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對皇位沒興趣

第八百三十九章 對皇位沒興趣

憤怒讓虛弱的慶元帝驚人的爆發。

他竟不用陳公公攙扶,顫巍巍的從床上起了身。

陳公公飛撲了過去,跪在慶元帝的面前,「皇上,您息怒啊!」

慶元帝胸口劇烈起伏,指著陳公公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不敢有半個字謊言!」陳公公伏地,「若有一字虛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那朕怎麼可能息怒?」慶元帝劇烈喘息片刻,對陳公公道,「更衣!上朝!」

久違的鐘聲響起,太監長諾聲響起,「上朝!」

聲音如潮水,從宮中向宮外層層湧出去。

這一聲,震撼了安靜的宮牆,也震撼了外面的軍士和百姓。

百官愣住了!

這是多久了,沒再聽到這聲久違的聲音?

皇上,這是好了嗎!

天佑大齊!天佑皇上!

百官們爭相進宮,準備面見皇上。

宮牆外的楚承琮慌了,父皇居然醒了,父皇這一醒,他不就成了笑話!還有他手中的聖旨,如今跟一張廢紙又有什麼區別?

他慌裡慌張的去找黑袍人,父皇醒了,他怎麼辦啊!

然而黑袍人卻遍尋不著。

甚至,楚承琮驚恐的發現,清君側的隊伍中,原本佔據了多半的人手,也是最厲害的青蓮教的那些人,如今竟然也棄他們而去了。

楚承琮踉蹌了一下,絆倒在地上,滿腦子都是一個想法,完了。

慶元帝宣布上朝,幾乎是頃刻間,那些跟在楚承琮身旁的走狗散了個一乾二淨。

楚承琮越發慌張,拿著聖旨聲嘶力竭的吆喝,然而攔不住。

皇上都醒了,一張聖旨而已,隨時都能更改,又有何用?

跟楚雲錚預料的一模一樣,隨著皇上的醒來,他們不費一兵一卒,便贏得輕鬆漂亮。

看著百官入宮,楚承琮叫來了楚文昭,「你還愣著幹什麼?不隨著一塊進宮?」

楚文昭後退一步,抬眸喊了聲,「二哥。」

在心中斟酌了片刻,楚文昭小聲道,「二哥,要不你進宮吧?」

楚雲錚看過去。

不知為何,楚文昭覺得近來的二哥威嚴日甚,愈發叫人覺得怵得慌。

他猶猶豫豫的開口,「二哥,我對我自己什麼本事看的清清楚楚,這次清君側的隊伍,也是你把我叫來的。若非是你告知,我都不知道宮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楚文昭羞愧不已,「還有母妃被罰在宮中,我雖然想到了未必是因為生病,可也沒想到原來事情這般嚴重。若不是你,這次定然糟了。」

「二哥你做的事情遠比我更多,功勞也更是比我大。」他下定了決心,「我不配進宮,日後更不配。」

楚雲錚鳳眸冷然,上下掃了一遍楚文昭,「我真替貴妃娘娘心寒。」

「她苦心孤詣,目的便是為了讓你成事,可你倒是好,牽都牽不走!」他不客氣的對楚文昭道,「我知道你說的什麼意思,可那位子,我沒興趣!滾進宮,否則我就告訴貴妃娘娘,讓她把你綁到宮中!」

靜貴妃可不是楚文昭。

為了這一日她等的太久,決不允許出任何差錯。

楚文昭又氣又急,「二哥,你怎麼這樣!琮王想這個位子想的都要瘋了,如今你是唾手可得,你怎麼不要非得要給我!」

「我也不想當!」

「我才不配位,根本不想當皇上!我母妃是我母妃,我是我!」

「總之,我不去。」

楚雲錚不耐煩的看他一眼,這孩子不熊,就是傻。

進不進宮這事兒,他說了能算嗎?

給平安使了個眼色,「抓住他。」

楚文昭掙紮起來,「二哥,沒有這個道理,論本事論能力,你哪一樣不比我強?再說我根本不想當皇上,就應該你當。」

傻孩子。

皇上還醒著呢,說這種話不怕傳出去,還要不要命了?

楚雲錚又交代了一句,「把他的嘴也堵上。他不想活了不要緊,本王和喬喬的命還珍貴的很。」

楚文昭狼狽逃竄。

然而他雖然有幾分功夫,可連楚雲錚都比不過,更別說平安。沒幾下便被平安綁的結結實實,然後掏出了一方帕子,乾脆利落的塞到了楚文昭的嘴巴里。

「王爺,您看怎麼樣?」平安連忙邀功。

楚雲錚橫他一眼,「你說怎麼樣?」

平順在一旁幸災樂禍,「平安啊,你還是問問晉王他覺得怎麼樣吧。您瞧晉王的眼神,你再想想以後。」

想想以後?

平安一開始還不解,可隨即想明白了,皇上身體不佳,那晉王多半就是皇儲。

一旦皇上殯天,晉王就是皇上!

娘親啊!

他竟然把以後皇上的嘴給堵上了,還把皇上五花大綁的綁了起來,難怪平順要笑話自己。

平安欲哭無淚,「那個,是王爺讓我綁的。」

「嗯?」楚雲錚反問。

平安立刻反口,「不不不,是我一個人想要綁著晉王的。晉王,您覺得綁的舒服么?要不我給您換個姿勢?」

楚文昭口不能言,殺人般的目光盯著平安。

平安被看的汗毛直豎。

他把日後的皇上得罪的徹徹底底,日後還能有活路嗎?

送走了楚文昭,平安期期艾艾的磨蹭到了楚雲錚的身邊,「王爺,您為什麼不想當儲君啊?」

當了儲君就可以當皇上,日後萬人之上,一言九鼎,全天下都聽王爺的。

楚雲錚嗤笑一聲。

皇上,他才不想當!

一輩子被困郁在宮牆中,帶著一群蠢貨勞心勞力,有什麼好的?

平安無語,江慕喬正巧走進來,「你真不想?」

「半點都不想。」楚雲錚一見她,臉上的冷意和淡漠,盡數化作春風,「喬喬,咱們也準備出宮吧。」

江慕喬跟著點頭,「好。」

宮裡頭再好,總不如自己的府上。

他們出了宮,楚文昭則去上朝。

慶元帝坐在龍椅上,他舉目四望,明明兩眼昏沉,然而卻清晰無比的看到了所有人的模樣。

甚至,他還能透過重重宮牆,看到江慕喬和楚雲錚攜手出宮。背影悠閑,意態瀟洒,好似對宮牆裡頭這九五至尊的皇位沒有任何留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絕色醫妃:病嬌王爺心尖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絕色醫妃:病嬌王爺心尖寵目錄 絕色醫妃:病嬌王爺心尖寵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三十九章 對皇位沒興趣

9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