜的墨昱風,他都快被腦海里漂浮著的各種肉美食給折騰得啃石磚了。

墨昱風站起來摸了摸這石塊,點了點頭,「百里兄說過這石磚形狀大小有所差異卻能無縫連接,你們看這石牆有什麼不同嗎?」

「沒什麼不同呀?」胡盼盼瞪大眼看了好一會,撓著頭,搖了搖頭,說,「這石磚還是石磚呀。」

「這石磚已非舊時的石磚。」墨昱風繼續說著,眉頭依舊緊鎖,「這就是為什麼風若汜做的幾號有些能夠找到,而有些又找不到了,因為石磚的位置一直在變,兩堵牆融合再分離換走了部分石磚。」

「這是怎麼可能做到的?」風若汜無力地坐在石板上,聽著就覺得肯定是融合了複雜的陣法和機關。

墨昱風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原理是什麼,唯一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只有這些石牆上的石磚變得統一了,那條道才是唯一一條正確的路。」

「哦,那我明白了,最原始的形態是沒有經過陣法和機關設計的才是真實的路。」百里亦蘇丟給墨昱風一個淺淺的笑,眨了眨眼,「真聰明。」

「可這要等到一堵石牆完全相同,這得什麼時候等到,我們根本就不知道石牆挪動的運動規律,這隻能等嗎?」風若汜提出來疑問。

胡盼盼剛點燃的希望瞬間就被碾碎了,他有氣無力地嘆著氣,「我的美食,我的大雞腿,我的紅燒肉,唉……都沒了。」

墨昱風摸了摸那塊石磚,並且從那石磚上颳了一點乾燥的苔蘚下來,「按照這種濕度計算,要使苔蘚干成這個樣起碼得半個月。」

「半個月?」風若汜倒是無所謂,半個月而已,他都被困了那麼久,也不差這半個月,看著胡盼盼念叨的各種美食,他也嘴饞了,咽了咽口水,「這石磚還未必來自於最中央,如果只是第二層圈,那這種規律算下來,不得好幾個月才重新轉一圈?」

「好幾個月嗎?」胡盼盼已經思念美食快餓到要發狂了,他看著風若汜懷裡的紫衣女子,他眼裡的那個紫衣女子早已變成了大鳥,「那個老風,這鳥兒反正你也不喜歡,不如烤了吧,我有火。」

風若汜微微一愣,看著貼著他胸膛睡得香甜,還帶著甜甜笑容的女子,心中閃過無數邪惡的想法,但很快就被理智戰勝了,他瞪著他說,「老胡,朋友妻不可欺呀。收起你那流出來的口水,翎羽可是化形的妖。」

「可要是等上一年半載,我肯定我們都得餓死。」胡盼盼生無可戀,唯有那人間美食值得他眷戀。

「我沒等不及了。」墨昱風伏在石板上,對還在喧鬧的一人一妖做了個噓的手勢,沒有人說話的密道里安靜得連針掉下來都能聽到。

他凝神聚氣聽著從石板上傳入墨昱風耳朵的是一陣陣齒輪轉動的軸聲,而且還有陣陣的流水聲。

「機關總閥應該就在地下。」墨昱風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神色凝重,「整個迷宮的運轉應該是靠那些齒輪來帶動。」

「可我們根本下不去。」風若汜不止一次嘗試攻擊那石板,然而不僅石板毫無無損,還跳出一些小機關弄得他一身狼狽。

墨昱風凝聚靈力連拍了幾掌,嘗試了一番,也徒勞無功,還引發了一些小機關,那些很隨意飛出來的箭羽也是吧胡盼盼嚇了一跳,從美食的海洋里被硬生生扯了出來。

「如果再來幾條大蛇就好了。」胡盼盼已經飢不擇食到打起那些大蛇們的主意來了,「雖然毒素高,但咱這身體也不怕,肉質一般,也總比啃泥的強。」

這石板太堅硬是其一,即便打碎了這石板,原本就是石山的下一層依舊是無窮盡的山體,聲音明明那麼近,卻又那麼遠。

墨昱風再一次陷入沉思,耳旁是胡盼盼源源不斷的呢喃,聽著那些對美食的渴望,他想起了墨靈鎮的無辜村民,若是聚靈壺被盜,那萬民將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父親應該懂得衡量利弊吧。

「師弟,你說說,夫子是不是太討厭胖子了,他老人家都看破風雲了,還送我來這地受罰,想要餓瘦我。夫子肯定是想餓瘦我,想霸佔我的美食餐,然後養肥自己。」

胡盼盼嘴巴不停地蠕動,小眼睛都看出火來了。

「一定是這樣的,夫子就是嫌棄我吃窮書院了。」

風若汜扶額,這萬眾矚目的夫子也是個大吃貨嗎?而且這樣非議夫子,真不怕被逐出師門嗎?但是看著自家兄弟這麼篤定的樣子,他覺得應該也是如此了,能讓把一個吃貨逼瘋,也只有搶他吃的。

「師兄莫要非議夫子,這一切都是你我的歷練。」

墨昱風也是無奈得很,這個師兄不靠譜也不是一兩天了,偏偏夫子還寵著,學藝不精也隨他。

胡盼盼委屈地閉上嘴,眼巴巴地看著風若汜,那眼神似乎在說,「烤了她,你就自由了。」

「老胡,我欠你別打翎羽主意,我都打不過她,你小心她醒來抽你筋扒你皮。」風若汜也只有看著她睡熟才敢放肆,這翎羽的粗魯狂暴他可是見識過的。

胡盼盼吐了吐舌頭,這一個個的就只會欺負他,滿臉都是小委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宿主大大求打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宿主大大求打賞目錄 宿主大大求打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5章 番外

9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