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越矩坐龍輦

【番外】越矩坐龍輦

倒是這個時候。

銀沙郡主看著傅雲沁,開口道:「說起來,你眼下同鈺宸,倒是處的挺好!」

傅雲沁一聽,頓時有些紅了臉:「嗯……嗯,是吧!」

她同林鈺宸,性子其實很合得來,成婚之後相敬如賓了一段時間,慢慢地磨合過來,竟也生出了情愫,從她懷孕之後,她也感覺到,林鈺宸也當真沒再惦記皇后了,更不會去畫皇后的畫像了,她也一心想好好同他過日子,自也越來越好。

尤其是孩子出生之後,兩個人的感情,升溫也很快,倒像是先婚後愛一般,越發如膠似漆了,昨天他才給她和孩子,畫了一幅畫,就連當初林鈺宸要送給葉夭夭,最後被退回的千面琉璃簪,眼下也插在傅雲沁的發間。

倒是葉璇璇開口道:「當年我嫁給夫君,是因為我對他說,正好他要必須要成婚,需要一個世子妃,而我也正合適,我永遠都不會因為嫉妒他喜歡皇后,怨恨他心裡沒有我,而生出對皇后姐姐不利的心思,他才同意了娶我。」

葉夭夭一愣,也想起來,那日韓子瀟的確是追上她,莫名其妙地問了那個問題。

葉璇璇接著笑道:「子瀟很長情,他現在也沒放下皇后姐姐,我真的覺得,他可能一輩子都放不下了。」

葉夭夭:「璇璇……」

但葉璇璇卻是笑了笑,盯著葉夭夭,還有神情複雜的銀沙郡主和傅雲沁,好心情地道:「但是你們以為我會傷心嗎?其實我並不傷心。我母親原本不過是個妾室,雖然當了幾年正室,但我的身份,原本就是在嫡女和庶女之間,不尷不尬。

但是最後,我在夭夭姐姐的幫助下,做了郡主。我甚至還嫁給了京城四公子之首,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子瀟雖然愛的不是我,但是他待我極好,做到了夫君的本份,如珍如寶的護著我,我懷孕之後,想吃什麼他都是親自出門給我買。他也不會納妾,更不會欺負我。皇后姐姐同陛下伉儷情深,自也不會與他有什麼。

既是這樣,我為何還要介意,他心裡是不是為皇后姐姐,留著一席之地?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我嫁給了自己心愛的人,能一輩子陪在他身邊,能為他生兒育女,死後可以同葬,我就已經非常滿足了。

他對我好,其實這也算是意外的收穫,成婚之前,我真的沒想過,他會對我這麼好的。他也許是因為愛的人不是我,所以對我心懷虧欠,更或許是因為,我是皇后姐姐的堂妹,所以他要對我好,不然無法對姐姐交待。

但不管是為了什麼,總歸這京城裡頭的命婦,除了你們,也沒有幾個能如我一般,這樣得夫君照顧的。人這一輩子,懂得知足,就會快樂。我所求的我都已經得到了,如果他能給我更多,我當然開心,如果他不能給,我也不會不甘,因為我早就已經得到了,超出我預期的幸福了。」

她一直就是一個知足的人。

所以她這些話,說得一點都不勉強,她是的確很開心,甚至覺得很幸福。

話到這裡,她有些赫然地道:「今天是孩子出生了,我心裡開心,忍不住多說了些。此間提到了皇后姐姐,有些冒犯,希望姐姐恕罪!」

畢竟韓子瀟是外臣,說他還惦記著皇后,的確是唐突了。

葉夭夭:「我們姐妹,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哪有什麼恕罪不恕罪的。我覺得你真的是,最通透豁達的人了,韓世子早晚會看見你的好的。」

她們不知道的是。

此刻韓子瀟,送走了賓客,正與葉宸風和林鈺宸,一起來了後院。

韓子瀟的孩子出生,自是滿面喜色,正巧走到門外,聽到了葉璇璇的話,他眸中掠過愧疚。

璇璇說的沒有錯,他其實不能如林鈺宸一般洒脫,不能在娶妻之後,有了合心意的妻子,便對摯愛說忘就忘,他覺得他真的一輩子,都忘不掉自己愛上的第一個女人。

他沉默了一會兒。

暫且轉身離開。

葉宸風和林鈺宸對視了一眼,也不知他怎麼想的,便先進了屋,也沒提韓子瀟方才也在,更沒提他們聽見了葉璇璇的話,就假裝剛到。

林鈺宸狀若無事地進來道:「我的小侄兒,是不是該給我這個表叔抱一下了?」

他的話說完,傅雲沁立即笑著,把孩子遞給了他。

而這時候,韓子瀟拿著一個錦盒,大步走了進來,到了葉璇璇的床前,他取出了裡頭的玉佩,遞給了葉璇璇:「早就該送給你的,孩子出生,辛苦世子妃了!」

那是「明月缺」,寓意是送給世上最美的女子,同樣是當初,被葉夭夭退回之物,他一直收著,他記得有一回,葉璇璇在書房無意看見了,但她也沒有多言,幫他關上了盒子。

只是他看得出來,她是想要的。

他當時猶豫了一下,可到底沒主動給她,因為他覺得,這是他給夭夭小姐的,就算葉夭夭不要,他也想保留這份心意。

但是如今。

他想給璇璇,如果一輩子都給不了她愛,其他的,他都可以補償,什麼都可以給。

葉璇璇從他的眼睛里,看得明白他的意思,她知道,從今天開始,他會傾盡一生對她好,是補償也罷,是其他也好,總之作為夫君,他不會比任何人差。

她的笑,更顯幸福:「謝謝夫君!」

韓子瀟抓住了她的手:「是我謝你!」

看到此處,在場的人也替他們高興,不管如何,至少這兩個人,這一生一定會好好相守,一定會互相扶持,彼此珍視。

倒是這個時候。

門房飛奔進來:「皇後娘娘,陛下來接您回宮了。」

葉夭夭:「……」這麼著急?

她起身道:「那行,那我先回去了!」

其他人自都是要立刻出去,恭迎皇帝陛下。

看著葉夭夭出來,慕容折雪薄唇微抿,他心知林鈺宸算是放下她了,但是韓子瀟並沒放下,想著韓子瀟今日應該要待客,世子妃又生了孩子,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對她表露什麼,便縱然不悅,還是放她出宮了。

只是她走了之後,他還是越想越不舒服,哪怕想著韓子瀟多看她一眼,他都不適,所以還是來接人了。

葉夭夭出來,到了他跟前。

走上去就先抱了他一下,這下,皇帝陛下滿腔的不悅,也頓時熄了,瞥了跪著行禮的眾人一眼,應了一聲:「嗯。」

就打橫抱起葉夭夭,上了龍輦,起駕回宮。

眾人:「……」

算了,陛下讓皇后,越矩坐龍輦,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習慣就好,他們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

半夜三更補個番外,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求個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毒醫小狂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毒醫小狂妃目錄 毒醫小狂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越矩坐龍輦

9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