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欠債的是大爺

第1章 欠債的是大爺

盛世豪庭,9號別墅前。

女人濃妝艷抹,雙手戴著四枚鑽戒,拎著LV手提包,看著眼前穿著普通,唯唯諾諾的劉飛,斜眼睥睨,「想要錢是嗎?我可以給你。」

劉飛身體一顫,眼神激動,「謝謝嬸嬸。」

嬸嬸何苗嘴角冷笑,「給我跪下!」

劉飛全身一緊,眼神閃過憤怒,但為了救命錢,最後還是控制住衝動。

撲通!

筆直跪在何苗面前。

心如刀割,別無選擇。

哈哈……

何苗仰天大笑。

「軟骨頭!」

「下賤男人!」

「為錢入贅,見人下跪!」

字字戮心,劉飛心如針扎。

三個月前,父親突然生病,失去頂樑柱,靠賣中藥材為生的家庭瞬間坍塌。

雖然劉家曾經是望海市第一中藥世家,但十幾年前謎一般的倒閉,家族敗落。

如今,家中根本無錢治病。

為了給父親治病,劉飛剛剛大學畢業就入贅葉家。

據傳,算命先生說葉家二千金葉青竹天生克夫,第一任丈夫必被剋死。

葉家出一百萬招上門女婿替死,劉飛為了給父親治病,放棄尊嚴,到葉家當了上門女婿,換來一百萬救命錢。

三個月下來,一百萬治病花光,父親未愈,醫生告知,不繼續交錢就等死。

無奈,找到叔叔劉天一家中,討還三年前父親借給叔叔的一百萬。

叔叔不在家,嬸嬸當面羞辱。

劉飛面露乞求,「嬸嬸,那一百萬已經借給你們三年了,現在我父親等錢治病,您就還了吧!」

何苗翻個白眼,手指戳著劉飛額頭。

「廢物!你大學白上了,畢業不找工作賺錢,給人家當上門女婿,丟盡劉家臉,還好意思說沒錢給父親治病?」

「你們家都是白眼狼,這些年我和你叔叔幫了你們多少?」

「現在你母親的兼職工作,不還是我和你叔叔賞賜給你們的嗎?」

劉飛氣得全身哆嗦。

要是當初給錢,他怎麼可能去當上門女婿?

借錢的反倒是成了白眼狼,這是什麼世道?

想到他說的母親兼職工作,劉飛心都在滴血,五十多歲的母親,白天守著中藥鋪賣葯,晚上到叔叔的工地搬磚、扛鋼筋,全身傷痕纍纍。

怒火一次次直衝腦瓜頂,但劉飛強行忍住。

「嬸嬸,我會努力照顧家庭的,但那一百萬真的該還了。沒有當初我們借給你們家的一百萬,怎麼可能有你們現在的千萬家產?你家正在建的車庫,都比我們住的房子豪華多倍。」

「我父親因為希望你們能夠帶領劉家崛起,全力幫助你家,你們不感恩可以,但也不能不還錢吧?」

「那一百萬中,還有一部分是我父親從高利貸那裡借來的,你們一點兒利息都沒有給過。要不是因為還不上高利貸,父親怎麼會被屢次毒打,更不會重病在床。」

何苗頓時暴躁,「小兔崽子,你什麼意思?還想要利息是嗎?怎麼還想要賴在我們家不走是嗎?」

抬手一指旁邊工地,「告訴你,那個車庫裡即將放的車子價值一百多萬,比你命都貴,你比不起,更住不起!」

「讓我看,你們家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貪得無厭!」

劉飛面色鐵青,「嬸嬸,你……」

何苗冷哼一聲,「你們就是想利用我心地善良,找我要錢。沒門,趕緊滾蛋。」

就在這時,伴隨一陣發動機轟鳴聲,一輛嶄新的白色路虎車開進別墅院子,陽光下發出刺眼光芒。

一個三十多歲,尖嘴猴腮男人,帶著妖艷女人從車上下來,看向何苗,「姐,這輛車手續全部下來一百五十萬,性能真好!」

何苗嘴角翹起,露出高傲神色。

劉飛氣得額頭青筋暴起。

幾百萬的別墅住著,一百多萬的車開著,比普通商品房都豪華的車庫建著,還沒錢?

「嬸嬸,我爸那是一條命啊!」

「死活關我屁事?」

「那是人!那是一個大活人!」

「那又怎樣?」

「你們這是變相謀殺!」

「什麼?煩死了!你等著!」

何苗怒斥一聲。

劉飛壓下怒火,再次燃起希望。

何苗轉身走進別墅,從茶几上拿起一個青銅鼎的煙灰缸走出來。

「我沒有現金給你,這是你叔叔花兩百萬買的古董,算是償還你家的一百萬,多的一百萬算是利息,這回滿意了嗎?」

何苗把青銅鼎重重丟在劉飛懷中。

裡面煙灰灑了劉飛一身,濃濃的煙油味,嗆得劉飛不住咳嗽。

他被徹底被激怒,青銅鼎一摔,「你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我說誰在那裡叫嚷呢?」剛剛一直欣賞車,沒注意這邊的尖嘴猴腮男人何天爆喝一聲走來。

呼啦啦!

幾個進出運送建築材料的工友也跟過來。

何苗雙手掐腰,「你要錢,一百萬我給你兩百萬,你還不知足,是不是想要賴上我們家?」

「這個破鼎值兩百萬?兩萬塊你買不?」劉飛反駁。

呸!

何天勃然大怒,「打他!」

劉飛看到五個工友大漢走過來,形勢不好,轉身就要跑。

但還是被圍住。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帶著安全帽的老女人衝破包圍,哭喊道:「求你們放過我兒子!」

咚!

何天腿一伸,直接將女人絆倒,摔了個狗搶屎。

安全帽掉落,露出斑白頭髮,滿臉皺紋。

原來是母親肖梅,劉飛連忙上前,「媽!你怎麼在這裡?」

他知道母親在叔叔工地幹活,沒想到竟然在他家幫助建車庫。

肖梅顧不上胳膊和腿摔傷,連忙爬起,看向何苗與何天,「求你們看在都是親戚的份上,不要打孩子。」

「誰特么的與你是親戚?」何天說完,對著肖梅又是一腳。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

劉飛見母親被打,徹底暴怒,拾起青銅鼎,朝著何天衝去。

砰砰砰!

還沒有衝到近前,工友像鐵一般的拳頭落在劉飛臉上、鼻子上,頓時鮮血飛濺。

青銅鼎從劉飛手中掉落,一名工人撿起青銅鼎,對著劉飛腦袋,砰的一聲,重重砸下。

一股鮮血濺出,流進青銅鼎,劉飛雙腿一蹬,昏死過去。

唰!

一道青光閃過。

青銅鼎快速吸收劉飛鮮血,逐漸由青色變成紅色,最後化作一道紅光,進入劉飛大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女婿 第一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欠債的是大爺

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