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廢婿

第1章 廢婿

「天佑我葉家,基業長青,子嗣不凡,子孫後輩皆是人中龍鳳。」

葉家老太君拄著龍頭拐杖,一臉欣慰的看著葉家子嗣。

今日是葉家掌舵人劉鳳至的六十大壽,自從葉家老爺子重病後,葉家老太太便掌控大權,大小事務,全都由她決定。

今天來賀壽的,也都是銀州有頭有臉的人物。

就在這時,一道長喝響了起來。

「葉家葉譚明恭祝老太君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獻玉海一座!」

「乾元董事長王福山恭祝老太君長命百歲,送珠寶玉雕一對!」

「豐海集團總經理恭祝老太君福壽安康,送鑲金匾額一扇!」

……

來往賓客,看著一件件價值不菲的禮物,也都心生羨慕,恐怕這次禮品加起來,總價值會過五百萬了吧。

但是接下來的一個聲音,卻讓在場賓客有些愣怔,甚至無語。

「葉家女婿蕭陽,恭祝老太君千秋萬代,送生鏽銅壺一隻!」

此話一出,來往的賓客都面面相覷,隨即爆發出一陣鄙視的笑聲。

「這個蕭陽就是三年前入贅葉家的那個混小子嗎?」

「就是他,也不知道葉老太爺怎麼想的,葉雲舒的父親雖說平庸了一些,可葉雲舒也算是葉家千金,卻把她許配給了一個無名無姓之輩。」

「老太君三年來,從未讓他踏入葉家半步,足以證明對其不滿,今日是老太君大壽,卻送一隻破銅爛鐵,真是貽笑大方啊。」

葉雲舒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高挑的身材,遠山黛眉,天生長了一張高級的臉蛋。

可此時,那張臉蛋上卻布滿了陰霾。

她拉著杵在一旁的蕭陽來到了角落裡。

「老……雲舒,你怎麼了?」蕭陽不解的問道。

葉雲舒氣憤的說道:「還問我怎麼了,我給你五萬塊買的禮物呢?」

蕭陽無辜的指了指放在大紅桌子上的銅壺,「喏,那就是啊。」

「五萬塊,你竟然買了一隻破銅爛鐵,今天可是奶奶的生日,你怎麼可以這樣?」

說完這話,葉雲舒充滿了委屈,三年了,這個廢物無所事事,呆在家中當一個家庭煮夫,飯菜燒的倒是不錯,可那又有什麼用?

真正的男人,是要干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成就無上的功名利祿的,這才叫男人。

可再反觀蕭陽,始終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人又氣又恨。

就拿今天這件事來說,五萬塊錢,雖然不多,但也夠買一件體面一點的禮品了,可他卻買了個破銅爛鐵,丟人丟到了奶奶的壽宴上。

果然不能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蕭陽,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若不是顧及葉家的名聲,她說不定早就跟這個窩囊廢離婚了。

「雲舒,別看這件銅壺看起來其貌不揚,可卻是漢朝流傳下來的一件銅器,價值起碼五千萬。」

「呦,五千萬?不會是從古玩街淘來的吧。」就在這時,葉譚明一臉戲謔的笑意走了過來。

葉譚明是老太君最得寵的孫兒,如果不出什麼意外,日後的葉家便是葉譚明掌權。

他本人自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向來自視甚高,尤其看不起二伯家這一脈,因為二伯不得寵,早早出去自創家業去了,也只有每逢重大節日才允許到葉家一趟。

蕭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如實說道:「的確是從古玩街買回來的。」

此話一出,惹得在座賓客哄然大笑。

「大家誰不知道,古玩一條街賣的八九成是假貨,你買個假貨也就罷了,起碼挑一件像樣的吧,你再看看我給奶奶準備的禮物!」

葉譚明來到他那一座半人多高的玉海面前,得意之色不言自明。

的確,跟他的禮物比起來,蕭陽的禮物不值一提。

這時,老太君拄著龍頭拐杖走了過來,一眾親戚賓客站起,態度恭敬。

「奶奶,蕭陽不懂事,您不要怪他,等我回去,再給您準備一份像樣的禮物。」

葉雲舒幾步上前,先給老太君賠了一個禮,雖說她跟蕭陽有名無實,可終究是名義上的丈夫,在親戚面前,還是要護一下的。

老太君看了看那柄銅壺,露出一股厭惡的神色,從鼻孔里淡淡的哼了一聲。

「算了,你們家也沒多少錢,還是留下來好好過日子吧,孫兒,壽宴要開始了,扶我過去。」

葉譚明答應了一聲,連忙攙扶著老太君,還不忘記回頭給葉雲舒一個得意的眼神。

葉雲舒恨恨的咬了一下嘴唇,本想通過這一次的壽宴,給老太君留一個好印象,看來全都泡湯了。

她剛要跟過去,只聽老太君不咸不淡的的說道:「主桌坐滿了,你們就不必上去了。」

葉雲舒腳步一頓,一股恥辱之感縈繞心中。

堂堂葉家千金,卻要跟堂下客坐在一起,感受到無數道好奇的眼神投來,葉雲舒恨不得抬腳就走。

再看看台上主桌,聚光燈下,言笑宴宴,這種差別對待,可見老太君對於自己這一脈,是多麼的不待見了。

父親無用也就罷了,可終究是葉家人,但偏偏又有一個上門女婿更是廢物,在老太君看來,葉雲舒這一脈,徹底無可救藥了。

「雲舒,很羨慕嗎?」蕭陽笑眯眯的問道。

葉雲舒不耐煩的說了一句,「羨慕有用嗎,那是主位,只有老太君才能坐,我又算的了什麼?」

「爺爺重病之後,我們全家就搬了出來,日子過得一天不如一天!」

「本想借著這次機會討好老太君,讓葉家分配一些資源過來,可現在呢?」

「算了,跟你說又有什麼用,你又不懂。」

葉雲舒說著說著,委屈得掉下了眼淚。

蕭陽一怔,我不懂?

男兒有志,鴻鵠搖天。

他一直以來都沒想過參與葉家的事,不是不想,而是不屑。

蕭陽,堂堂世界第一神秘組織龍王殿的的創始人,人稱龍王,座下四大熾天使,十二大六翼天使,掌管著世界半數的權勢跟財富。

可以說,蕭陽一句話,別說葉家,就算是整座銀州各大家族,都會在談笑間,灰飛煙滅!

他不懂?

他上門女婿做了三年,只想完成當年的夙願。

可如今已把葉雲舒當成自己的妻子。

只是每次葉雲舒從葉家回來,都會面帶歡笑,蕭陽本以為在葉家,葉雲舒應該有一定的地位才對。

但是今日一見,卻並非如此。

想到這裡,蕭陽雲淡風輕的說道:「雲舒,如果你喜歡,我便讓你坐上那個位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王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王殿 龍王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廢婿

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