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殺宗師 如屠狗

第1594章 殺宗師 如屠狗

後悔了嗎?

鄭洪流心頭苦澀,他想說後悔了。

可是蕭陽一句話,卻堵住了他的嘴巴。

「只可惜,這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可賣!」

耳畔想著蕭陽的話,使得鄭洪流鬚髮皆張。

「小畜生,今天老夫不殺你,誓不為人!」

鄭洪流原本被蕭陽所展現的強大的戰鬥力而震驚。

可是聽到蕭陽這句話后,他徹底憤怒了。

這種話一說出口,代表著蕭陽不打算留任何退路,他們已經沒有了迴旋的餘地。

要麼蕭陽死,要麼汗國武道界被羞辱。

今日,李家已經受辱,已經成為了世界笑話。

而如果,汗國武道界再次受辱,那麼汗國一天之內,連受兩次重創,將會徹底成為世界的笑柄。

不過他也知道,剛才蕭陽那番雷霆手段,已經將這些宗師震懾了,甚至嚇破膽。

他現在要做的是提升士氣,除此之外,也要給自己加油打氣,堅定自己必殺蕭陽之信念。

所以,他才說出了老夫不殺你,誓不為人的話。

「蕭陽,死來!」

鄭洪流話音一落,人影顯現。

這一刻,他發出了主動進攻,和金泰中不同的是,鄭洪流用的功法擅長攻伐。

以臂為棍,當空砸下,重若千鈞。

金泰中強悍的是兩條腿,而他則是雙臂。

以雙臂為槍,為棍。

這一擊的威力,怕是能將地面砸成一座大坑。

面對這般恐怖的一擊,蕭陽沒有選擇硬抗,腳下一閃,就泥鰍入水似的,閃避了對方的鋒芒。

「唰!」

蕭陽躲避開對方的攻擊之後,一個環繞,便撲殺向另一個宗師。

看到這一幕,鄭洪流沒有暴怒,因為他知道暴怒毫無意義,他馬上貼地掠去,追著蕭陽而來。

這個宗師也是夠倒霉的,臉都嚇綠了。

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逃。

剛才蕭陽隨手就滅掉一個宗師,他已經惶恐不安了。

所以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蕭陽的身體。

此刻看到蕭陽朝著他攻殺而來,他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但是——

他還是反應慢了,到了蕭陽這種境界,心念到處,身體已至。

蕭陽已然撲殺而來。

「死!」

蕭陽的手臂順勢掄起,化作手刀,對著此人當頭劈下。

「咔嚓!」

一道骨骼斷裂之聲,響徹莊園,隨即,便看到這個宗師的腦袋,竟然被蕭陽的手刀,削掉了一半。

腦瓜子爆裂,血漿,腦漿混合著流淌出來。

這名宗師,瞬間斃命。

加百列看了之後,不禁打了個寒顫,小聲的嘀咕道:

「看到沒,老大心裡憋著火呢。」

「這哪裡是殺人,分明是在泄憤啊。」

誰沒事下手這麼狠,一巴掌拍碎了腦袋,一個手刀,削斷半個腦子。

嘖嘖,看著腦瓜仁都嗡嗡直響。

烏利爾也是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瓮聲瓮氣的說道:

「別看老大看起來很正常,可是心已經碎一地了。」

這老哥倆,碰在一起開始唧唧歪歪,評頭論足起來,絲毫沒有一點緊張感。

而孔雀,看到這一幕,卻是不免有些為蕭陽心疼。

殿主雖然沒說什麼,可是她卻知道,殿主那麼深愛葉雲舒,卻被葉雲舒拋棄。

他的心裡憋著一團火,可是這團火,又怎麼可能對著自己的女人發泄。

而這幫不開眼的,卻一直給殿主大人拱火,這才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他們不來,就不會死。

來了不裝逼,也不會死。

可是他們所有的禁忌都犯下了,又碰到了心裡憋火的殿主大人,下場可想而知。

「吼!」

「小畜生,你欺人太甚!!」

鄭洪流大吼一聲,如猛虎下山,聲音轟鳴之間,人就已經來了。

他氣勢暴漲,直撲蕭陽身後,右手捏拳印,對著蕭陽后心,就是迅猛一拳。

快,准,狠!

鄭洪流就是利用蕭陽擊殺宗師一瞬間,下殺手將其擊斃。

這一招也是他的殺招,拳印之中還蘊含著音波攻擊,完美的融合了這一招數之中。

震懾心神的同時,摧毀肉身。

轟——

這一拳衝出,空氣直接炸開,形成火流星一般的氣浪,將蕭陽徹底籠罩。

蕭陽沒有躲避,也根本無法躲避。

到他們這種實力,在兩者相差不大的情況下,哪怕0。1秒,都能分出生死。

蕭陽並不比鄭洪流強出太多。

千鈞一髮之際,蕭陽微微扭動身體,同時瘋狂涌動著體內的真氣。

疊浪三百層,四百層,五百層!

后心處,形成一圈圈波瀾,疊浪真氣透體而出,以此來防禦對方的攻擊。

與此同時,蕭陽將龍虎山的護體罡氣也運轉開來。

這是蕭陽在先天範圍內,將農夫三拳和其他武技整合起來的又一次嘗試。

疊浪不僅可以用作攻擊,還可以用來防禦,尤其是和龍虎山的護體罡氣結合,更是相得益彰。

「破,破,破!」

鄭洪流瘋狂的吼叫著,整個人氣勢如虹,勢不可擋。

「轟!」

一聲巨響,轟然傳出。

鄭洪流蘊含在拳頭上的真氣,瘋狂的湧入蕭陽的體內,彷彿是一顆顆炸彈,在蕭陽的表皮炸開。

「嗡嗡嗡!」

疊浪真氣不斷的受到衝擊,對方的拳印,似乎是劈波斬浪的巨艦。

即便蕭陽如此防禦,最後,鄭洪流的拳頭,還是落在了蕭陽的后心處。

最後一層防禦,龍虎山護體罡氣傳來了巨大的反震之力。

蕭陽后心處,一片血肉模糊,忍不住朝前踏出了兩步。

他是防禦,而對方是進攻,以最強進攻,攻擊蕭陽薄弱部位。

蕭陽能做到這一步,已經不容易。

「啊——」

然而,卻在這時,鄭洪流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大叫。

整個人,彷彿是撞見鬼一般,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二話不說,抽身爆退。

此時,月色漸漸的爬了上來,最後一次夕陽的光芒下,清楚的看到,鄭洪流的右拳,以及手臂。

竟然出現了怪異的扭曲,彷彿一股一股波浪似的。

他的骨頭全都錯位了,筋膜扯破,那副狀態,好像被人用擀麵杖敲碎了手臂,然後捏成的這樣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龍王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龍王殿 龍王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94章 殺宗師 如屠狗

94.32%