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3章 投名狀

第2683章 投名狀

龜田的舉動,眾人看得清楚,但除了劉飛,別人還不知道他的目的為何?

兩個驚恐的女人,看到龜田走過來,剛剛被劉飛嚇破膽的緊張變得更加強烈,「你,你想要幹什麼?」

面露恐懼,非常警惕。

龜田突然停頓一下,將目光看向坂田。

坂田就是一怔,回看龜田,眼中都是疑惑。

「坂田,你看好了!」

噗!

龜田話落,毫不猶豫掏出一把刀,捅進其中一個女人的小腹,接著握著刀把的手猛然一轉。

啊……

女人發出聲嘶力竭慘叫,雙眼瞪圓,滿臉恐懼和難以置信,身體就像是被被刺破的氣球,開始逐漸萎靡,緩緩倒了下去。

「這叫投名狀!」

龜田喊聲出來,刀子拔出來。

另一個女人還沒有看清龜田的動作,龜田的刀已經在她的脖子劃過,留下一道細微的傷痕。

女人剛想要發出慘叫,傷口就像是爆破的水管,瞬間破裂,無數鮮血迸射而出。

女人雙手死死的捂住脖子傷口,想要阻止流血。

但是她的手卻越來越輕,最後變得無力,垂了下來。

人,死了!

轉眼間,兩個女人全部被殺!

龜田走過去,將手機錄像按下停止,拿起手機,雙手捧著遞到劉飛面前,「請您保管!」

簡單四個字,將自己的命運與前途和劉飛綁在一起。

可以說,一旦劉飛有了這個錄像,龜田就算是飛得再遠再高,也逃不出劉飛的手心。

但,這不是劉飛主動想要的,而是龜田想給的。

而且,這還是龜田發自內心想給,無怨無悔要給的。

劉飛,在他眼中,才是真正的男人,才是能夠決定他的命運,決定他前途的男人,他覺得自己做這個,是無悔的選擇。

目光看向劉飛,充滿期待,等待劉飛接到手中。

然而——

「放好吧!我不需要這個!」

劉飛出人意料的並沒有要。

龜田身體都是一顫,盯著劉飛,以為自己聽錯了。

要知道,這可是自己真心實意的送給他啊!

更是真心實意想要成為劉飛的跟班,這應該是非常高興接受的事情。

但劉飛卻拒絕了。

這胸懷,他找不到可以與之相比的。

看向劉飛的眼神中充滿了濃濃感激,深深感動。

「謝,謝謝!」

龜田實在是找不出其他可以表達他心情的話語來表達對劉飛的尊敬。

劉飛目光看向剛剛撕逼,現在嚇傻的坂田和相川。

此刻,兩個人也是嚇傻了。

尤其是相川知道眼前的是劉飛,這讓他有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和恐怖。

至於坂田,他現在已經開始害怕了。

之前,他還覺得劉飛不會殺害他,甚至是不能殺害他,畢竟他是陽國有頭有臉的人,劉飛要顧忌一下才行。

但是現在,他突然發現並不是這樣。

因為,就算是劉飛不動手,還有龜田,他可以殺死自己,而且剛剛說了投名狀。

顯然,龜田殺死兩個女人,拿著錄像證據,就是將自己生死交給了劉飛,顯然已經把自己的角色定義成了是劉飛的隨從。

這要是把自己殺死了,自己可就一點兒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了。

所以,他是真的害怕了。

盯著劉飛,沒有剛剛的霸氣和狂傲,甚至眼神中都露出了一抹哀求。

劉飛沒有看坂田,而是看向了相川。

「劉,劉飛,你難道敢殺我嗎?」

相川雖然覺得這個問話很傻逼,但他還是問了出來。

呵!

劉飛輕笑,「你猜!」

相川嘴角抽搐,盯著劉飛,臉上都是猜測意味,但是沒有說話,只是眼珠亂轉,顯然在尋找可以打動劉飛的事情。

「不用費事了!你覺得你還應該活著嗎?」

劉飛語氣非常平靜的反問道。

相川心頭劇烈跳動,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

按照他對劉飛做的事情,別說是死一次,就算是死幾次都應該了。

「劉飛,之前兩次聖陽山決戰,我也是聽從別人的安排,不是我的本意。」

足有兩三分鐘,相川找了一個蹩腳的理由開口。

劉飛淡然搖頭,「聖陽山之戰,你太高看自己了!」

「什麼意思?」

相川不解反問。

「聖陽山之戰對於我來說,那就不是放在眼中的事情,若只是因為聖陽山之戰,我要殺你,那你就太高估自己了。真想讓你死,你都無法從北域回來!」

嘶!

相川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看向劉飛,眼神中都是疑惑和不解,他現在更加看不明白了。

「劉飛,那你就是要放了相川是嗎?」

坂田在一旁連忙問道。

他是希望殺死相川的,只要是殺死相川,這就是好事,畢竟剛剛與相川發生了齷齪。

相川要是活下去,後面肯定會有衝突。

「相川該死!」

劉飛淡淡回應。

相川身體就是一哆嗦,目光冷冽的看向坂田,已經明白他要借劉飛手殺死自己的意思,「坂田,你太無恥了!還想要借劉飛的手殺死我?」

「你這種到處害人的小人,死有餘辜,像劉飛這樣的英雄,差點兒被你害死,你難道不應該以死謝罪嗎?」

坂田連忙巴結劉飛,怒懟相川。

劉飛心中嗤笑,陽國人真是將背信棄義演繹到了極點,為了生存,這樣不要臉,甚至竟然內部之間都是如此。「坂田,你說錯了。」

「什麼錯了?」

坂田疑惑,擔心自己拍馬屁不成。

「他害我,我還沒有想要真的殺死他!」

「謝謝劉少!」

相川聞聽大喜,鬆口氣,連忙興奮說道。

「但他對我老婆下手,絕對該死。」

劉飛聲音瞬間冰冷。

相川笑容直接凝固在臉上,整個人都彷彿變得僵硬。

坂田本來還以為劉飛不想殺人,如今聽到相川該死,總算是放心,重重點頭,「他就是該死!」

相川憤怒看向坂田,「你……」

「你就幫我殺死他好了!」

劉飛看向坂田說道。

啊?

坂田和相川都是驚呼出來。

龜田立即將手機錄像再次點開,「坂田,你想要活命就痛快點兒!」

坂田看到手機錄像,投名狀三個字瞬間出現在腦海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女婿 第一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83章 投名狀

9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